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记人物之觉远,中火工头陀事件之后衰

作者:历史

中文名:觉远

觉远

觉远是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觉远是张君宝的师父。由于他弄丢了达摩真迹《楞伽经》被罚挑水,后来为了维护张君宝和郭襄,所以受伤圆寂了。在他死之前,他背诵了《九阳真经》给两位晚辈听。由于张君宝和郭襄的记忆力和感悟力不同,所以分别记住了各自有心得体会的那部分。张君宝和郭襄后来分别开创的武当派和峨眉派都在武功上各有特色。其武功根源就是觉远所口述的《九阳真经》。所以说峨眉派和武当派的武功都出自少林。张君宝和郭襄都是觉远大师不正规的徒弟。

觉远和尚,民国时期文学作品《少林拳术秘诀》和《少林宗法》中的武术人物,托古于南宋末元初的少林寺僧人。作品中说他对于少林派的发展有很大的影响,参考当时中国各种武功尤其是拳法,加以吸收整理,并制定少林习武的戒律,被称作少林拳法的“中兴之祖”。但该等文学作品对此人物并无历史佐证,疑为虚构。

觉远和尚最早载于1915年,尊我斋主人著的《少林拳术秘诀》。书中谓有洪蕴禅师,觉远上人,秋月禅师。觉远传于一贯禅师、一贯传于黔之胡氏、粤之蔡九仪。1931年,金一明在他编著的《中国技击精华》中质疑,洪蕴禅师与澄隠上人之事迹,不知出自何书。

问:《倚天屠龙记》中火工头陀事件之后衰落了长达几十年的少林武学是怎么复兴的?

国 籍:明朝

金庸笔下的觉远

觉远也是金庸小说《神雕侠侣》和《倚天屠龙记》中的人物。他是少林寺藏经阁中管书的和尚,张君宝的师父,也是为金庸小说中武功绝顶的高手之一。

《倚天屠龙记》中,觉远因为丢失了《楞伽经》,按规被罚挑水禁言,“昆仑三圣”的何足道和少林寺的和尚比试武功时,觉远虽然只是普通的和尚,但是平日喜欢背经,虽然不会具体的招数,却在无意中练就了深厚的内功,并且最终在内力上胜过了何足道。

而正是此次事件,使得张君宝“会少林功夫”这一事实暴露,虽然张君宝的武功是靠郭襄送给的一对铁罗汉中学会的,但是按少林寺规,张君宝受到的惩罚就算不死,也至少是成为废人。

觉远为了保护张君宝,将其和郭襄救下并逃出少林寺,最终在圆寂之前背诵《楞伽经》的内容,无色禅师、郭襄、张君宝各默记下,最终这些内容分别成为了少林、峨眉、武当的九阳功。

皇家国际官网 1

民 族:汉族

参见

  • 南拳
  • 洪拳
  • 洪门

以上内容来自维基百科

金庸先生笔下的少林寺作为武林泰斗,屹立武林百年,也逃不过一个势力必经的过程:盛极而衰,然少林寺凭借其自身基础和一系列契机,重回天下领袖地位,再度复兴。

职 业:僧侣

1个人经历

觉远第一次出现是在《神雕侠侣》最后一话中,他带着弟子张君宝,为了追回被尹克西和潇湘子盗走的《九阳真经》,从少林寺来到华山,但最终也没找回经书。

数年之后,郭襄与何足道上少林寺,何足道被张君宝击退后,觉远为了保护弟子张君宝和郭襄不被少林和尚伤害,筋疲力尽而死,在死前背出《九阳真经》中的神功,被张君宝,郭襄和无色禅师分别听去,从此便有了武当九阳功、少林九阳功和峨嵋九阳功,世间也多了武当与峨嵋两派。

彭彭以为少林寺的复苏,有一系列的契机,譬如九阳真经的反哺,襄阳之战的低发展红利期,和《易经筋》的归还,更重要的是,它自身的百年传承和历史使命,使得少林寺涅槃重生,重掌江湖。

信 仰:佛教

2人物特点

觉远不会武功招数,但内力浑厚可以和郭靖,一灯大师等人相抗衡。

觉远也是金庸小说《神雕侠侣》和《倚天屠龙记》中的人物。他是少林寺藏经阁中管书的和尚,也是武当派开山祖师张三丰的师父。

觉远大师在《神雕侠侣》结局时,携着少年张君宝在华山之巅出场,在《倚天屠龙记》开始在少林寺再昙花一现,便告圆寂,金庸对这个人物着墨无多,但是他所占的地位却十分重要。他无意中学得“九阳真经”,背诵之际由两个少年默默心记了去,一个是张君宝,后来创立了武当派,一个便是郭襄,后来创立了峨嵋派。

皇家国际官网,在金庸小说之中,说觉远地位重要,还因为从他衍生出了其他人物,其中一个正是《天龙八部》的无名老僧。大家都记得这位无名无姓,地位低微的少林寺藏经阁老僧,都记得他深藏不露,但是在关键时刻忽然现身,以高不可测的武功及透彻的佛家智慧,渡了萧远山与慕容博二人。

觉远也是少林寺默默无闻的一名监管藏经阁僧人,不但没有人听过他的名字,他也没听过武林高手的名字,他追踪至华山之巅,是因为尹克西、潇湘子两人从藏经阁偷了一本《楞伽经》这部经书是达摩东渡携来的原书,但两人志在的却是写在经书夹缝之中的“九阳真经”。

觉远的看法相反,他出于责任心,是以“阁中经书自是每部都要看上一看”,他一早已发现了“九阳真经”,而已多年来照着修习,但以他之见,“那‘九阳真经’只不过教人保养有色有相之身,这臭皮囊原来也没有什么要紧……但《楞伽经》却是佛家大典”,因此重要得多,这个看法,正是《天龙八部》无名老僧讲解的道理。然而,觉远与无名老僧截然不同。无名老僧老态龙钟而深含智慧,觉远则是“身长玉立,询询儒雅”,像一位饱学宿儒,但又完全不通世务,这个典型,倒使人想起《鹿鼎记》中,那位遍习天下武学而于人情世故、奸诈阴恶一窍不通的澄观大师。澄观比起无名老僧,一深一浅,亦庄亦谐,相去何止千里?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衰落的导火索:火工头陀事件

在倚天开篇,少林寺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内讧事件,书中称为“火工头陀事件”,火工头陀本是一名地位低下的服事僧,属于后勤部门工作,兢兢业业的工作屡次遭受香积厨监厨的辱骂和殴打,三年间被打得吐血三次。火工头陀心有恨意,暗中去偷学少林武学,以源源不绝的恨意化作动力,加之他确有不俗天赋,二十年间竟然练成了极为上乘的武学。火工头陀一直隐忍不发,故意在达摩堂一年一度的中秋大校上一鸣惊人,重伤达摩堂数名好手。达摩堂首座苦智禅师见他下手颇狠,上场过招,也因为一招不慎,被火工头陀击断肋骨,重伤而逝。

火工头陀打死苦智禅师,并没有在根本上动摇少林寺的武学地位,但少林寺因为火工头陀的武学来源问题,相互推诿,互责互咎,引发了权利之争。苦慧禅师怒而远赴西域,并带走了众多少林好手,致使中原少林高手几乎断层,进一步削弱了少林的武学实力,随即少林寺“一院四堂”制定了“凡是不得师授而自行偷学武功者,轻则挑断全身经脉,重则处死”的寺规。这寺规,从长远发展来看,严重挫伤了少林寺武学奇才的晋升之路,是少林寺武学衰微最根本的原因,譬如练成《九阳神功》的觉远大师和张三丰皆是因为此项寺规被逐出少林寺,使得少林寺损失了两个极优秀的人才。

主要成就:传授张君宝、郭襄、无色禅师《九阳真经》

书中描述

那僧人回过头来,两人相对,都是一愕。原来这僧人便是觉远,三年以前,两人在华山绝顶曾有一面之缘。郭襄知他虽然生性迂腐,但内功深湛,不在当世任何高手之下,便道,“我道是谁,原来是觉远大师。你如何变成了这等模样?”觉远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合十行礼,并不答话,转身便走。

郭襄叫道:“觉远大师,你不认得我了么?我是郭襄啊。”觉远又是回首一笑,点了点头,这次更不停步。郭襄又道:“是谁用铁链绑住了你?如何这般虐待你?”觉远左掌伸到脑后摇了几摇,示意她不必再问。

郭襄见了这等怪事,如何肯不弄个明白?当下飞步追赶,想抢在他面前拦住,岂知觉远虽然全身带了铁链,又挑着一对大铁桶,但郭襄快步追赶,始终抢不到他身前。郭襄童心大起,展开家传轻功,双足一点,身子飞起,伸手往铁桶边上抓去,眼见这一下必能抓中,不料落手时终究还是差了两寸。

郭襄叫道:“大和尚,这般好本事,我非追上你不可。”但见觉远不疾不徐的迈步而行,铁链声当啷当啷有如乐音,越走越高,直至后山。

只见觉远转身走到一间小屋之后,将铁桶中的两桶水都倒进了一口井中。郭襄大奇,叫道:“大和尚,你莫非疯了,挑水倒在井中干么?”觉远神色平和,只摇了摇头。郭襄忽有所悟,笑道:“啊,你是在练一门高深的武功。”觉远又摇了摇头。

郭襄心中着恼,说道:“我刚才明明听得你在念经,又不是哑了,怎地不答我的话?”觉远合十行礼,脸上似有歉意,一言不发,挑了铁桶便下山去。郭襄探头井口向下望去,只见井水清澈,也无特异之处,怔怔望着觉远的背影,心中满是疑窦。

她适才一阵追赶,微感心浮气躁,于是坐在井栏圈上,观看四下风景,这时置身处已高于少林寺所有屋宇,但见少室山层崖刺天,横若列屏,崖下风烟飘渺,寺中钟声随风送上,令人一洗烦俗之气。郭襄心想:“这和尚的弟子不知在哪里,和尚既不肯说,我去问那个少年便了。”当下信步落山,想去找觉远的弟子张君宝来问。走了一程,忽听得铁链声响,觉远又挑了水上来。郭襄闪身躲在树后,心想:“我暗中瞧瞧他到底在捣甚么鬼。”

铁链声渐近,只见觉远仍是挑着那对铁桶,手中却拿着一本书,全神贯注的轻声诵读。郭襄待他走到身边,猛地里跃出,叫道:“大和尚,你看甚么书?”

觉远失声叫道:“啊哟,吓了我一跳,原来是你。”郭襄笑道:“你装哑巴装不成了罢,怎么说话了?”觉远微有惊色,向左右一望,摇了摇手。

觉远还未回答,突然树林中转出两个灰衣僧人,一高一矮。那瘦长僧人喝道:“觉远,不守戒法,擅自开口说话,何况又和庙外生人对答,更何况又和年轻女子说话?这便见戒律堂首座去。”觉远垂头丧气,点了点头,跟在那两个僧人之后。

郭襄大为惊怒,喝道:“天下还有不许人说话的规矩么?我识得这位大师,我自跟他说话,干你们何事?”那瘦长僧人白眼一翻,说道:“千年以来,少林寺向不许女流擅入。姑娘请下山去罢,免得自讨没趣。”郭襄心中更怒,说道:“女流便怎样?难道女子便不是人?你们干么难为这位觉远大师?既用铁链捆绑他,又不许他说话?”那僧人冷冷的道:“本寺之事,便是皇帝也管不着。何劳姑娘多问?”

那两名僧人都是戒律堂首座的弟子,奉了座师之命,监视觉远,这时听郭襄言语莽撞,那瘦长僧人喝道:“女施主再在佛门清净之地滋扰,莫怪小僧无礼。”

郭襄道:“难道我还怕了你这和尚?你快快把觉远大师身上的铁链除去,那便算了,否则我找天鸣老和尚算帐去。”

觉远在旁瞧得惶急,大叫:“别动手,别动手!有话好说。”便在此时,那僧人右手已抓注剑鞘,正却运劲里夺,猛觉手心一震,双臂隐隐酸麻,只叫得一声:“不好!”郭襄左腿横扫,已将他踢下坡去。他所受的这一招比那矮僧重得多,一路翻滚,头脸上擦出不少鲜血,这才停住。

郭襄心道:“我上少林寺来是打听大哥哥的讯息,平白无端的跟他们动手,当真好没来由。”眼见觉远愁眉苦脸的站在一旁,当即抽出短剑,便往他手脚上的铁链削去。这短剑虽非稀世奇珍,却也是极锋锐的利器,只听得当啷啷几声响,铁链断了三条。觉远连呼:“使不得,使不得!”郭襄道:“甚么使不得?”指着正向寺内奔去的高矮二僧说道:“这两个恶和尚定是奔去报讯,咱们快走。你那个姓张的小徒儿呢?带了他一起走罢!”觉远只是摇手。忽听得身后一人说道:“多谢姑娘关怀,小的在这儿。”

郭襄回过头来,只见身后站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粗眉大眼,身材魁伟,脸上却犹带稚气,正是三年前曾在华山之巅会过的张君宝。比之当日,他身形己高了许多,但容貌无甚改变。郭襄大喜,说道:“这里的恶和尚欺侮你师父,咱们走罢。”张君宝摇头道:“没有谁欺侮我师父啊。”郭襄指着觉远道:“那两个恶和尚用铁链锁着你师父,连一句话也不许他说,还不是欺侮?”觉远苦笑摇头,指了指山下,示意郭襄及早脱身,免惹事端。

郭襄明知少林寺中武功胜过她的人不计其数,但既见了眼前的不平之事,决不能便此撤手不顾;可是却又担心寺中好手出来截拦,当下一手拉了觉远,一手拉了张君宝,顿足道:“快走快走,有甚么事,下山去慢慢说不好么?”两人只是不动。

张君宝摇摇头,嘴角向觉远一努,意思说是要服侍师父。郭襄朗声道:“好,那我不管啦,我走了。”拔步便下坡去。

郭襄道:“十招中瞧不出,那便如何?”无色禅师哈哈大笑,说道:“姑娘若是接得下老衲十招,那还有甚么说的,自是唯命是听。”郭襄指着觉远道:“我和这位大师昔年曾有一面之缘,要代他求一个情。倘若十招中你说不出我的师父是谁,你须得答应我,可不能再难为这位大师了。”

无色甚是奇怪,心想觉远迂腐腾腾,数十年来在藏经阁中管书,从来不与外人交往,怎会识得这个女郎?说道:“我们本来就没为难他啊。本寺僧众犯了戒律,不论是谁,均须受罚,那也不算是甚么难为。”郭襄小嘴一扁,冷笑道:“哼,说来说去,你还是混赖。”

.........

复兴的契机:九阳神功的反哺

在倚天之前,有一名游戏人间的僧人,在嵩山之上斗酒胜了王重阳,得《九阴真经》一阅,随即为黄裳的绝世天资所倾,但他觉得九阴阴气过重,达不到阴阳共济而归一的妙处,于是以九阴为鉴,撰写出了一本绝世无双的武学总纲《九阳真经》,凡是天下武学皆可俯拾而用。

斗酒僧碍于少林寺传承下来的“凡是不得师授而自行习武重罚”的寺规,不敢私自相授,于是将这绝世武学偷偷撰写在佛家大典《楞伽经》经夹缝中,只待有缘人发现而习之。清扫藏经阁的觉远大师一早便发现了“九阳真经”的经文,多年来照着修习,在他看来,这夹缝中的经文只不过是「教人保养有色有相之身」的养生之法,并非什么绝世武学。

不知觉中练成全套“九阳真经”的觉远在内力方面已然不逊色于当世一流高手杨过郭靖等人。在何足道上少林寺挑战之时,觉远大师肩挑铁桶,以其浑厚内力施于双腿,将何足道刻画的棋局生生抹去,解了少林寺百年声誉受损之危。然立了大功的觉远和张君宝违背了少林寺那条因“火工头陀事件”而制定的不得私自学武授学的寺规,遭到达摩堂记恨追捕。觉远逃脱到深山,因为剧烈奔跑泄气过度而圆寂,在圆寂之前,背诵了《九阳真经》。

当时在场的三人,郭襄,张君宝和无色禅师在以后的武学一途中,均受益匪浅,倚天中三巨头门派的武学根源便是觉远口述的九阳真经,郭襄以此创研出《峨嵋九阳真经》,张君宝创研出《武当九阳真经》,无色禅师以此类推,创研出《少林九阳真经》,以此为武学根基,缓解了少林寺武学衰微的颓势,此为少林寺复兴的契机。

www.lishixinzhi.com

复兴的基础:百年内蕴和发展机遇

火工头陀事件后,少林寺处于发展的低潮期,但不可否认的是少林寺百年的传承底蕴和基千年业。正如金老先生所写,隋末时期,少林寺曾助力唐王李世民平叛王世充,并屡次帮助唐王逃脱困境,史书记载为“十三棍僧救唐王”,故而奠定了少林寺领袖天下群雄的政治地位,千余年来声名不替。少林寺内部设有“一院四堂”,其中般若堂精研天下各派武学,取长补短,以弥补己身不足,故而有言曰:“天下武功出少林”,如此积累千年,天下武功皆已了然于胸,又笔录于藏经阁,这样的百年武学内蕴,成为少林寺复兴的基础。

此外,在倚天前期,“火工头陀事件”后,少林寺隐闭山门,享受到了可贵的发展红利期,此外,襄阳大战,丐帮和全真派鼎立相助驻守襄阳的郭靖,消耗了大量中层精英人才和可发展力量,唯有正处于低潮期的少林寺闭寺躲过了一劫,故而否极泰来,重获新生。

性 别:男

复兴的强力推手:段誉归还《易经筋》

在天龙武学盛世时期,绝顶高手层出不穷,一度压制了少林寺的声望,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少林寺的镇派心法《易经筋》鲜有人可修习成功,加之阿朱从少林寺盗取了《易经筋》,少林寺失去了这一至尊宝典,错失发展机遇。后来,鸠摩智抢到《易经筋》,在枯井中被段誉吸取一身内力,终于大彻大悟,将《易经筋》交予段誉,并叮咛他一定要送回少林寺。

《易经筋》的归还,为少林寺的崛起增添了强有力的武学理论支持,随着人才的逐渐兴盛,少林寺逐渐崛起。

一百年后,历经了“火工头陀事件”,少林寺从盛入衰,经过数十年的蛰伏,再度崛起。在倚天后期,更是出现了研习出“金刚伏魔圈”以三人合力,力抗张无忌,并击杀了殷野王的高手少林三渡,和精通佛法,武学卓绝的空字辈神僧,自此,少林经久不衰。

欢迎阅读《梦露居士续金庸第34期:火工头陀事件与西域少林兴亡始末》,点击关注阅读系列文章。

武 功:九阳神功

少林武学的复兴,离不开一位奇僧。此人法号觉远,少林寺的复兴,以及峨眉派、武当派的创立,皆与他有关。

一、火工头陀

第一次华山论剑前几十年,有一位在少林寺中专司烧火的火工头陀,隔三差五因为小事被管理厨房的武僧殴打。若是懦弱之辈也就忍了,然而火工头陀是个狠辣的角色,处心积虑地要报复该武僧以及其他与之有仇的僧人。他知道想要报复就必须习武,所以每日偷学寺中僧人练武。火工头陀天赋极佳,骨骼清奇,竟然无师自通,花二十载光阴学会了少林寺的上乘外功。

那一年中秋,少林寺方丈以及达摩堂、罗汉堂两位首座在达摩堂考察全寺僧人的武学进展。火工头陀本没有资格参加,但他出面辱骂达摩堂首座苦智禅师武功低微,狗屁不通,达摩堂九大弟子与他动手,皆被他重伤。

苦智禅师不知哪里冒出这么一位高手,清楚来龙去脉后下场与他交手,制服了火工头陀。苦智禅师怜惜他的武学天赋,制服之后便于撤招。但是火工头陀以为苦智禅师要用一招“裂心掌”杀死自己,于是出其不意地打死了苦智禅师,逃出少林寺。当天夜里,火工头陀再次返回,接连打死了数位他心中怨恨已久的僧人。后来火工头陀逃到了西域,开创了金刚门。

第二天少林派全寺上下大惊失色,派出几十名高手捉拿火工头陀,他们只道火工头陀仍在中原,自然无功而返。因为此事僧人们相互推卸责任,争吵不休。罗汉堂首座苦慧禅师一怒之下也离开少林寺去了西域,创立西域少林。

少林寺因为此事一蹶不振,并定下一个规矩:寺中弟子凡偷学武功者,轻则废去一身武功,重则立即处死。

二、奇僧觉远

又过了几十年,少林寺中出了一位奇僧。

此人法号觉远,本是少林寺藏经阁的一名监管僧人,默默无闻。他潜心佛学,广阅阁中一切经典,特别是一部达摩法师手抄的《楞伽经》,觉远更是视若珍宝,日夜诵读。

觉远诵读之时,发现《楞伽经》夹缝之中竟然写着诸多练功法门,觉远自然依照练习。觉远不知道这是前辈奇人斗酒僧自创的《九阳真经》,只是以他之见,《九阳真经》是教人保养臭皮囊,比不上《楞伽经》阐释觉悟解脱的佛教真理。觉远无意之中,竟练成了九阳神功。

后来,尹克西、潇湘子两位小人潜入少林,盗走了这部《楞伽经》,觉远因为保管经书不力,受到少林寺的责罚。

三、夜闻九阳

却说襄阳城郭靖、黄蓉有个小女儿,名叫郭襄。郭襄暗恋杨过,杨过携小龙女归隐后,郭襄四处寻访,后来上少林寺找无色禅师探访杨过下落。

此时郭襄重逢觉远的徒弟张君宝,并送了一对铁罗汉给张君宝,这对铁罗汉本是无色禅师送给郭襄的,异常精巧,装有机括,能打一套少林寺罗汉拳。

通过这对铁罗汉,张君宝学会了少林罗汉拳,替少林寺打退前来挑战的何足道。但是少林僧人却指责张君宝违反了“不得私学武功”戒律,要惩罚他。

于是觉远用一对铁桶挑起张君宝与郭襄,飞奔逃离,无色禅师则暗暗跟随,助他们逃离少林僧人的追捕。

觉远身负九阳神功,内力惊人。但是他不善施展运用,肩挑两人疾走一日,泄气过度,已经油尽灯枯。当天夜晚,觉远断断续续地背诵《九阳真经》,之后便圆寂了。

当时在场的郭襄、张君宝以及无色禅师三人各自记下觉远所诵《九阳真经》。三人根基天赋各有不同,所以领悟的内容也不相同,郭襄武功最博,张君宝所得最纯,无色禅师境界最高。

四、重振少林

无色禅师返回少林,苦心钻研残缺的《九阳真经》。无色武学造诣本就不低,他以少林功夫与《九阳真经》相印证,武学境界提升了一个层次。

无色佛学修为也很高僧,早已参破了“人相、我相”。他从觉远无意中练成《九阳真经》的经历得到启发,以无意之心去参镇寺之宝《易筋经》,竟然豁然贯通,练成了《易筋经》。

那《易筋经》乃是达摩祖师所传,被禅宗五祖弘忍的徒弟法如带回了少林寺,作为暗中传法的凭证,乃是少林寺中暗暗传承了几百年的秘密。《天龙八部》中的扫地神僧,也是《易筋经》的传人。(关于《易筋经》的秘密,可见这篇回答:

无色禅师此时武功大成,已是震古烁今的一位宗师。但他无争胜之心,所以江湖少有他的传位。无色见少林法脉凋敝,于是以所学武艺重振少林寺,成为少林中兴的大功臣。

五、峨眉武当

郭襄的父母师友皆是一代高手,所以她会的武功甚博,但是驳杂不精,无法融会贯通。

她学会残缺的《九阳真经》后,与所学诸多高明武功相互印证。她以棒法入剑法,剑法入掌法,竟然以九阳神功为根基,将各门各派的武功融会贯通,成为一流高手。四十岁时,郭襄勘破红尘,出家为尼。她不敢忘记父母重托,自创峨眉派,传承倚天剑与屠龙刀的秘密,以期推翻元朝。(此事可参见回答:

张君宝后来出家为道,他广阅道藏,于道家练气之术深有心得。张君宝在武当山仰望浮云,俯视流水,苦苦思索后突然间豁然贯通,领会了以柔克刚的天地至理,创出了独门武功。后来张君宝见三山挺立,自号“张三丰”,创立武当派。(此事可参见回答: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梦露居士”,回复关键词“金庸脑洞”,阅读更多有趣文章。

少林寺“火工头陀事件”是发生在第一次“华山论剑”之前的。经此一役后少林寺武学衰弱了数十年,导致在射雕、神雕时期基本上没有少林寺什么事。

登场作品:《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

火工头陀叛出少林,少林因此衰弱。

金庸老先生在《倚天屠龙记》里写了一件关于少林寺衰弱的事件,在第一次“华山论剑”之前,少林有一位火工头陀叛出少林,打伤了少林寺众多弟子,还杀了几个与他有仇的和尚。打死了当时的达摩堂首座苦智禅师,然后逃出了少林。

少林寺一些高辈分的和尚因此大起争执,罗汉堂首座苦慧禅师一怒之下离开少林远走西域,在西域开创了西域少林一派。

原来这火工头陀是少林寺积香厨一名烧火的伙夫,因为经常被少林寺和尚欺负,所以去偷学武功。他武学天赋极好,二十多年后练成了极其上乘的武功,之后便在少林寺的一次达摩堂大校中大显身手。

少林寺在经过“火工头陀事件”之后,损失了一些弟子和达摩堂首座苦智禅师。而苦慧禅师的离开导致少林寺分裂。经此一役,少林寺武学竟然衰弱了数十年。

少林寺衰弱的原因

1、损失了达摩堂首座苦智禅师以及一些弟子。

2、罗汉堂首座苦慧禅师离开少林,远走西域开创西域少林一派,导致少林寺分裂。

3、少林寺在天龙时期到射雕时期在逐渐衰弱,导致无法承受这样的损失。

觉远——张君宝的师父

少林寺武学复兴。

在后来《倚天屠龙记》里,少林寺从新成为天下第一门派,而复兴的契机就是《九阳真经》。

在火工头陀事件几十年后少林寺出现了一位觉远大师,他是少林寺管理藏经阁的,无意之间学会了《楞伽经》夹缝中的《九阳真经》。

后来“昆仑三圣”何足道前来挑战少林,觉远大师和徒弟张君宝(张三丰)挡住了何足道。但是张君宝在和何足道对战时使用了他从郭襄送他的铁罗汉哪里学来的罗汉拳,被少林寺众和尚认为是偷学少林武功。

触犯了少林寺寺规,重则处死,轻则挑断全身筋脉变成废人。而这条寺规就是火工头陀事件之后订的。

觉远大师为护张君宝暴起伤人,带着张君宝和在一旁帮忙的郭襄逃下山去了。当晚觉远大师便圆寂了,在圆寂之前他背诵了《九阳真经》,而在听的有三人,一位是张君宝,一位是郭襄、还一位就是少林寺无色大师。

三人各记了部分《九阳真经》形成了后来的《少林九阳功》、《武当九阳功》和《峨眉九阳功》。之后凭借着部分《九阳真经》少林寺重新崛起,而张三丰也凭借着部分《九阳真经》开创武当派,郭襄凭借着部分《九阳真经》开创峨眉派。

但这些事情真的是全靠《九阳真经》吗?

我不这样认为,张三丰和郭襄都不是普通人,《九阳真经》只是一个契机,并不是全部。关键还是在于张三丰和郭襄两人本身。

那么少林寺重新崛起,我并不认为是全靠《九阳真经》,我觉得少林寺的崛起有以下几个原因:

1、《九阳真经》是一个契机,它强大而且修炼容易,可以提升少林寺的实力。

2、少林寺有着深厚的底蕴,《易筋经》《七十二绝技》等诸多武功秘籍。只要练成一种就可以成为当世的一流高手。

3、少林寺凭借其底蕴,经过长时间的发展必然是可以继续崛起的。

以上是老邪个人观点,如有不对还望各位爷多多包涵。

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我是卓尔不群黄药师,欢迎关注!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因为少林派有长盛不衰的机制。

少林派为什么强大?

第一,和尚多,弟子多

普通门派就几十人,最多上百人。

比如碧血剑里面华山派,三代弟子也就几十号人。

倚天屠龙记里面峨眉派,也就是几十个弟子。

即便是很大的门派,比如武当派全盛时期,除了张三丰、武当七侠,其他弟子加在一起不过百来人而已。

然而,少林派实力强大,倚天屠龙记中就已经有上千个和尚。

但少林寺厉害的,还不止是这一千多和尚。

少林派有很多俗家弟子,比如龙门镖局都大锦这种。

后来雪山飞狐上的掌门人大会上,几乎有一半门派、帮派或多或少源于少林。

可见,江湖上和少林派有关系的门派帮派也众多,估计至少有几万人。

换句话说,少林派就有数万弟子。

整个江湖上,除了明教、日月神教这种大邪教,恐怕只有丐帮之内才能和少林派相比了。

即便少林派有一段时间不行了,毕竟人多势众,谁敢招惹?

第二,少林派的武功厉害

少林七十二样绝技,随便学会一样就能行走江湖、少有对手。

甚至,都大锦这种少林派三流弟子,也能开一个龙门镖局,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没出过事。

七十二样绝技有多强?

枯荣大师他们也说了,和一阳指一样厉害,就看练得人功力如何。

一阳指呢?可是大理段氏最强的武功。而这种武功,少林派有72种。

即便是排行第二的武当派,除了太极拳、太极剑以外,也没什么能拿出手了。

可见,少林派武功绝对武林第一高。

倚天屠龙记人物之觉远,中火工头陀事件之后衰落了长达五十几年的少林武学是怎么复兴的。第三,少林派的训练方法正确

很多人取笑少林派武功不能速成,其实大错特错。

其实少林派的外家功,恰恰可以速成。

比如倚天屠龙记里面3个二流和尚,联手用外家功就能和张翠山打平手。

但是,外家功是有上限的,洪七公有降龙十八掌的加分,在第一次华山论剑那样就是极限了。

如果洪七公不是后来练了九阴真经,他根本不是欧阳锋、黄药师的对手。

所以外门武功速成是速成,遇到真正的内家高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少林派就是循序渐进内外双修。

像虚竹这样二十多岁年龄,武功也就是平平。但到了三十多岁四十多岁,其他门派高手就很难打过少林和尚了,到了五六十岁,少林派更是厉害太多。

如果年龄再大,那就更夸张。

鹿鼎记里面的澄观,在少林派也就是普普通通的高手老和尚而已,根本不是什么天才,内里也平平。

然而,七十岁的澄观竟然能够和武功第一的独臂神尼对了一掌,并没有明显落下风。

可见,少林派和尚到了七八十岁,武功已经是登峰造极。

关键少林寺和尚又多,老和尚最起码也有上百人。

这么多高手存在,被火攻头陀打死一二个,又有什么关系。

其实我不太能认同《倚天屠龙记》中少林寺衰落与复兴的理由。

书中说得很明白,少林寺由于火工头陀事件而衰落。

「经此一役,少林寺的武学竟尔中衰数十年。」

而后来少林寺崛起是因为《九阳神功》。

「觉远大师学得《九阳真经》,圆寂之前背诵经文,太师父、郭襄女侠、少林派无色大师三人各自记得一部分,因而武当、峨嵋、少林三派武功大进,数十年来分庭抗礼,名震武林。」

这显然是说,由于无色禅师听得了一部分九阳神功的缘故,少林的武功又大进了,又名震武林了。

但是对于少林寺的衰落以及何以要借九阳神功复兴,我觉得其中的解释力是不够的。

少林何以因火工头陀事件就衰落?

火工头陀对少林寺的影响是什么呢?就是打死了苦智禅师,苦慧禅师出走西域,创建西域少林。这两个人一个是达摩堂首座,一个是罗汉堂首座。少林寺损失的,不过两个高手而已。

与少林方丈同辈的高辈高手,没有十个也有八个,怎么可能损了两个高手就能衰落几十年?

《天龙八部》中玄悲、玄苦、玄难,也死了很多高手,少林寺衰落了么?也没有衰落嘛。

少林寺的根本在少林七十二绝技和易筋经,只要这个还在,少林寺怎么可能衰落。少林僧众众多,高阶武学也多,这是能轻易衰落的么?

火工头陀事件不过是一个插曲,死了两个高手而已,根本没动摇少林寺的根本,这怎么可能使得少林寺衰落?这是说不通的。

少林寺有易筋经,这才是少林武学的根本,何必要到九阳神功才能复兴呢?

当然了,你会说易筋经基本上没人练的成,不如九阳神功有效。但要这么说的话,那么历代少林寺都很少有人练成易筋经,《天龙八部》中除了扫地僧,少林中人还有人练成易筋经么?可《天龙八部》的少林寺没有练易筋经,实力也不弱啊,也没衰落吧。

少林因火工头陀事件而衰落,又由九阳神功而复兴。这其中的逻辑似乎是,火工头陀事件使得少林寺武学损失动摇了根本,直到九阳神功才补足。

但实际上我们看到,火工头陀的影响不过是损失了两个高手而已,并没有使少林寺损失什么武学根本。少林寺的武学根本本没有损伤,何以要到九阳神功来复兴呢?

如果少林要九阳神功才能威震江湖,而火工头陀并没有使少林损失武学根本,那只能说明,在火工头陀事件之前,少林寺已经衰落了,少林的衰落和火工头陀没有关系。毕竟,火工头陀的对少林实力的影响,其实是很小的。

【坚持原创,杜绝抄袭】

欢迎关注羽菱君扯金庸武侠前后传系列第十期:《倚天屠龙记》前传之少林武学的复兴。

觉远是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人物,是张君宝的师父。由于他弄丢了达摩真迹《楞伽经》被罚挑水,后来为了维护张君宝和郭襄,所以受伤圆寂了。在他死之前,他背诵了《九阳真经》给两位晚辈听。由于张君宝和郭襄的记忆力和感悟力不同,所以分别记住了各自有心得体会的那部分。张君宝和郭襄后来分别开创的武当派和峨眉派都在武功上各有特色。其武功根源就是觉远所口述的《九阳真经》。所以说峨眉派和武当派的武功都出自少林。张君宝和郭襄都是觉远大师不正规的徒弟。

上一期中,羽菱君提到三渡是少林武学中兴期的第二代高手,这一期我们继续来讲述少林武学在“火工头陀事件”后是如何复兴的。在《倚天屠龙记》开篇故事之前的大概七十多年前,少林寺的“火工头陀事件”让少林进入中衰时期,因而在《射雕英雄传》与《神雕侠侣》中,作为中原武林的第一大名门正派皆没有真正在小说中出现。在觉远大师(张三丰师傅)圆寂之后,少林罗汉堂首座无色禅师因缘得到《九阳真经》的部分经学,少林武学因此重得振兴,进入中兴时期。

觉远第一次出现是在《神雕侠侣》最后一话中,他带着弟子张君宝,为了追回被尹克西和潇湘子盗走的《九阳真经》,从少林寺来到华山,但最终也没找回经书。

中衰

“火工头陀事件”绝对是少林武学史上的一次大灾难,这个事件引来的一连串影响,致使少林元气大伤,武学中衰长达七十年之久。这次事件中,参与达摩堂大校的达摩堂罗汉堂高手被火工头陀致伤致残,达摩堂首座苦智禅师重伤致死。事后,火工头陀又偷进寺,将监管香积厨和平素和他有隙的五名僧人一一使重手打死。合寺大震之下,派出几十名高手四下追索,但寻遍了江南江北,丝毫不得踪迹,寺中高辈僧侣更为此事大起争执,互责互咎,罗汉堂首座苦慧禅师一怒之下远走西域。为了杜绝此等灾难再次发生,定下寺中重规,少林寺中,凡是不得师授而自行偷学武功,发现后重则处死,轻则挑断全身筋脉,使之成为废人。然后清查寺中服事僧,凡有些许有武功迹象的服事僧皆被驱赶出山门,不再录用。

就这样,两堂首座一死一走,两堂高手伤残惨重,寺中凡有天资的少年服事僧,却未被剃度正式纳入门下,反而被驱除出寺,寺中青少一代却皆是资质平庸之辈,自此少林武学青黄不接,进入长达七十年的中衰时期,到昆仑三圣何足道拜访少林,寺中除了觉远这个服事僧人竟找不到内力能及何足道之人。包括天鸣方丈在内的心禅堂七老、达摩堂首座无相禅师、罗汉堂首座无色禅师。

当时何足道因为受尹克西和潇湘子之托上少林,告诉觉远《九阳真经》下落,但却因为郭襄缘由与少林达摩堂首座无相禅师引出较量之事。作为棋痴的他当下大展身手,凭借高深内功当下画石板之地为棋盘,要求与少林比拼棋艺,实际上同时也是在比拼内力。他这手划石为局的惊人绝技一露,天鸣、无色、无相以及心禅堂七老无不面面相觑,心下骇然。天鸣方丈知道此人这般浑雄的内力寺中无一人及得,他心地光风霁月,正要开口认输,却被一人的到来打断了。

这个人正是觉远大师,十六岁的张三丰(此时的张君宝)跟在他身后。觉远是个服事僧,不同的是他是受过剃度正式出家的,在藏经阁中供事,张三丰自小跟在他身边,帮助他晒扫经书,但他却是个俗家弟子。觉远的一身雄厚内功,正是来缘于他对佛经的钻研,无意中在《楞严经》夹缝中习得《九阳真经》,然而作为不懂武功的他他却不知这是高深武学,只当作是强身健体的指导经文。觉远以为何足道寻找自己是为了显示武功而来,本着护寺之心,在九阳内功的驱助下挑着一担满水的铁桶,踩破了棋局,何足道因之深知内力不如于他,转而比试外家招式。觉远本来就不是学武之人,单凭雄厚内功驱使,哪里能是剑圣之称的何足道对手。张三丰情急之下,为了救护师傅,出手打伤何足道,然后凭借十招过后,何足道仍不能打倒他,迫使何足道留下“经在油中”后便服输离去。

张三丰的在少林众高僧面前显示武功,却已经犯了少林不得偷学武功的寺规。眼见张三丰大难临头,觉远为了救他只得用铁桶担着他跟郭襄,在众僧的包围中逃出少林。一番折难之后却耗尽真气,在一颗大树之下圆寂而终。圆寂前背出《九阳真经》,一经缘分三脉,在场张君宝、郭襄与少林无色禅师各得领悟,分别造就了后世“武当”“峨嵋”与少林三派的“九阳功”。无色禅师也因之成了中兴少林武学最大的功臣人物。

数年之后,郭襄与何足道上少林寺,何足道被张君宝击退后,觉远为了保护弟子张君宝和郭襄不被少林和尚伤害,把张君宝和郭襄装进铁桶内逃出少林寺,筋疲力尽而死,在死前背出《九阳真经》中的神功,被张君宝,郭襄和无色禅师分别听去,从此便有了武当九阳功、少林九阳功和峨嵋九阳功,世间也多了武当与峨嵋两派。

中兴

这无色禅师,是个大有来历的人物,他少年出家之前,乃是绿林出身,豪气干云,至情至义。他曾经投军参加过宋宁宗嘉定年间的“宋金之战”,在胶西军中,随军队北伐金兵, 1221年,蒙古军进逼汴京,与北伐宋军接触,胶西宋军纷纷南逃,京东军竟降于蒙古大军,少年无色禅师对上将投降的举措大为愤慨,一气之下投身绿林,过起了劫富济贫的绿林生涯。后来,经少林天鸣禅师开悟,放下屠刀,拜在少林门下,出家为僧,取法号为“无色”。无色在少林修持几十年,佛学精湛,武功修为在寺中仅次于心禅堂七老,与他的师兄达摩堂首座无相禅师也是不相上下,成为罗汉堂首座。

他出家之后,豪气不减当年,因而与神雕大侠杨过交好,当年郭襄十六岁生日,他受杨过之邀赴襄阳为郭襄庆生,却临时因事不能成行,但他却做了一对自己发明的铁罗汉作为寿礼赠予郭襄。这对铁罗汉是一对玩具,但却会使少林“罗汉拳”,张三丰的“罗汉拳”就是跟着这对玩具学来的,精巧之妙非同一般,可见这无色禅师还是个精通机械的天才,这对铁罗汉被张三丰收藏百年之后,传回少林,竟又将“罗汉拳”重新得以传承。

无色当时有意帮助郭襄与张三丰,在引导追捕他们的少林僧人反向追赶后,跟随他们来到此处,藏于树后,却没想到机缘之下听得觉远大师背出《九阳真经》,相比于张三丰得其“纯”,郭襄得其“博”,凭他此时的武学修为,参悟之下,得其最“高” 。无色所得的《九阳真经》虽然只有完整的十分之一,但却受益匪浅,他回少林之后,根据自己所记与参悟,详加记录整理,这就是后来的《少林九阳功》。

少林传世的外家功夫是天下公知的渊博,最出名的就是“七十二绝技”,然而修炼少林七十二绝技,除了要有相对应的佛法来化解之外,每一项绝技都须有深厚的内功修为相匹配。少林是有传世内功心法的,其中最高深的就是《易筋经》,然而修炼《易筋经》,修炼之人须得勘破“我相、人相”,拥有高深佛法,心中不存修习武功之念,但修习此上乘武学之僧侣,必定勇猛精进,以期有成,哪一个不想尽快从修习中得到好处?要“心无所住”,当真是千难万难。少林寺过去两百年来,自扫地神僧之后,修习《易筋经》的高僧着实不少,但穷年累月的用功,皆都一无所得。因此,少林武僧的内功修为实是不上阶层,无色禅师带回的《九阳功》正好是弥补了这个缺陷。于是在《少林九阳功》的支撑匹配之下,少林武学重现内外兼修,融会贯通之境,寺中高手辈出,少林武学重振声威,从此进入中兴时期。无色禅师无疑就是中兴少林武学的第一功臣,当然也是武学修为受益的第一代人物。

此后,中兴时期第二代弟子中,渡厄、渡难、渡劫三渡成为百年来寺中练成“大力金刚指”的仅有三人,虽然曾败在阳顶天“乾坤大挪移”之手,但三人坐枯禅三十年,练就“金刚伏魔圈”,身拥完整版“九阳神功”和练破“乾坤大挪移”两大绝学的张无忌都奈何不了。第三代中空字辈见闻智性称为“四大神僧”,空见(就是成昆少林的师傅)更是在“少林九阳功”的基础之上练就“金刚不坏体”,只是他为了感化寻仇成昆的金毛狮王谢逊,苦己渡人,在没用神功护体的情况下被谢逊用“七伤拳”重伤至死。第四代圆字辈高手也不在少数。在前三代高手的影响之下,少林成为与武当派并立为中原武林名门正派的泰山北斗,实现了全面复兴。

虽在赵敏血洗少林之后,少林再次元气大伤,但也是很快恢复。直至明教驱除蒙元,大明朝建立,朝廷对武林强加干涉,诸派没落,少林却还出现了数百年来再一个练成《易筋经》的方证大师,引领了当时武林中少林武学的最后荣光。

欢迎关注羽菱君扯金庸武侠前后传系列

前期回顾:第九期《阳顶天明教的辉煌与破裂》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是羽菱君,专注于“天龙时代”前、“射雕时代”前、“倚天时代”前,金庸武侠“三前”空位期前传的解读,欢迎关注,一起交流!

在射雕和神雕时期少林寺影响很小。但在神雕未期一个人出现改变少林寺未来,也使少林寺复兴。他不是别人,正是觉远大师。

如果没有萧湘子和尹克西去少林盗书,也不会有机会让少林复兴。也正是萧、尹二人盗书,才让九阳真经名气起来。

九阳真经是斗酒僧写在楞严经中四册内。是在和王重阳斗酒嬴得观看九阴真经。认为九阴太过阴柔,所以九阳是以斗酒僧参考九阴创建的。

但没有一个少林高僧去练,反而是让无书不读觉远练成深厚内力。也间接说明少林寺对九阳真经漠视。

直到何足道挑战少林寺时,才得到复兴机会。因而少林寺以火工头陀事件,要废掉张君宝的武功。觉远不忍才带张君宝逃出少林,在逃亡途中得到无色禅师暗中保护。也因此无色禅师在觉远死前得到一部份九阳真经,才得到复兴机遇。

如果没有无色禅师,也得不了九阳真经残本。也没有机会复兴。

这个情节其实根本说不通。火工头陀只不过打死了几个高手,就能让少林寺中衰数十年?那还算什么正道魁首。九阳神功令三派崛起也说不通,武当派九阳功根本不算什么绝学,少林寺也没有几个人练

本文由皇家国际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皇家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