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艺术学之日用本草,本草从新

作者:文学

味酸寒。

味酸寒。

《武威汉代医简》 ( 以下简称《医简》 ) 在中医药 学发展史中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其中简 68 所载 内容及其与牍 86 甲、 乙的关系, 学界鲜有讨论, 本文 试对其做简要分析。1 《医简》 68 所载内容与麻风病的治疗有关 麻风古称“疠” , 字又作“癞” 。《说文解字》 : “疠, 恶疾也 。 ” 《玉 》 : “疠, 恶病也。 ” 《春秋公羊传 》 : “秋, 盗杀卫侯之兄辄。母兄称 兄, 兄何以不立? 有疾也。何疾尔? 恶疾也。 ” 何休 注曰 : “恶疾谓瘖、 聋、 盲、 疠、 秃、 跛、 伛, 不逮人伦之 属也。 ” 说明“恶疾” 一词不专指“疠” , “疠” 仅为诸 多 “恶疾” 中的一种 。“疠” 在《内经》 中又被称为 “疠风 ” “大风” , 且论述散见于各篇。如 《素问 · 脉要 精微论 》 : “脉风成为疠 。 ” 《素问·风论》 载 : “疠者, 有荣气热胕, 其气不清, 故使其鼻柱坏而色败, 皮肤 疡溃, 风寒客于脉而不去, 名曰疠风, 或名曰寒热。 ” 《素问 · 长刺节论》 曰 : “病大风, 骨节重, 须眉堕, 名 曰大风。刺肌肉为故, 汗出百日, 刺骨髓, 汗出百日, 凡二百日, 须眉生而止针 。 ” 《灵枢·四时气》 : “疠风 者, 素刺其肿上。已刺, 以锐针针其处, 按出其恶气, 肿尽乃止。 ” 综合《内经》 所论可知“疠” ( 或疠风、 大 风) 所见症状有须眉脱落、 鼻柱崩坏、 颜色衰败、 皮 肤疡溃、 骨节重等。《睡虎地秦墓竹简 · 封诊式 · 疠 》 : “爰书: 某里典 甲诣里人士五 丙, 告曰 : ‘疑 , 来诣。 ’ 讯 丙, 辞曰 : ‘以三岁时病疕, 麋 突, 不可智 。 其可 病, 毋 它坐。 ’ 令医丁诊之, 丁言曰: ‘丙毋 , 艮本绝, 鼻腔坏。刺其鼻不疐 。肘膝□□□到□两足下奇 , 溃一所。其 手毋胈。令 , 其音气败。 。 ’ [1 ] ” 其大 意是里典甲怀疑士伍丙患有“疠” 而将其送官, 审讯 时士伍丙自诉三岁时曾患疮疡而眉毛脱落。官方命 医丁查验士伍丙, 医丁根据士伍丙没有眉毛、 鼻柱断 绝、 鼻腔塌陷、 以物刺激鼻腔不打喷嚏、 肘膝等关节 机能障碍、 两足不能正常行走、 身体局部有一处皮损 溃烂、 手部汗毛脱落、 大声呼号时声音嘶哑等症状得 出其确患有麻风病的结论。秦简《封诊式》 关于 “疠” 症状表现的记载较 《内经》 具体而微, 是笔者所 见最为全面的文献记载。麻风病诸多症状表现, 在古籍中多为人们提及 的是该病毁形损颜特征, 如须发 脱落、 鼻 柱塌陷和皮损溃疡, 这些也都是古人判断麻风病的 重要依据。张家山汉简《脉书》 M1· 51: “四节疕如 牛目,糜突,为疠。[2 ] ” 以身体疮疡、 眉毛脱落为诊 断麻风病的重要依据。 《医简》 68: “六日胫中当恿, 恿至足下, 伤脓出, 逐 服之。卅日知愈, 六十日须麋生, 音声虽嘶败 能复精, 鼻柱。 ” 其所载方剂主治病症表现有胫至足痛 疼、 溃脓、 须眉脱落、 声音嘶败 , 虽为残简, 但据 其语境当兼有鼻柱的某些异常。服用某方剂, 三十日 痛疼、 溃脓等症状减轻, 六十日脱落的须眉重新长出。 如果继续服用该方剂, 原声音嘶败的症状将消失, 声 音恢复清亮 ; “鼻柱” 紧随上文, 根据文意来看, 鼻柱异 常的症状亦当有所改善。综合上文考虑 , 《医简》 68 简所载当是一则治疗麻风病的方剂。2 《医简》 68 与牍 86 甲、 乙的相关性讨论《医简》 68 残损严重, 除保留部分服药疗效之 外, 方中药味、 剂量、 服用与调护法度尽皆灭失。 《医简》 86 甲 : “/恶病大风方: 雄黄、 丹沙、 礜石、 □兹 石、 玄石、 消石, /长/一两, 人参/, 捣之各异斯/三重 盛药□□三石□□□。 ”86 乙为 86 甲之续, 其文 曰 : “/热/上□□十/饭药以/猪肉鱼辛, 卅日知, 六 十日愈, /皆落, 随皆复生/虽折能复起, 不仁皆仁。 ”据其大意是服 “恶病大风方” 的注意事项及效果, 其 中服药效果与《医简》 68 略异。据牍 86 甲、 乙的内 容来看, 该方主治麻风病当无疑问 [3- 5 ] 。该简虽有 残损, 但尚可大体了解其方剂组成为雄黄、 丹沙、 礜 石、 磁石、 玄石、 消石等众石药, 再加人参若干, 为以 攻为主、 攻补兼施的方剂。如上可知 , 《医简》 简 68 与牍 86 甲、 乙当有一 定联系, 甚或二者所载本同, 只不过载体各异且行文 有所损益罢了。3 唐以前攻治麻风病用药特点关于麻风病的诊断, 上述《睡虎地秦墓竹简·封 诊式 · 疠》 当是目前所见有关麻风病诊断之最早案 例, 其所载诊断标准已如此成熟, 较传世文献《内 经》 更全面、 具体, 反映出秦时医家对麻风病的认识 水平。对于麻风病的病因病机阐述以目前所见之文 献来看, 当以《内经》 所论为最早, 具体内容已如上 述, 不赘。关于麻风病人的处置, 有文献可查者最早可追 溯到秦汉时期, 传世文献未见太多记载, 出土文献 《睡虎地秦墓竹简》 载有 3 条有关处置“疠” 疾患者 的法律条文, 兹摘录如次 。《睡虎地秦墓竹简·法律 答问》 121 简 : “ ‘疠者有罪, 定杀 。 ’ ‘定杀’ 何如? 生 定杀水中之谓也。或曰生埋, 生埋之异事也。 ” [1 ] 释文又 122 简 : “甲有完城旦罪, 未断, 今甲疠, 问甲 何以论? 当迁疠所处之; 或曰当迁迁所定杀。 ” [1 ] 释文又 123 简 : “城旦、 鬼薪疠, 何论? 当迁疠迁 所。 ” [1 ]释文122 说明秦时罪犯患有麻风病皆须送至“疠 所” ( 或 “疠迁所” ) 隔离起来, 有些还要置水中淹死 或者活埋。这是秦时针对罪犯患麻风病的处置方 法, 至于彼时“良民” 患麻风病如何处置, 文献未作 说明 。《大戴礼记 》 : “女有五不取” , 其中 “世有恶疾 不取 ” , “世有恶疾者, 为其弃于天也” ; 又说“妇有七 去” , 其中 “有恶疾去 ” , “有恶疾, 为其不可与共粢盛 也” 。笔者据此推想, 麻风病在当时既然被目为“不 逮人伦” 的“恶疾” , 所以保守地说, 即使是良民患 “疠” , 患者要么因遭世人厌弃而消极遁世, 要么也 被送 “疠所” 隔离, 病轻能治者则予以诊治, 病重难 治者当不免于被淹死或者活埋。关于麻风病的治疗, 当以《素问 · 长刺节论》 《灵 枢 · 四时气》 所载针刺疗法为最早, 其内服方药的记 载, 当属 《医简》 68 与 86 甲、 乙为最早。如上所知, 《医简》 86 甲、 乙所载“恶病大风方” 是一则以多味 石药为主的方剂, 这一组方治疗仅代表《医简》 一家 之言, 还是当时的医界通例需要考证清楚。 《周礼 》 : “疡医掌肿疡、 溃疡、 金疡、 折疡之祝 药、 劀杀之齐。凡疗疡, 以五毒攻之, 以五气养之, 以 五药疗之, 以五味节之。 ” 较《医简》 成书时间稍晚的 郑玄注解上文曰 : “肿疡, 痈而上生创者。溃疡, 痈 而含脓血者。金疡, 刃创也。折疡, 踠跌者。祝当为 注, 读如注病之注, 声之误也。注谓附着药。刮, 刮 去脓血。杀谓以药食其恶肉 。 ” “止病曰疗。攻, 治 也。五毒, 五药之有毒者。今医方有五毒之药, 作 之, 合黄堥, 置石胆、 丹砂、 雄黄、 礜石、 慈石其中。烧 之三日三夜, 其烟上着, 以鸡羽扫取之。以注创, 恶 肉破, 骨则尽出。 ” 可知东汉时以石胆、 丹砂、 雄黄、 礜石、 慈石等众石药组方治疗痈肿疮疡( 此亦为麻 风病的主症) 是通行的做法。皇甫谧在《针灸甲乙经》 序中称 : “仲景见侍中 王仲宣, 时年二十余, 谓曰: 君有病, 四十当眉落, 眉 落半年而死。令服五石汤可免。仲宣嫌其言忤, 受 汤勿服。居三日, 见仲宣谓曰: 服汤否? 仲宣曰: 已 服。仲景曰: 色候固非服汤之诊, 君何轻命也皇家国际官网,! 仲宣 犹不信。后二十年果眉落, 后一百八十七日而死, 终 如其言。 ” 王粲 患有麻风病已成学界共 识 [3, 6 ] , 惟张仲景所谓 “五石汤” 于《伤寒杂病论》 未 载, 学界对此聚讼不断 。《本草图经·银屑》 曰∶“惟 葛洪 《肘后方》 治痈肿五石汤中用之。 ” 可知苏颂所 见葛洪 《肘后方》 以 “五石汤” 治疗痈肿。如上所知, 痈肿为麻风病的常见症状, 苏颂所见葛洪《肘后方》 中 “五石汤” 当亦用治麻风病, 惟其 “五石汤” 的组成 仍不得而知 。《抱朴子》 : “又有九光丹, 与九转异 法, 大都相似耳。作之法, 当以诸药合火之, 以转五 石。五石者, 丹砂、 雄黄、 白礜、 曾青、 慈石也。 ” 又 “五石者, 雄黄、 丹砂、 雌黄、 矾石、 曾青也。 ” 葛洪两 说 “五石” 内容略异, 说明“五石” 究竟指哪 5 种石 药, 当时并无明确、 统一的意见。《医简》 86 甲、 乙 : “恶病大风方” 中六石药、 郑 玄 “五毒” 所统五石药以及葛洪所谓“五石” 所指不 尽相同 。《针灸甲乙经 · 序》 所言张仲景用治麻风病 的 “五石汤” 、 苏颂所见葛洪 《肘后方》 中用治痈肿的 “五石汤” 具体使用了哪 5 种石药不得而知, 但上述 均运用多味石药攻治麻风和痈肿疮疡却是不争的事 实 。《备急千金要方》 称大麻风为恶疾大风, 以石灰 酒治之 :“主生毛发须眉, 去大风。 ” 章太炎在 《论狐惑 及疠》 中说 :“是即仲景用五石意也。 ” 可见自两汉以 迄隋唐, 运用像 “恶病大风方 ” “五石汤 ” “石灰酒” 之 类以石药为主的方剂攻治麻风病实为医界通例。参考文献:[1] 睡虎地秦墓竹简整理小组. 睡虎地秦墓竹简[M]. 北京: 文 物出版社, 1990:156.[2] 高大伦. 张家山汉简 《脉书》 校释[M]. 成都: 成都出版社, 1992: 33.[3] 李牧. 麻风第一方考[J]. 中华医史杂志, 1995, 49 : 85.[4] 张延昌. 武威汉代医简注解[M]. 北京: 中医古籍出版社, 2006: 151- 152.[5] 甘肃省博物馆, 武威县文化馆. 武威汉代医简[M]. 北京: 文 物出版社, 1975: 16.[6] 王树芬. 论张仲景诊王仲宣一案的真实性及其价值[J]. 中 华医史杂志, 1997, 51 : 29- 31.

主明目,目痛,金创,诸癎痉,女子阴蚀,痛,石淋,寒热,崩中下血,诸邪毒气,令人有子。炼饵服之,不老,久服,增寿神仙。能化铁为铜,成金银。一名毕石,生山谷。

主明目,目痛,金创,诸癎痉,女子阴蚀,痛,石淋,寒热,崩中下血,诸邪毒气,令人有子。炼饵服之,不老,久服,增寿神仙。能化铁为铜,成金银(御览引作合成)。一名毕石,生山谷。

《吴普》曰:石胆神农酸,小寒;李氏,大寒;桐君辛有毒;扁鹊苦无毒(《御览》引云,一名黑石,一名铜勒,生羌道或句青山,二月庾子辛丑采)。

吴普曰:石胆神农酸,小寒;李氏,大寒;桐君辛有毒;扁鹊苦无毒(御览引云,一名黑石,一名铜勒,生羌道或句青山,二月庾子辛丑采)。

《名医》曰:一名黑石,一名碁石,一名铜勒,生羌道,羌里,句青山,二月庚子辛丑日采。

名医曰:一名黑石,一名碁石,一名铜勒,生羌道,羌里,句青山,二月庚子辛丑日采。

案《范子计然》云:石胆出陇西羌道;陶宏景云:仙经一名立制石,《周礼》疡医,凡疗疡以五毒攻之;郑云:今医方有五毒之药,作之合黄,置石胆丹沙,雄黄,矾石,慈石,其中,烧之三日三夜,其烟上著,以鸡羽扫取之,以注创,恶肉破骨则尽出;图经曰:故翰林学士杨亿尝笔记直史馆杨嵎,有疡生于颊,人语之,依郑法合烧,药成。注之疮中,遂愈。信古方攻病之速也。

案范子计然云:石胆出陇西羌道;陶宏景云:仙经一名立制石,周礼疡医,凡疗疡以五毒攻之;郑云:今医方有五毒之药,作之合黄,置石胆丹沙,雄黄,矾石,慈石,其中,烧之三日三夜,其烟上著,以鸡羽扫取之,以注创,恶肉破骨则尽出;图经曰:故翰林学士杨亿尝笔记直史馆杨嵎,有疡生于颊,人语之,依郑法合烧,药成。注之疮中,遂愈。信古方攻病之速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神农本草经》目录

本文由皇家国际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皇家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