南陈中早先时期的四次内争,藩镇割据

作者:历史

安史之乱使的社会经济遭到极大破坏,唐王朝虽然平定了安史之乱,但并没有彻底摧毁安史集团的军事力量。安史手下大将李宝臣、田承嗣、李怀仙等人在 重兵面前相继投降。唐代宗为了求得苟安,于是任命这些叛将为节度使,将河北州县分授他们,所以安史余部仍然拥有相当大的势力。在平叛的过程中,朝廷对 内地掌兵的将领、地方官员也多加节度使的称号。因此,安史之乱以后,“方镇相望于内地,大者连州十余,小者犹兼三四”(《新唐书》卷50《兵志》)。藩镇 之间相互攻伐,不听中央号令,长期割据一方。 在唐朝后期,成德、魏博和卢龙三镇势力最大、危害也最大,被称为“河朔三镇”。李宝臣自 宝应元年开始割据成德镇(治恒州,今河北正定);宝应二年,田承嗣开始割据魏博(治魏州,今河北大名东);李怀仙开始割据卢龙镇。他们表面上尊奉朝廷,但法令、官爵都自搞一套,赋税不入中央。节度使的职位也往往父死子继,或由部下拥立,如果唐中央不能加以承认,就起兵造反。 除河朔三镇外,重要的藩镇还有淄青镇(治青州,今山东益都)、淮西镇(治蔡州,今河南汝南)、沧景镇,等等。它们与河朔三镇联系密切,专横跋 扈,割据称雄。 藩镇的节度使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不仅大量扩充军队,还挑选其中精壮之士组成亲兵卫队,这些亲信被称为“牙兵”。牙兵 往往是“父子相袭,亲党胶固”,成为藩镇中的一个特殊阶层。节度使为了得牙兵的死力相助,给予他们丰厚的待遇,但这也使牙兵十分骄横跋扈。只要节度使对他 们稍不如意,他们就逐、杀节度使,另立新主。史书说他们“变易主帅,如同儿戏”,也是恰如其分的。 唐中央和藩镇之间的斗争主要有两 次。建中二年,成德节度使李宝臣死后,其子李惟岳要求继任节度使,唐德宗不许。为了保持世袭特权,魏博镇田悦、淄青镇李纳、山南东道 节度使梁崇义和李惟岳联合起来,共同起兵,史称“四镇之乱”。不久梁崇义和李惟岳兵败被杀,田悦和李纳也被唐军打败,但卢龙镇节度使朱滔和成德镇降将王武 俊为了争权夺地,又勾结田悦、李纳发动了叛乱。朱滔称冀王、田悦称魏王、王武俊称赵王、李纳称齐王。淮西节度使李希烈被推举为天下都元帅。 建中四年,前去平定叛乱的泾原镇兵在路过长安时发生哗变,攻进长安,德宗狼狈逃到奉天。泾原乱军拥立朱在长安称帝,国号秦 。朔方节度使李怀光率兵救援德宗,但到了长安附近后又联合叛军共同反唐。在李怀光的逼迫下,德宗又从奉天逃到梁州,最后依靠李 晟率领的唐军才收复了长安,杀朱,又与朱滔、王武俊、田悦、李纳等势力相妥协,才勉强平息了这场叛乱。 元和九年,淮西镇 节度使吴少阳死后,其子吴元济自领军务,因未得到朝廷的批准而起兵造反。河北地区的淄青、成德两镇暗中支持吴元济,派人焚烧河阴转运仓,刺杀宰相武元衡, 刺伤御史中丞裴度,企图阻止朝廷进攻。在对淮西镇的处置上,朝中大臣分为主战、主抚两派。宪宗力主削藩,任命宰相裴度为淮西宣慰处置使,负责统率全军。 元和十二年十月的一个风雪之夜,李率领9000士兵经过70里的急行军,出其不意地攻进蔡州城中,将吴元济押送到长安。对淮西用兵的胜利,使朝廷声威大振,河北诸镇相继归降,出现了暂时的统一和“元和中兴”的局面。 藩镇割据是唐代后期的重要问题,军阀混战使社会经济遭到了严重破坏。朝廷虽然拥有数目庞大的兵力,但由于掌兵节度使的相互勾结而难以消灭割据者。庞大的 军费开支,只能加重民众的赋税,对割据者却无太大的制约作用。河北藩镇延续到唐朝灭亡,割据长达一百五六十年,最后卷入到梁、晋两国的混战之中,给河北人 民带来了深重灾难。

第一次内乱:775年唐玄宗时期“安史之乱” 天宝十四年十一月,身兼范阳、河东、平卢节度使的安禄山在范阳起兵叛乱,揭开了地方割剧势力长期与唐中央政府争夺全国最高统治权的序幕。安禄山与他的同伙史思明都是杂胡出身。安禄山对唐政府的腐败、虚弱情况了解得很清楚,早就有起兵灭唐的想法。经过十多年的准备,安禄山认为已具备灭唐条件,以奉密旨讨杨国忠为名,拥三镇兵力15万悍然反叛。叛军似一股浊流,迅速席卷河北之地,兵锋直指洛阳。腐巧的唐王朝军事上毫无准备,洛阳很快陷落。次年正月,安禄山在洛阳称大燕皇帝,建立起自己的政权。唐朝军队虽有抵抗,但不敌叛军凶猛之势,潼关失陷,叛军长驱进逼京师长安。唐玄宗仓皇出逃四川,到马嵬驿时,随军将士发生哗变,杀奸臣杨国忠,并逼迫玄宗缢死杨贵妃。玄宗不得不宣布退位,太子即位,是为唐肃宗。此时,京师长安陷入叛军之手。 在胜利面前,叛军内部矛盾尖锐化,至德二年安禄山被其子安庆绪杀死。安庆绪即帝位后,史思明坐拥重兵,不听调遣,安史集团分裂了。同年,唐朝从河西、陇右、安西、北庭等地陆续调集十多万军队,又向回纥借精兵四千,肃宗以其子为天下兵马元帅,以郭子仪为副元帅,率军一举收得长安。 至唐代宗广德二年,历时7年有余的安史之乱的平叛才告结束。 安史之乱给唐朝的社会经济造成极大破坏,乱前全国户数890多万,乱后仅剩190多万,北方黄河流域受破坏最重,“人烟断绝,千里萧条”,劫后余生的人们甚至“以纸为衣”。 安史之乱是唐王朝由盛到衰的转折点。 皇家国际官网,第二次内乱:唐代宗时期的“河朔三镇”之乱 在平定安史之乱过程中,为求得暂时苟安,唐代宗瓜分河北地,付授叛将,使得安史降将摇身一变,成为由中央任命的地方节度使,保存了相当大的离心力。在平叛过程中,朝廷还对内地掌握兵权的刺史多加节度使称号,造成乱后“方镇相望于内地,大者连州十余,小者犹兼三四”的藩镇割剧的严重局面。 《新唐书·方镇表》共列藩镇42个,实际远不止此。藩镇中势力最大、为患最烈的,是成德、魏博、卢龙三镇,时称“河朔三镇”。成德镇治桓州十一月李宝臣任节度使开始割据,占有桓、定、易、赵、深、冀等州。魏博镇治魏州初田承嗣任节度使开始割据,占有魏、博、贝、相、澶、卫、洛等州。卢龙镇治幽州,也自广德元年初李怀先任节度使开始割据,占有幽、涿、营、瀛、莫、平、蓟、檀等地。三人均是安史降将,各拥强兵,表面上尊奉朝廷,但法令、官爵都自搞一套,赋税不供中央,节度使的职位也父子相继,或由部下拥立,唐中央只能事后追认,不能更改。还有许多重要的藩镇也都效仿河朔三镇,割据称雄,专横跋扈。 河朔三镇叛乱,破坏了唐政府的中央集权统治,群臣义愤。唐代宗主要从中原藩镇调兵讨伐,基本平息。但至元和十五年,唐宪宗被宦官杀死后,河朔三镇又相继叛乱。 第三次内乱:781年唐德宗时期“四镇之乱” 建中二年,成德节度使李宝成死,其子李惟岳要求袭位,遭到决心削藩的德宗的反对。李惟岳便勾结魏博镇田悦、淄青镇李纳、山南东道节度使梁崇义共同起兵反抗中央。德宗调集军队,与四镇展开了战斗。 不久,梁崇义和李惟岳兵败被杀,田悦和李纳也遭重创,削藩形势一片光明。然而,在胜利面前,德宗对有功藩臣封赏失当,卢龙节度使朱滔和成德镇降将王武俊联合田悦、李纳再行叛乱,朱滔称冀王、田悦称魏王、王武俊称赵王、李纳称齐王,史称“四王”。四王还共推也已反叛的淮西节度使李希烈为主,李希烈自称天下都元帅。叛藩南北呼应,气焰嚣张。 建中四年,德宗征调守京西地区的泾原兵出关平叛,但泾原兵经过长安时发生哗变,攻进长安。德宗狼狈逃至奉天。泾原变兵拥立废居长安的太尉朱泚为主。朱泚为朱滔之兄,不久在长安称帝,建国号秦,后改为汉。朔方节度使李怀光率兵勤王靖难,但到长安附近后遭奸臣卢杞杀害,反而与朱泚勾结在一起。兴元元年初,德宗被迫从奉天南逃梁州。 后来,德宗依靠李晟率领的军队才收复长安,逐杀朱泚,又与朱滔、王武俊、田悦、李纳等相妥协,将事态平息下来。 南陈中早先时期的四次内争,藩镇割据。第四次内乱:814年唐宪宗时期吴元济叛乱 元和九年,淮西镇吴少阳死,其子吴元济自领军务。吴元济更加飞扬跋扈,四出攻城略地,“狂悍而不可遏”。在关东地区,“为其杀伤驱剽者千里”。唐朝廷发诸道兵讨伐吴元济,但由于所命非人,指挥无力,出兵三年仍不能奏效。 元和十二年,宪宗任命宰相裴度为淮西宣慰处置使,进驻郾城,负责统帅全军。当时,各道军中均由宦官任监军使,经常干扰各军将领,影响了将士们的作战积极性。裴度到前线后,了解到宦官监军的弊端,奏请宪宗将监军取消,使将士们独立处理军事,被动的战局逐渐得以扭转。

本文由皇家国际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皇家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