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您会不会死,出租汽车屋爱情

作者:历史

夜晚十二点一踏正,小光便马上把一张上网光碟装进电脑。然后电脑开始自动启动光碟程序。

这不是一般的上网程序,据说是一个上网不用钱的程序,是小光放学回家途中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神秘老头塞给他的,那个老头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竟然在马路上免费大派光碟,弄到马路交通堵塞。

上一章  喝酒的人

这不是一般的上网程序,据说是一个上网不用钱的程序,是小光放学回家途中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神秘老头塞给他的,那个老头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竟然在马路上免费大派光碟,弄到马路交通堵塞。

光碟不要钱,不拿白不拿,那个老头拿着喇叭在马路中心大叫。

  开门按了灯,萧冬就瘫坐到凳子上。

光碟不要钱,不拿白不拿,那个老头拿着喇叭在马路中心大叫。

他声称他的光碟里装了一个上网不用钱的上网程序。不拿白不拿,反正不用钱,小光便接过了老头递过来的光碟。

  只见他满脸通红,眉头紧锁,头靠在椅背上,完全就是一副醉鬼的模样。

他声称他的光碟里装了一个上网不用钱的上网程序。不拿白不拿,反正不用钱,小光便接过了老头递过来的光碟。

那个老头对着他神秘地笑了笑记住,半夜十二点后才上网,不然没效。

  刚不是说只喝了几瓶啤酒吗?就成了这个衰样?

那个老头对着他神秘地笑了笑记住,半夜十二点后才上网,不然没效。

我最喜欢半夜上网。小光回应。

  刘晓雅无语,那么大一男人喝酒也没个节制,是发工资了还是庆祝他有女朋友了…

我最喜欢半夜上网。小光回应。

小光想起这老头,脸上露出一丝怪笑,他总觉得这个老头好象有点怪。

  唉,看这可怜的死鱼样,作为合租人的刘晓雅实在看不下去了。

小光想起这老头,脸上露出一丝怪笑,他总觉得这个老头好象有点怪。

皇家国际官网,他把光碟塞进电脑,跟着电脑便自动装了一个上网程序,这个程序很怪,竟是那个老头的样子做介面,小光想,也许是这老头想出风头,所以免费大送新发明,不管怎么说,上网不用钱,这样的卖买不做白不做。

  “给你倒了杯水,要不你回房间去睡?”刘晓雅好心提醒。

他把光碟塞进电脑,跟着电脑便自动装了一个上网程序,这个程序很怪,竟是那个老头的样子做介面,小光想,也许是这老头想出风头,所以免费大送新发明,不管怎么说,上网不用钱,这样的卖买不做白不做。

小光刚刚把那个程序一装完,电脑上便出现了一扇古怪的金属门,门上出现了一个骷髅头的拨号连接图标。

  见这人半天没反应,估摸着这家伙是睡着了。

小光刚刚把那个程序一装完,电脑上便出现了一扇古怪的金属门,门上出现了一个骷髅头的拨号连接图标。

酷,实在是太酷了。小光非常喜欢这个骷髅头的连接?急辏朔艿芈砩喜ν怂硪桓鐾∶鞯牡缁啊?/p>

  小样,刚才不是还挺嘚瑟吗?一回来就原形毕露了吧!

酷,实在是太酷了。小光非常喜欢这个骷髅头的连接图标,他兴奋地马上拨通了他另一个同学小明的电话。

今天只有他一个人在家里,小光的父母全出差了,据说起码要一个月才回来,所以这几天小光天天都叫小明来这里玩到深夜二三点。

  刘晓雅也懒得搭理他,给他打开风扇,点了盘蚊香。

今天只有他一个人在家里,小光的父母全出差了,据说起码要一个月才回来,所以这几天小光天天都叫小明来这里玩到深夜二三点。

小明,快过来,这里有好东西看。小光兴奋地叫了起来。

  对了,得打个电话给李阳菲她们,说她已经到了,免得她们担心。

小明,快过来,这里有好东西看。小光兴奋地叫了起来。

小光,你身旁的人是谁?小明发出奇怪的反问。

  回到房间正要拿出手机打电话,周雨琦却先打过来。

小光,你身旁的人是谁?小明发出奇怪的反问。

小明,你是不是有病,我的身旁没有人。小光回应。

  呃,周雨琦这家伙难道和她有心灵感应?

小明,你是不是有病,我的身旁没有人。小光回应。

不是吧,我听到你的电话里有一个人在哈哈大笑,笑得很大声。

  “周雨琦,我到了,你放心吧,没被劫财也没被劫色。”

不是吧,我听到你的电话里有一个人在哈哈大笑,笑得很大声。

小明,你一定是鬼片看得太多了,你快点过来,我有一张光碟可以上网不用钱,这个程序的介面很酷,你不想装吗?

  “哈哈哈…真记仇。哎,萧冬有没有跟你一起回?”

小明,你一定是鬼片看得太多了,你快点过来,我有一张光碟可以上网不用钱,这个程序的介面很酷,你不想装吗?

用上网不用钱的东西,小光,我马上就过来。小明兴奋地叫了起来。

  周雨琦笑着问,听这话像是话里有话……

用上网不用钱的东西,小光,我马上就过来。小明兴奋地叫了起来。

很快,小明便来到了小光的家,澎澎他敲了敲门,以一声,奇怪的是,门竟然自动打开。

  “你找他啊,大厅里坐着呢,好像喝醉了。”

很快,小明便来到了小光的家,澎澎他敲了敲门,以一声,奇怪的是,门竟然自动打开。

小光。小明走进小光的家,里面是一个客厅,客厅里有一台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部鬼片,哈哈哈屏幕里的一只恶鬼发出阵阵怪异的笑声。

  刘晓雅拿了个抱枕,倚靠在床头。

小光。小明走进小光的家,里面是一个客厅,客厅里有一台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部鬼片,哈哈哈屏幕里的一只恶鬼发出阵阵怪异的笑声。

小光。小明又叫了一声,他望了一下四周,奇怪的是,整个大厅都空无一人,他又看了一下四周的房间,全都空荡荡人影也不见一个。

  “啊!我还打电话叫他去接你,他先回去了?”

小光。小明又叫了一声,他望了一下四周,奇怪的是,整个大厅都空无一人,他又看了一下四周的房间,全都空荡荡人影也不见一个。

哈哈哈,小光,你是不是在玩神秘。小明笑了起来,他走进小光的房间,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台电脑的显示屏在闪动着。显示屏里出现的是一大堆雪花,那些雪花很奇怪,好象隐隐约约看到有个人在里面,有个人形的雪花在挣扎着,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涌上了小明的心头。

  叫他接我,你也真想的出。

哈哈哈,小光,你是不是在玩神秘。小明笑了起来,他走进小光的房间,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台电脑的显示屏在闪动着。显示屏里出现的是一大堆雪花,那些雪花很奇怪,好象隐隐约约看到有个人在里面,有个人形的雪花在挣扎着,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涌上了小明的心头。

乒一声,一张刻着骷髅头的光碟从台下掉到地上,小明看到,上面写着免费上网四个大字。

  吓我还差不多。

乒一声,一张刻着骷髅头的光碟从台下掉到地上,小明看到,上面写着免费上网四个大字。

难道小光的光碟就是这张。

  “你怎么想到打电话要他来接我?”

难道小光的光碟就是这张。

小明,小明。突然间,电脑音箱上传来一阵很妻惨的叫声。

  “是李阳菲怕你害怕,我就打了个电话萧冬,让他来接你了。”

小明,小明。突然间,电脑音箱上传来一阵很妻惨的叫声。

小光,别再玩了。不然我就走了。小明战战兢兢地向后一退,跟??ldquo;啊一声,他被绊倒了。

  难怪……

小光,别再玩了。不然我就走了。小明战战兢兢地向后一退,跟着啊一声,他被绊倒了。

眼前灵光一闪,他发现,他又回到了自已的家中,更奇怪的是,地上竟有一张奇怪的光碟,那只光碟跟小光家那只骷髅头光碟一模一样。

  “噢,在半路碰到了。好啦,你也早点洗漱睡觉去吧,我还得洗头发。”

眼前灵光一闪,他发现,他又回到了自已的家中,更奇怪的是,地上竟有一张奇怪的光碟,那只光碟跟小光家那只骷髅头光碟一模一样。

见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下子便从小光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

  刘晓雅皱着眉,手指挠进发根,这该死的头发,两天不洗就痒的受不了。

见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下子便从小光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

铃铃铃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是小光的电话。

  “好吧。”

铃铃铃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是小光的电话。

小明,快过来,这里有好东西看。电话里传来小光兴奋地叫声,小明还听到,电话里面还有另一把奇怪的笑声。

  挂了电话,刘晓雅咪着眼睛坐了一会。

小明,快过来,这里有好东西看。电话里传来小光兴奋地叫声,小明还听到,电话里面还有另一把奇怪的笑声。

小光,你不是已经打电话来了吗?小明莫名其妙我刚才还到了你的家呢?

  看在你喝醉的份上,叫你先去冲凉好了。只有一个卫生间,我就当一回好人吧。

小光,你不是已经打电话来了吗?小明莫名其妙我刚才还到了你的家呢?

还没等小明讲完,小光打断插入小明,你是不是有病,我的身旁没有人。

  走出房间,看见萧冬还坐在椅子上没动。便好心地走过去问道,“萧冬,你要不要先去冲凉?”

还没等小明讲完,小光打断插入小明,你是不是有病,我的身旁没有人。

小光,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小明觉得奇怪?为什么小光答非所问?为什么你重复上一次跟我讲的话。

  他在椅子上动了一下,迷迷糊糊地回了句,“我再坐会,头晕。”

小光,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小明觉得奇怪?为什么小光答非所问?为什么你重复上一次跟我讲的话。

小明,你一定是鬼片看得太多了,你快点过来,我有一张光碟可以上网不用钱,这个程序的介面很酷,你不想装吗?小光竟然在重复上次电话讲的第三句话。

  刘晓雅无语。

小明,你一定是鬼片看得太多了,你快点过来,我有一张光碟可以上网不用钱,这个程序的介面很酷,你不想装吗?小光竟然在重复上次电话讲的第三句话。

小明觉得一阵毛骨悚然,他猛得一下挂上了电话。

  这就是喝醉后的后遗症。

小明觉得一阵毛骨悚然,他猛得一下挂上了电话。

这时,突然间,他发现自己的电脑自动启动了起来,天哪,那张光碟不知什么时候装进了光驱,竟在显示屏上自动运作起来,跟着显示屏上出现了一扇古怪的金属门,门上出现了一个骷髅头的拨号连接图标。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喝那么多……

跟着还没等小明反应过来,滴滴滴那个拨号器竟然自动开始上网了。

  既然你要坐就坐吧,别说我没叫你,是你自己要坐的。

有没有搞错。小明走到电脑旁边用鼠标停止,谁知那个拨号器照样上网,跟着一阵阴森森的滋滋声传出,那扇金属门好象罩上了一层白雾。

  刘晓雅去阳台收衣服烧水洗头发冲凉。

拨号成功,金属门自动打开,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为防止这家伙醉吐找卫生间,刘晓雅半刻也不敢停留,赶紧腾地方。

有没有搞错,这叫免费上网,都不知道上到什么鬼地方去了。小明走到显示屏前,他想来改变网址。

  可事实是直到刘晓雅洗完头发,冲凉,洗完衣服,萧冬还坐在椅子上没动。

这时,在漆黑一片的金属门内,一阵奇怪的笑声从里面传出。

  看来这家伙没说谎,他喝醉了就只会睡觉。睡的跟猪一样,都那么久了,这人怎么还没睡醒?

老子吓大的。小明不以为然地回应,他迅速输入了一个著名汽车网站的网址。

  反正头发没干,刘晓雅索性打开电视,等头发吹干了再睡。

跟着那个他天天上的汽车网站从他的显示屏上出现了,奇怪的是,今天这个网站有点怪,竟然变成一个没有颜色的黑白网站,全都是一片灰蒙蒙的黑白照片,只见一辆辆形状古怪的黑色金属车在一张张照片上出现。周围的文字个个都象棺材似的看到他一头雾水。

  啊……萧冬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睡意朦胧的问道,“几点了。”

只见那些照片里面的金属车一辆辆都令人毛骨悚然,有的形状象一只蟑螂,有的形状象一只蜈蚣,有的长满毛,长着一个巨大的魔鬼头,有的象太空异形,还有的张开四片巨翼象一只黑色的蝙蝠,更有的长着利牙,披满鳞甲,象一只未来怪兽......

  “十二点吧。睡醒了?”

酷,这些车实在是太酷了。小明连忙把这些图片下载入自己的文档中。

  “也没睡多久啊。”

这时,他忽视了一件事情,在他的身后,它的房间四周的墙壁自动变成了披着冰冷雾气的金属壁,几个奇形怪状的玻璃窗在金属壁上出现,窗外是一片阴森森的连雾,跟着小明的房门变成了一扇金属门,金属门自动打开,门外一大片浓雾帖地扫了进来,眨眼间,房间的地上就覆盖了一层半米高的雾纱毯。小明的身体下半部也淹没在白森森的雾纱毯中.

  萧冬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用手按住额头。连打了几个哈欠,拿起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大口。

在小明的门外,一辆车顶喷着气,象蜘蛛一样长着八只脚的黑色蛇头金属车徐徐开到了门外停下,一扇六角形的金属门自动打开,里面一片漆黑,出现了四对绿色的,象灯笼似的眼睛。

  “哎,你今天发工资了。”刘晓雅好奇的问。

一个全身一片黑的人从里面飘了出来,它长着六只手,四个头,那个脸部竟然跟小明一模一样。不同的是,他象是用金属做的,全身十分僵硬,他们冰冷的金属脸上的双眼露出了的是十分邪恶的眼神。

  “没有啊。”

突然间,小明感到全身一阵冰冷,这是怎么回事,他发现这台电脑变得有点怪,天哪,他发现,显示屏竟变成了一只长着六只机械手的黑色金属显示屏。跟着一个象小明一样的机械头在小明的尖叫声中从显示屏中长了出来。跟着在哈哈狂笑中,那片荧光屏竟变成了一个长满利齿的巨口,喷出阵阵恶臭的烟雾。

  “那你请客吃饭是为什么?”

还没等小明反应过来,那六只机械手抓住小明往荧光屏巨口一塞,啊在尖叫声中,小明竟被长着六只手的显示屏吞了进去。

  “就是吃饭,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叫你又不来。”

味道好极了。那个突?隼吹男∶骰低饭笮α似鹄?.....

  切,你是想叫李阳菲吧,什么叫我?

有没有搞错,小光太离谱了,他跟那个什么小明已经三天都没回学校了。张老师在小光家的门前不停地按门铃现在连门都不开。

  刘晓雅白了他一眼。

小光,再不开门我就要罚你天天留堂做二百八十道算术题。张老师开始火了,他开始飞脚踢门。澎澎三声后门竟被张老师一脚踢开。

  萧冬站起来,双手举起做了个拉伸的动作。

小光,你在哪里?张老师刚刚走进房间,一阵恶臭迎面扑来,他捂着鼻子大厅一看,天哪,大厅上的地上,沙发上竟布着十几堆爬满苍蝇的绿色粪便。

  “听说你们去网吧上网了?”

有没有搞错,竟然玩随地拉屎,太离谱了,连厕所都不肯用,现在的学生太不象样了。张老师跑到小光的房间对着小光紧闭的房门又是一脚。

  刘晓雅抬头看着他。

澎一声,房门被踢开了,他看到了小光,天哪,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光本来是一个胖子,现在三天内竟变成了一个瘦骨如柴,头大如钟的畸形人,更可怕的是,他的手臂开始腐烂了,长着一个个浓胞,时不时还看到一两只蛆虫从里面爬了出来。

  哼!貌似这家伙是酒醒了,竟还记起她们上网的事来。

  刘晓雅不以为然的回道:“是啊。”

  “我这里有电脑啊,干嘛还跑网吧去上网。”

  刘晓雅无语。

  这不是废话嘛。

  她当然知道他有电脑。但电脑是你的又不是我的……

  懒得跟他搭话,刘晓雅头也不抬的继续盯着电视机。

  “你们这些小孩子……”萧冬颇有一副装大人的架势,不过没等他把话说完刘晓雅就抬眸紧紧的盯着他,硬是让他把后半句给咽了回去。

  听这口气怎么就那么不顺耳呢?

  刘晓雅郁闷死了。

  这家伙已经是第二次说她是小孩子了。怎么上个网吧就被说成小孩子了,也不想想你自己,浑身的酒味。按这样的推理来算,你自己还是酒鬼好吗?

  刘晓雅在心里不停的嘀咕着。

  “上网很正常啊,以前我们还经常上网吧通宵。”刘晓雅一脸的不屑,还敢说教。

  “下次上网到我那里上,我电脑可以上。”

  “啊?”没听错吧,他说可以拿他的电脑上网?

  “我说,你下次上网可以到我这里上,网吧不安全。”

  哦,这话到是出乎她的意料。

  “你电脑我又不会用。”

  “过来,我教你。”

  萧冬转身走进他的房间,打开电脑,输了一串数字进去。

  刘晓雅就跟在后面看着。

  她第一次走进这个房间。以前只是从外面看过去,感觉就是乱糟糟的。

  她可不是什么变态的偷窥狂,萧冬经常会开着门来着,从外面一眼就能看到。

  “呃,可以了,你来吧。”

  萧冬从凳子上站起来。

  这人还真小气,自己的电脑还设密码防谁呢?

  “密码是1.2.3.4.5.6.7.8.”

  无语。

  刘晓雅只差没当场吐血。谁会设这么简单的密码,不是多此一举吗?

  “你下次上网,记得密码就行。”

  哦耶…

  刘晓雅窃喜,在心里默念:既然当事人都这么说了,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就当是你吓到我的赔偿好了。

  “行了,行了,我会了,你去冲凉吧。我再玩会电脑。”

  刘晓雅指着房门,示意他该干嘛干嘛去。

  没想到他会大方地把电脑借给她玩。看来也不是那么小气嘛。

  见萧冬拿了衣服出去,刘晓雅赶紧坐下。这时候的她到真像个孩子。

  高兴的像个孩子。

  有免费的电脑玩就是好啊。可坐在电脑前刘晓雅却突然不知道要干嘛了。

  对了,听歌。

  打开酷狗播放器,发现里面算是张信哲的歌。

  他喜欢听张信哲的歌?还真看不出来。

  不过晚上听歌算不算是扰民啊,应该会被骂吧。想来想去还是算了,随后又找出在网吧没看完的那部电影。

  对于大部分的电视迷来说,相信有很多都是没有时间观念的。

  虽然看的是鬼片,但因为是搞笑版的,刘晓雅一边看一边哈哈大笑。完全沉醉在电影情节里。忘了此刻已经过了十二点,而且还是在萧冬的房间。

  “你看什么,那么好笑。”萧冬冲完凉走进来。

  刘晓雅一回头就看到他只穿了条短裤站在后面。

  吓得刘晓雅从凳子上站起来。

  “你干嘛不穿衣服啊。”

  没等萧冬反正过来,刘晓雅快速走出他的房间。

  这家伙怎么能在公共区域不穿衣服?

下一章  收房租的老头(上)

目录

本文由皇家国际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皇家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