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典故之燕王好乌成语传说,乌鸦与国师

作者:文学

燕王好乌成语故事_成语“燕王好乌”的典故出处和主人公是谁?

乌鸦,俗称老鸦,一种黑色的常见鸟。和大多数飞禽不同的是,人们在乌鸦身上赋予了特殊的文化意义。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乌鸦的象征意义并不相同,“乌鸦报喜,始有周兴”,故先秦时期乌鸦被看作是吉祥鸟;“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在儒家文化里,乌鸦承载的是孝道;而近代以来的中国,乌鸦逐渐成了恐惧、厄运和死亡的代名词,它的啼叫被认为是不祥之兆。

○鸽

《郁离子》:燕王好乌,庭有木,皆巢乌,人无敢触之者,为其能知吉凶而司祸主也。故凡国有事,惟乌鸣之听。乌得宠而矜,客至则群呀之,百鸟皆不敢集也。于是,大夫国人咸事乌。乌攫腐以食,腥于庭,王厌之。左右曰:“先王之所好也。”一夕,有鸱止焉,乌群睨而附之,如其类。鸱入宫,王使射之,鸱死,乌乃呀而啄之,人皆丑之。

国师有两个意义,原指我国历代被帝王尊奉的高僧,如禅宗的神秀,历唐武后、中宗、睿宗、玄宗四朝而为国师;现代一般指最高统治者的师爷,比较时髦的称谓是智囊,着名的吴市场、厉股份、王高参等皆属此类。传统国师较少参与政治,而现代国师简直就是政治的催情剂。

《说文》曰:鸽,鸠属也。

燕国国王爱好乌鸦,庭院里种植的树木,都被乌鸦筑上巢窝,人们没有一个敢触犯它们的,这是因为乌鸦能够预知吉凶而掌管祸福的缘故呀。因此,凡是国家有事,只依靠听乌鸦的叫声做决断。乌鸦因为得到宠爱而矜骄倨傲,有什么鸟飞来,它们就群起而攻之,所以百鸟都不敢停集在这里。于是,国内的人和士大夫们都恭恭敬敬地侍奉乌鸦。

乌鸦和国师似乎并无交集,顽石何以将二者相提并论?其实,乌鸦和国师关系密切着呢,诸君听我慢慢道来。

《后魏书》曰:崔光曾於门下省昼读经,有鸽飞集膝前,遂入于怀,缘臂上肩,久之乃去。道俗赞咏诗颂者数十人。

乌鸦喜欢抓取腐烂的动物尸体吃,弄得国王的庭院里腥臊恶臭,国王很讨厌这一点,左右官员们却对国王说:“乌鸦是开国祖先所喜爱的呀!”

前面已经说到,春秋战国时期,乌鸦的地位可高了!高到什么程度?和今天的国师地位相当,《淮南子》《左传》《史记》等典籍均有相关记载。明刘基在《郁离子》中还专门写了“燕王好乌”的故事:燕王认为乌鸦能测知吉凶和掌管祸福,所以特别喜爱乌鸦。宫廷里的树上全是乌鸦筑的巢,没有谁敢触动它们。举凡国家大事,燕王只听信乌鸦的鸣叫来做出决断。乌鸦得宠而自傲,客人到来就群起呀叫,百鸟都不敢来宫廷栖止。于是举国上下从大夫到百姓都饲养乌鸦。

《梁书》曰:侯景围台城,军士煮弩、熏鼠、捕雀食之。殿堂旧多鸽,群聚,至是歼焉。

一天晚上,有一只猫头鹰栖止在庭院里,乌鸦都侧目而视,并去靠近依附,像它的同类一样。猫头鹰飞进宫殿大声号叫,国王命令弓箭手去射它,猫头鹰被射死了,乌鸦便张口叫着去啄食它的肉,人们都耻笑猫头鹰愚蠢。

燕王眼里的乌鸦和现代国师是不是很像?都受到最高统治者宠爱、信任,无人敢撼动其地位;都参与密室政治,帮助主子谋划决断;都恃宠而骄,排斥同类;都使朝廷“腥臊并御,芳不得薄兮”;都被举国追捧,从而招摇撞骗肆无忌惮……最根本的是,乌鸦虽然被燕王认为是吉物,可实际上给大多数人带来的都是凶兆;而某些国师一番蝉噪鸦鸣之后,集体经济崩溃了,国有企业垮台了,农民成弱势群体了,几千万工人下岗了……二者何其相似乃尔!

《隋书》曰:文帝常宴达头可汗使者於武德殿,有鸽鸣于梁上。上命崔彭射之,既发而中。上大悦,赐钱壹万。

这是一幅辛辣的讽刺画。“乌鸦群”比喻朝中奸佞权臣。他们由于善于玩弄权术和诈术,骗取国王的宠爱和信任,因而能在朝中陷害忠良、为所欲为。尤其是可怕的是,他们有时还能乔装打扮,把自己改扮成忠良的模样,混在勇于直谏者的队伍里,利用国王的权势,把直谏的忠臣杀害,再去啄食忠臣的肉,作为自己邀功请赏的资本。“凡国有事,惟乌鸣之听”的现象存在时,这个国家必将面临灭亡的绝境。

对于国之大事决于乌鸦,今天的人都会觉得愚蠢可笑,可对政治经济咸决于类乌鸦国师,则大多习以为常,不亦悲乎!

又曰:杨素见赤鸽映棘,高二尺。

当然,寓言中的“鸱”也是一种食腐鼠的禽类,它未必专指“忠良”;但它能够栖止乌鸦群集的庭院,并敢于闯进宫中大声号叫,也颇表现出它的勇猛气概。

当然,没有糊涂的燕王,就不会出现奇葩的乌鸦。

《越绝书》曰:蜀有花鸽,状如春花。

皇家国际官网 1

戴祚《西征记》曰:祚至雍丘,始见鸽大小如鸠,色似鹦鹉,戏时两两相对。

○鸲鹆

《周礼》曰:鸲鹆不逾济,地气然也。(郑司农注云:不逾济,无妨于中国有也。)

《礼稽命徵》曰:孔子谓子夏曰:"群鹆至,非中国之禽也。"

《左传》曰:"有鸲鹆来巢",书所尾蘙。师已曰:"异哉!吾闻文成之世,童谣有之:'鸲之鹆之,公出辱之。鸲鹆之羽,公在外野,涂取之马。鸲鹆株株,公在乾侯,徵褰与襦。鸲鹆之巢,远哉遥遥。稠父丧劳,宋父以骄。(稠父,昭公,死,故丧劳也。宋父,定公,代玄以骄。)鸲鹆鸲鹆,往歌来哭。'(昭公生出,歌也;世还,坎蘙。)童谣有是。今鸲鹆来巢,其将及乎?"

《公羊传》曰:有鸲鹆来巢,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非中国之禽也,宜穴而巢。(何休注曰:鸲鹆犹权欲,此权臣喻妃自下居上之徵。)

《春秋考异邮》曰:鸲鹆者,飞行属于阳,夷狄之鸟,穴居于阴。

《异苑》曰:五月五日,剪鸲鹆舌,令学人语。

《山海经》曰:衡山多青雘,及鸲鹆。

《晋书》曰:镇西将军谢尚,字仁祖,善鸲鹆舞。

《幽明录》曰:晋司空桓豁在荆州,有参军剪五月五日鸲鹆舌,教令学语,遂无所不名。顾参军善弹琵琶,鸲鹆每立听移时。又善能效人语声。司空大会吏佐,令悉效四坐语,无不绝似。有生齆鼻语难学,学之不势,因内头於瓮中以效焉,遂与齆者语声不异。主典人于鸲鹆前盗物,参军如厕,鸲鹆伺无人,密白主典人盗物如干种,一二条列,衔之而未发。后盗牛肉,鸲鹆复白,参军曰:"汝云盗肉,应有验。"鸲鹆曰:"以新荷裹,著屏风后。"检之果获,痛加治。而盗者患之,以热汤灌杀。参军为植弹伤累日,遂请杀此人以报其怨,司空言曰:"原杀鸲鹆之痛,诚合治杀;不可以禽鸟故,极之於法。"令止五岁刑也。

《淮南万毕术》曰:寒皋断舌,可使语。(取寒皋,断其舌,即语。寒皋,一名鸲鹆。)

《唐书》曰:秘书少监崔行功,未得五品前,忽有鸲鹆衔一物入其堂,置案上而去,乃角袋玦。数日加大夫。

《荆楚岁时记》曰:五月鸲鹆子毛羽新成,俗好登巢取养之,以教其语,谓之花鹆。

○仓庚

《礼记》曰:仲春之月,仓庚鸣。

《毛诗》曰:春日载阳,有鸣仓庚。

又曰:仓庚于飞,熠熠其羽。

又曰:黄鸟于飞,集于灌木。

又曰:绵绵黄鸟,止于丘阿。

又曰:睨睆黄鸟,载好其音。

又曰:《黄鸟》,哀三良也。交交黄鸟,止于棘。谁从穆公?子车奄息。

《诗义疏》曰:黄鹂留也,或谓黄栗留。幽州谓之黄莺,或谓之黄鸟,一名仓庚,一名商庚,一名鵹黄,一名楚雀。齐人谓之搏黍,关西谓之黄鸟。常以椹熟时来,在桑间。此乃应节趣时之鸟。或谓之黄袍。

《尔雅》曰:仓庚、商庚、鵹黄、楚雀。

又曰:皇,黄鸟。(郭璞症曰:俗黄离留,亦名搏黍。)

《韩诗》曰:简简黄鸟,载好其音。

《说文》曰:离黄,仓庚也,鸣即蚕生也。

○戴胜

《礼记》曰:季春之月,戴胜降于桑。(郑玄注曰:蚕将生之候也。戴胜,趋织之鸟,是时恒在桑。言降者,若时始自天来,故重之。)

《尔雅》曰:鴔戴胜鵀也。(郭璞曰:鵀即头上胜也。亦呼为戴胜。鴔者,犹今〈复鸟〉鶝,语声转耳。)

《春秋考异邮》曰:孟夏,戴纴降。说辞曰:戴纴之为言戴胜也。阳衔表以期达,蚕珥丝在四月,故孟夏载纴出,以任气,成天津也。故戴纴出,蚕期起。(纴而戴之,明趋时急也。衔天表候,以期已至。惟蚕是务。珥,吐也。)

皇家国际官网,《孝经援神契》曰:戴纴下,蚕始生。

《魏志》曰:戴纴鸟巢张臶门阴。告门人曰:"夫戴鵀,阳鸟,而巢门阴,此凶祥也。"旬日而卒。

扬雄《方言》曰:燕之东北、朝鲜洌死戤间,鸠谓之鶝鴀。自关而东谓之戴纴。东齐海岱之间,谓之戴南。南,犹纴也。或谓之纺泽,或谓之辐。燕之东北、朝鲜洌死戤间,谓之〈或鸟〉々。(郭璞症《尔雅》曰:尸鸠,布谷,非戴胜也。《尔雅》纺在戴纴下,自别一鸟名尔。《方言》依此义,又失之。《广雅》同也。)

○扈

《诗》曰:交交桑扈,率场啄粟。(桑扈,窃脂也。《笺》云:窃脂,肉食,今无肉,自场啄粟,失其性也,不能以自治。)

又曰:交交桑扈,有莺其羽。(《诗义疏》曰:或说:有莺其羽,言虽小鸟,其莺然有文章。)

《左传》曰:郯子云:"少皞挚以鸟明遒。九扈为九农正,扈民尾迺者也。"(杜预注云:扈,止也。止民使不淫。)

《尔雅》曰:春扈颁鶞,夏扈窃玄,秋扈窃蓝,冬扈窃黄,桑扈窃脂,棘扈窃丹。行扈唶唶,宵扈啧啧。(郭璞症曰:诸扈皆以其毛色音声以名也。犍为舍人曰:颁鶞,主五土宜谷种树也。窃玄,黑色,移民去黄。窃扈,青,移民收敛。窃黄,色黄也,盖藏。窃丹,色赤,为民鸱鸟。行扈,昼行鸣。宵扈,夜行鸣。皆随四时,同依诸扈为节候也。啧音债。)

《山海经》曰:崌山有鸟焉,如鹗,赤身,白首,其名窃脂。(郭璞症曰:今呼青雀为窃脂,疑非此也。)

又曰:上申之山,鸟多当扈,状如鸠,以髯飞,食之,不眴目。

《淮南子》曰:马不食脂,桑扈不啄粟,非廉也。

左思《吴都赋》曰:四扈推移。(春秋冬夏四时鸟也。)

○百舌

《礼记》曰:仲夏之月,反舌无声。(郑玄注曰:反舌,百舌也。)

《左传》曰:郯子曰:"少皞鸟师而鸟名。祝鸠氏,司徒者也。"(杜预注:鵻鸠孝,故为〈具鸟〉司徒,主教民。)

《春秋保乾图》曰:江充之害太子,交啄反舌鸟入殿。(宋均注曰:交啄反舌,百舌鸟。)

《风土记》曰:祝鸠,反舌也。郑注《礼记》云:"反舌、百舌鸟。"糜信难曰:"案《纬书》:反舌,虾蟆也。昔於长安,与诸生共至城北水中取虾蟆,剥视之,其舌反成向。此则郑君得毋过乎?"乔夙答曰:"虾蟆五月中始得水,当聒人耳,何云无声?是知虾蟆非反舌鸟。"

《易通卦验》曰:反舌鸟,乃能反复其舌,随百鸟之音。

《周书》曰:芒种之日又五日,反舌无声;反舌有声,佞人在侧。

《孔子明镜》曰:国臣谋反,有反舌鸟入宫。

《淮南子》曰:人有多言,犹百舌之声。

《后魏书》曰:汝阴王天赐之孙庆和,为东豫州刺史,举城降梁,梁武以为北道总督。至项城,朝廷出师讨之,望风退走。梁武责之曰:"言同百舌,胆若鼷鼠。"遂徙合浦。

郭愔《百舌鸟诗》曰:百舌鸣高树,弄音无常则。借问声何烦?末俗不尚默。

○伯劳

《礼》曰:仲夏之月,〈具鸟〉始鸣。(郑云:〈具鸟〉,博劳。蔡邕《章句》:〈具鸟〉,伯劳,一曰伯赵,应时而鸣,为阴候也。)

《左传》曰:郯子云:"少皞时,伯赵氏,司至者也。"(杜预注曰:伯赵,伯劳也,夏至鸣,冬至止。)

《诗》曰:七月鸣〈具鸟〉。(郑玄注曰:伯劳鸣,将豪戤候。五月鸣,豳地晚寒。鸟物之候,从其气焉。)

《尔雅》曰:〈具鸟〉,伯劳也。(郭璞症曰:似〈豆鸟〉鹖而大。)

《大戴礼·夏小正》曰:五月,鴂则鸣。鴂者,伯鹩也。鸣者,相命也。

《广雅》曰:伯赵,〈具鸟〉也。

《易通卦验》曰:夏至、小暑,伯劳鸣。

《孟子》曰:南蛮鴂舌,博劳也。

《淮南万毕术》曰:伯劳使蛇蜿蝉。

又曰:伯劳守金,人不敢取。(取伯劳血以途金,人不敢取。)

《东方朔别传》曰:朔与弟子偕行,渴,令弟子扣道边家求饮,不知姓名,主人门门不与。须臾,见伯劳飞集主人门中李树上,朔谓弟子曰:"杆主人姓李名伯当,尔但呼李伯当。"果有李伯当应,即入取饮。

陈思王植《贪恶鸟论》曰:国人以伯劳鸟献诸庭者,侍臣谓曰:"世同恶伯劳之鸣,何谓也?"王曰:"《月令》:'仲夏,〈具鸟〉始鸣。'《诗》云:'七月鸣〈具鸟〉,七月,夏之五月。〈具鸟〉则博劳也。昔尹吉甫信后妻之谗,而杀孝子伯奇,其弟伯封求而不得,作《黍离》之诗。俗传云:吉甫后悟,追伤伯奇,出游於田,见异鸟鸣於桑,其声噭然。吉甫心动,曰:'无乃伯奇乎?'鸟乃拊翼,其声尤切。吉甫曰:'果吾子也。'乃顾曰:'伯奇劳乎?是吾子,栖吾舆;非吾子,飞勿居。'言未卒,鸟寻声而栖其盖。归入门,集于井幹之上,向室而号。吉甫命后妻载,弩射之,遂射杀后撇馛谢之。故俗恶伯劳鸣,言所鸣之家必有尸也。好事附名为之说,令俗人恶之,其实否也。伯劳以五月鸣,应阴气之动。阴为仁养,阴为残贼。伯劳,盖贼害之鸟也。屈原曰:'〈具鸟〉鴂之先鸣,使百草为之不芳。'其声〈具鸟〉〈具鸟〉,故以音名也。"

《晋书》曰:慕容垂之起於关东,岁在癸未。符坚之分氐户於诸镇也,赵整因侍,援琴而歌曰:"阿得脂博劳,舅父是仇绥。尾长翼短不能飞,远徙种人留鲜卑,一旦缓急语阿谁?"坚笑而不纳。至是,整言验矣。

《周书·时训》曰:芒种之日,螳螂生。又五日,〈具鸟〉始鸣;若不鸣,号令壅逼。

《兵书》曰:军行,卒见伯劳鸣军前后,贼来围吾军。伯劳鸣军中,军分散,有所配属。

京房《易妖占》曰:伯劳聚邑中,岁大水。伯劳鸣军中,师分而水且至。鸣于君之宫,凶。

《梦书》曰:伯劳为忧口舌,声可恶也。梦见伯劳,忧口舌也。

○斫木

《尔雅》曰:,斫木也。(郭璞症曰:斫木虫,因名。今斫木有两三种,在山中者大,有赤色。)

《临海异物志》曰:啄木,大如雀,喙足皆青,毛色正青,翠鸟类也。凡啄木异种,舌长二寸,杪有刺针。

《裴谐集·左氏诗》曰:南山有鸟,自名啄木。饥则缘树,暮则巢宿。无干於人,惟志所欲。此盖禽兽,性清者荣,性浊者辱。

《闽中名士传》曰:薛令之,唐开玄中为左补阙兼太子侍讲。时东宫官冷落,久次难进。令之题诗曰:"明月夜团团,照见先生盘。盘中何所有?苜蓿长阑干。饭涩匙难绾,羹稀箸易宽。只可谋朝夕,那能度岁寒?"明皇因幸春宫,见之,不悦,命笔酬之曰:"啄木嘴距长,凤皇毛遇狞憹。既嫌松桂寒,任逐桑榆暖。"令之遂投簪谢爵,徒步东还。

○鳭鹩

《尔雅》曰:鳭鹩剖苇。(郭璞症曰:好剖苇皮,食其中虫,因名之。鳭,音刀。)

又曰:桃虫,鹪;其雌,鴱。(注云:鹪{眇鸟},桃雀。俗呼为巧妇。)

《诗》曰:肇允彼桃虫,翻飞惟鸟。(注:桃虫,鹪鹩是也。故《尔雅》曰:桃虫,鹪也。微小黄雀,其雏化为蜩。故俗语曰:鹪鹩生蜩雀。《易林》亦谓:桃虫生蜩。或云:布穀生子,鹪鹩养之。)

《方言》曰:自关而东,谓之土雀,或谓之女匠。(今亦名巧妇,以东呼希母。)自关而西谓之鸋鴂。

《尔雅》云:〈卒鸟〉鴙,鵄鸮属也,非宁决音。自关而西谓之桑飞,或谓之蔑雀。

《庄子》曰:鹪鹩巢暑林,不过一枝。

《说苑》曰:孟常君寄客於齐王,三年不见用。客反见孟常君曰:"不知臣罪耶?君之过也?"孟常君曰:"缕因针而入,不因针而急。夫子之才必薄矣。"客曰:"不然。臣见鹪鹩巢於苇之苕,鸿毛着之,临危建之,工女不能为,可谓完坚矣。大风至,则苕折卵破者,其所托者使然也。"

《晋书》曰:张华素孤贫,为《鹪鹩赋》,成,阮籍见之,曰:"王佐之才也!"由是声名始着。

○巂

《尔雅》曰:巂,周也。(郭璞症曰:巂鸟。孙炎为燕别名。《风土记》亦云是赤口燕也。)

《蜀王本纪》曰:望帝使臣鳖灵治水。去后,望帝以其妻通,惭愧,且以德薄,不及鳖灵,乃委国授之,去。望帝去时,子规鸣,故蜀人悲子规鸣而思望帝。望帝,杜宇也,从天堕。

《临海异物志》曰:鷤〈圭鸟〉,一名田鹃。春三月鸣,昼夜不止,音声自呼。俗言:取母血途其口,两边皆赤,上天自言"乞恩"。至当陆子熟,鸣乃得止耳。

《吕氏春秋》曰:伊尹说云:"肉之美者,玙朽之翠。"

《异苑》曰:杜鹃始阳相推而鸣,先发声者便吐血死。昔有人山行,见一群寂然,即聊学其声,便呕血死。

○鵽

《尔雅》曰:鵽鸠,冠雉。(郭璞症曰:鵽,大如鸽,似雌雉,鼠脚,无后指歧。为鸟憨急,群飞。出北方沙漠地。)

《庄子》曰:青鵽爱子忘亲。(司马彪注曰:鵽鸟专爱其子,而忘其母也。)

《唐书》曰:高宗时,突厥犯塞。初,突厥之未叛也,有鸣鵽群飞入塞,相继蔽野,边人相惊,曰:"杆鸟一名突厥雀,南飞,突厥犯塞之候也。"及是春,还复北飞,至灵夏之北,悉堕地而死,视之,则无头矣。裴行俭问於右史苗神答曰:"鸟兽之祥,乃应人事,何也?"对曰:"人虽最灵,而禀性含气同於万类,故吉凶兆於彼,祸福应於此。圣王受命,龙凤为嘉瑞者,和气同也。故汉祖斩蛇,而验秦植地亡;仲尼感麟,而知己之将死。夷羊在牧,殷纣以灭;雊鹆来巢,鲁昭出奔;鼠舞端门,燕刺诛死;大鸟飞集,昌邑以败。是故君子虔恭寅畏,动必思义。虽在幽独,如承大事。知神明之照临,惧患难之及已也。雉升鼎耳,殷宗侧身以修德;鵩止坐隅,贾生作赋以叙命。卒以伍录者,德胜祥也。"

○鸮

《毛诗》曰:《鸱鸮》周公救乱也。鸱鸮鸱鸮,既取我子,伍沦我室!

《诗义疏》曰:鸱鸮,似黄雀而小,喙刺如锥。取茅为巢,以麻紩之,如刺絑靴,县着树,或一房,或二房。幽州谓之鸋鴂,或曰女匠。关东谓之工雀,关西谓之蔑雀,或谓巧女。

《尔雅》曰:鸱鸮,鸋鴂。

○鸱

《春秋运斗枢》曰:玉衡星散为鸱。

《庄子》曰:鸱得腐鼠,鹓橱妪之,仰而视之。

又曰:鵄,嗜鼠之鸟也。

《淮南子》曰:虞氏者,梁富人也。登高楼,临大路,设乐陈酒,博於其上。游侠相随行楼下。博者射中而笑,飞鸢堕腐鼠而中游侠。侠相与语曰:"虞氏富人,奚有轻人掷昃,乃辱我以腐鼠!"其夜乃杀虞氏,大灭其家。此谓类非也。

《淮南万毕术》曰:鸱脑令鸡自伏。(取鸱脑以途鸡,即自伏不能起也。)

《吕氏春秋》曰:乱国之妖,市有舞鸱。

《盐铁论》曰:泰山之鸱,啄腐鼠於穷泽,非有害於人也。今有同盗主财而食之焉,得若泰山之鸱乎?

《后魏书》曰:孝武即位,蠕蠕诸番并遣使朝贡,帝临轩宴之。有鸱鸟飞鸣於殿前。帝素知窦炽善射,因欲矜示远人,乃给炽御箭两支,命射鸱,应弦而落。诸番人咸叹异焉,帝大悦。

《列仙传》曰:李仲甫夜卧床氏,或为鸱鸟跱架上。后至沓县臣山上候北风,当飞度南海。山上有罗鹰者罗得鸱,视之,仲甫也。后留更三年,自云涂去仑去。

○茅鸱

《尔雅》曰:狂,茅鸱。(郭璞症曰:〈尨鸟〉鸱也,似鹰而白。孙炎曰:大目鸺鹠也。)

《广雅》曰:卢鸺、茅鸱,鸠也。

《左传》曰:叔孙食庆穆子封,庆封汜祭,穆子不实,使工为之诵《茅鸱》,(《茅鸱》,逸诗,刺不敬。)亦不知。

○鸢

《礼记》曰:前有尘埃,则载鸣鸢。

《毛诗》曰:鸢飞旆觎,鱼跃于渊。

《尔雅》曰:鸢鸟丑,其飞也翔。

《汉书》曰:成帝河平玄年,太山有鸢,焚其巢,子堕地,黑色。

《东观汉记》曰:马援击交趾,下潦上雾,毒气上蒸,仰视乌鸢,跕跕堕死晷。

《梁书》曰:永安侯萧礭,字仲正,少好弓马。人有笑者,礭谓之曰:"吾当为国家破贼,故预习之。"每临阵对敌,意气安详,带甲据鞍,自朝至夕,驰骤往返,不以为劳。侯景袄戤,恒在左右。常从景出猎,见飞鸢,景众射之,莫能中。礭射之,应弦而落。自是王伟忌之。

《隋书》曰:崔彭善射。达头可汗遣使于上曰:"请得崔将军一与相见。"上曰:"杆必善射闻于虏庭,所以来请耳。"遂遣之。及至匈奴中,可汗召善射者数十人,因掷肉于野,以集飞鸢,遣其善射者射之,多不中。复请彭射之,连发数矢,皆应弦而落。突厥相顾,莫不叹服。可汗留彭不遣百余日,上赂以缯彩,然后得归。

又曰:长孙晟引启民可汗归附,赐射于武安殿。选善射者十二人,分为两列。启民曰:"臣有长孙大使得见天子,今日赐射,愿入其列。"许之。给晟箭六支,发皆入鹿。启民列竟胜。时有鸢群飞,上曰:"公善弹,为我取之。"十发俱中,应丸而落。是日百官获赍,晟独居多。

《博物志》曰:汉旧使綦国,送鸢卵给太官。

《晋中兴书·征祥说》曰:永和九年,吴郡献白鸢。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皇家国际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皇家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