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本体与本体的用,古典管理学之太平御览

作者:文学

○元气

节选自《列子·天瑞篇》

(8.2)第165天。《列子》天瑞

皇家国际官网,《三五历记》曰:未有天地之时,混沌状如鸡子,溟涬始牙,濛鸿滋萌,岁在摄提,元气肇始。

子列子曰:“昔者圣人因阴阳以统天地。夫有形者生于无形,则天地安从生?故曰: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太易者,未见气也;太初者,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质之始也。气形质具而未相离,故曰浑沦。浑沦者,言万物相浑沦而未相离也。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循之不得,故曰易也。易无形埒,易变而为一,一变而为七,七变而为九。九变者,究也,乃复变而为一。一者,形变之始也,清轻者上为天,浊重者下为地,冲和气者为人;故天地含精,万物化生。”

1、白话:列子说,上古得道的人凭借阴阳法则代号总结宇宙万象。宇宙的万有都是由空而来,那么天地怎么来的?因为: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太易是气还没有形成的以前状态(能);太初是那一股气冒出来的状态(量);太始是气变有形的状态;太素是形成了物质。气形质具足互相都有关系,它叫浑沦。浑沦是万物互变形成的关系。看是看不见,听是听不到,找是得不到,它叫易(宇宙万有本体)。易没有形象、界限、边际,易变化成为一(气),再变为七份(都在上是八卦),七个变化加上本体与一变是九,九到了极点又是一个一(十、百、千都是另一个单元,也是一)。一是变化成型的开始,青阳气向上升变成天,重浊的气向下走构成物质,中气是形成人有生命的(冲和气就是中气,中央之气,中和了一切的气);天地间含有精(气跟质俩种交流的变化所生),构成天地万物。

又曰:清轻者上为天,浊重者下为地,冲和气者为人。故天地含精,万物化生。

“易有太极,是生两仪”

2、得道的人,都是什么人?就是明白天地法则,宇宙根本的人。那天地法则,宇宙根本是无中生有的,这个无就是零,你说它没有它存在,你说它有它是零,这个零能变万有,但是呢?他本身是没有。

《河图》曰:元气闿阳为天。

3、本体起用的四个阶段,能、量、形、质。可以对应西方自然科学十九世纪以后,研究物理化学的,由源子、电子、质子、中子等,有形的微粒子越做越细微,又推出了超炫理论。本体是什么呢?是零,本体起用的四个阶段形成了浑沦。从本体一动形成气,又变成形体,又变成物质。解释浑沦再后来又称为太极的,是阴阳、天地即将分明之前的状态。

又曰:元气无形,汹汹蒙蒙,偃者为地,伏者为天也。

4、宇宙法则谓之易,有简易、变易、不易,简易表示文化知识到了最高,就越简化、越简单。变易是宇宙万有一切都在变化,没有一个固定不变的东西,随时变、随地变,一定变去。不易呢?虽然在变,形而上有一个不变的,永远变不了。最高形而上的那个本体,所谓太易,就是一股力量,这个力量自他不二,上古叫它为易。

《礼统》曰:天地者,元气之所生,万物之所自焉。

5、卦者挂也,是宇宙间现象挂在哪里。这个本体的道本没有,一动就有了,道一动就有个道,本身就是一。一怎么生二呢?一本来有相对的二,有了二就有了三。一切变化都有相互关联,相互关系就谓之交,到了极点,就是另外单元成为起点了。

《孝经左契》曰:元气混沌,孝在其中。

6、相互关联就有了数,又有了变数。那人就是天地间的变数,天地人三才。人体本身具备各种气,儒家讲学问是变化气质,就像鸡蛋一样,它本来就是有蛋清蛋黄的,那个状态是形的状态,形在发展成为质,鸡蛋就有了鸡。这精是先天之精,能孕育生命,无形象的,不是男女的精,那是有形。,后天的。

《汉书·律历志》曰:黄锺,黄者,中之色。故阳气施於下泉,孳萌万物,为六气元也。故以黄色名元气焉。

提示:我所阐述的都是学来的,极少是自己的,说到底是一部分自身的笔记总结,成为一个小系统。

又曰:太极运三辰五星於上,元气转三统五行於下。

原文:子列子曰:“昔者圣人因阴阳以统天地。夫有形者生于无形,则天地安从生?故曰: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太易者,未见气也;太初者,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质之始也。气形质具而未相离,故曰浑沦。浑沦者,言万物相浑沦而未相离也。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循之不得,故日易也。易无形埒,易变而为一,一变而为七,七变而为九。九变者,究也,乃复变而为一。一者,形变之始也,清轻者上为天,浊重者下为地,冲和气者为人;故天地含精,万物化生。”

《家语》曰:夫礼必本之太一,太一分为天地,转为阴阳,变为四时,列为鬼神。

......文章完......

《淮南子》曰:道始生虚廓,虚廓生宇宙,宇宙生元气,无有涯垠。清阳者,薄劘而为天。

一、微信公众号:诗画小说

又曰:古未有天地之时,惟象无形,幽幽冥冥,茫茫昧昧,幕幕闵闵,鸿濛澒洞,莫知其门。有二神混沌生。(高诱注曰:二神,经天营地之神。)经天营地,孔乎莫知其终,滔乎莫知其所止息。於是乃别为阴阳,离为八极。刚柔相成,万物乃形。

二、冷川私人QQ或微信:664008890

《遁甲开山图》曰:有巨灵者,遍得元神之道,故与元气一时生混沌。

又曰:南溟之山,金堂玉室,上无元气,实滋神化。

又曰:丽山氏分布元气,各生次序,产生山谷。

《帝系谱》曰:天地初起,溟涬濛鸿,即生天皇,始万八千岁,以木德王。

《十洲记》曰:昆陵,昆仑山也。上有金台玉阙,亦元气之所合,天帝之居治处。

《六韬》曰:天之为天远矣,地之为地久矣。万物在其间,各自利,何世莫之有乎?夫使世俗皆能顺其有,是乃溟涬濛鸿之时,为王故莫之能有。七十六圣发起,其所系天下而有之,岂一日哉!

杨泉《物理论》曰:扬雄非浑天而作盖天,圆其盖左转,日月星辰随而东西。桓谭难之,雄不解。此盖天者,复难知也。元气皓大,则称皓天。皓天,元气也,皓然而已,无他物焉。

扬雄《檄灵赋》曰:自今推古,至於元气始化,古不览今,名号迭毁,请以《诗》《春秋》言之。

又《解嘲》曰:《太玄》五千文,支叶扶疏,独说十馀万言,深者入地底,高者出苍天,大者涵元气,纤者入无伦。

班固《东都赋》曰:万乐备,百礼暨,皇情浃,群臣醉,降烟煴,调元气。

又《汉颂论功歌诗》曰:后土化育兮四时行,修灵液养兮元气覆。冬同云兮春霡霂,膏泽洽兮殖嘉穀。

张衡《玄图》曰:玄者,包含道德,构掩乾坤,橐籥元气,禀受无原。

陈思王《魏德论》曰:元气否塞,玄黄渍薄,星辰逆行,阴阳舛错,国无完邑,陵无掩椁,四海鼎沸,萧条沙漠。

又《七启》曰:有形必朽,有端必穷,茫茫元气,谁知其终。

孙楚《石人铭》曰:大象无形,元气为母,杳兮冥兮,陶冶众有。

陆机《云赋》曰:摅神景於八幽,合洪化於烟煴,充宇宙以播象,协元气而齐勋。

潘岳《西征赋》曰:古往今来,邈矣悠哉,寥廓惚恍,化一气而甄三才。

○太易

《老子》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易乾凿度》曰:夫有形者,生於无形;故有太易者,未见气也。

《帝王世纪》曰:天地未分,谓之太易。

《列子》曰:夫有形者生於无形,则天地安从生?故有太易、太初、太始、太素。(此有物之始,自微至著,变化自相因袭)太易者未见气也(易者,不穷滞之称,凝寂于太虚之域,将何见乎?即如《易系》之太极、老氏之混成。)太初者气之始也,(阴阳未判。下句所谓浑沦。)太始者形之始也,(阴阳既判,品物流形。)太素者质之始也。(质,性也。既为物矣。则方圆刚柔静躁各有其性。)气质具,未相离,(此直论气之形质,不复说太易,为三者宗本。下句别自明之。)故曰浑沦。浑沦者,言万物相浑沦而未相离也。(虽浑然一气不相离袭,而三才之道实潜兆乎其中。沦,语助也。)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循之不得,故曰易也。易无形畔,(老子曰:视之不见名曰希而曰易。易,简之别称也。太易之义如此而已,故能为万物宗,性真一而不变也。)易变而为一,(所谓易者,窈冥忽恍,不可变也。一气持之而化变,故寄名变也。)一变而为七,七变而为九。九,变者之究也,(究,穷也。一变而为七九,不足以次数者全,举阳数顾其都会也。)乃复变而为一。一者,形变之始。(既涉於有形之域,理数既终,乃复反而为一。反而为一,归形变之始也。此盖明变化往复无极)

○太初

《易乾凿度》曰:太初者,气之始也。

《帝王世纪》曰:元气始萌,谓之太初。

《诗推度灾》曰:阳本为雄,阴本为雌,物本为魂。(宋均注曰:本即原也,变阴阳为雌雄魂也。亦言未有形也。皆无兆朕,故谓之气。)雄生八月仲节,号曰太初,行三节。(节犹气也。太初者,气之始也。必知生八月仲者,据此时荠夌生以为验也。阳生物行三节者,须雌俱行物乃著也。)

《广雅》曰:太初,气之始也。清浊未分。

《庄子》曰:太初有无,(言太古之初,上下未形,所有者无。)无有无名。(既无有形,人无有名。)一之所起,有一而未形。物得以生,谓之德。

《淮南子》曰:稽古太初,人生於无,(当太初天地之始,人生於无形,无形生有形也。)成形於有,有形而制於物。

扬雄《檄灵赋》曰:太易之始,太初之先,冯冯沉沉,奋搏无端。

王阜《老子圣母碑》曰:老子者,道也。乃生於无形之先,起於太初之前,行於太素之元,浮游六虚,出入幽冥,观混合之未别,窥清浊之未分。

陈思王《魏德论》曰:在昔太初,玄黄混并,浑沌濛鸿,兆朕未形。

阮籍《孔子诔》曰:养徒三千,升堂七十,潜神演思,因史作书,考混元於无形,本造化於太初。

又《大人先生传》曰:太初真人,惟太之根,专气一志,万物以存。

又曰:驰骛乎太初之中,休息乎无为之宫。太初何始,无后无先。

○太始

《易乾凿度》曰:太始者,形之始也。

又曰:雌生戌仲,号曰太始,雄雌俱行三节。(俱行,起自戌仲至亥。)

《帝王世纪》曰:气,形之初,谓之太始。

《楚辞·天问》曰:遂古之初,谁传道之?(王逸注曰:初,始也。太始之元,虚廓无形,神物未生,谁传此道。)上下未形,何由考之?(言天地未分,混沌无根,谁考述而知也。)

张衡《玄图》曰:玄者,无形之类,自然之根,作於太始,莫之与先。

阮籍《大人先生传》曰:登乎太始之前,览乎忽漠之初,虑周旋於无外,志浩荡而遂舒。

○太素

《易乾凿度》曰:太素,质之始也。

又曰:雄含物魂,号曰太素。(雌雄俱行,故能含物魂而生物也。独言雄雌,主於阳故也。)

《帝王世纪》曰:形变有质,谓之太素。太素之前,幽清寂寞,不可为象,惟虚惟无,盖道之根。道根既建,犹无生有,太素始萌,萌而未兆,谓之庞洪,盖道之幹。道幹既育,万物成体,於是刚柔始分,清浊始位,天成於外,而体阳故圆以动,盖道之实。

《礼斗威仪》曰:二十九万一千八百四十岁而反太素冥茎,盖乃道之根也。

《礼含文嘉》曰:推之以上元为始,起十一月甲子朔旦,夜半冬至,日月五星俱起牵牛之初。(郑玄注:上元,太素已来至所求年。)

《广雅》曰:太素,质之始也,已有素朴而未散也。

《乐动声仪》曰:作乐制礼时,有五音始於上元,戊辰夜半冬至,北方子。(郑玄注曰:戊辰土位,土为宫,宫为君,故作乐尚之以为始也。夜半子,亦天时之始。礼稽命微起於太素,十一月阏逢之,曰岁在摄提格之纪,是云作乐制礼,盖作乐则有礼,通其文耳。)

张衡《灵宪注》曰:太素之前,幽清玄静,寂寞冥默,不可为象,厥中惟灵,如是者永久焉,斯谓冥茎,盖乃道根,道根既建,由无生有,太素始萌,萌而未兆,并体同色,坤屯不分。

陈思王《髑髅说》曰:昔太素氏不仁,劳我以体,苦我以生,今也幸变而之死,是反吾真也。

又《魏德论》曰:不能贯道义之精英,穷混元于太素,亦以明矣。

又《魏文帝诔》曰:皓皓太素,两仪始分,冲和产物,肇有人伦。

又《大暑赋》曰:壮皇居之瑰玮兮,步八闳而为宇。节四运之常气兮,逾太素之仪矩。

阮籍《通老论》曰:圣人明於天人之理,达於自然之分,通於治化之体,审於大慎之训,故君臣垂拱完太素之朴,百姓熙怡保性命之和。

又《诗》曰:焉得松乔,熙神太素,逍遥区外,登我年祚。

又《老子赞》曰:阴阳不测,变化无伦,飘飖太素,归虚反真。

陆机《孙权诔》曰:皇圣应期,有命太素,承乱下萌,清难天步。

又《浮云赋》曰:集轻浮之众采,厕五色之藻气。贯元虚於太素,薄紫微而竦戾。

又《诗》曰:太素卜令宅,希微启奥基。玄冲纂懿文,虚无承先师。

又《诗》曰:澄神玄漠流,栖心太素域。弭节欣高视,俟我大梦觉。

《顾公直答陆机》曰:恢恢太素,万物初基。在昔哲人,观众济时。

○太极

《易·系辞》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汉书·律历志》曰:太极元气,函三为一。

又曰:太极中央元气,故为黄锺。

又曰:元以统始。易,太极之首也。

《帝王世纪》曰:质形已具,谓之太极。

《乐动声仪》曰:神守於心,游於目,穷於耳,往乎万里而至疾,故不得而不速。从胸臆之中而彻太极,援引无题,人神皆感,神明之应,音声相和。

班固《典引》曰:太极之先,两仪始分,烟烟煴煴,有沉而奥,有浮而清。

陈思王《七启》曰:夫太极之初,混沌未分,万物纯纯,与道俱运。

又《画赞叙》曰:上形太极混元之前,却列将来未萌之事。

阮籍《通老论》曰:道者法自然而为化,侯王能守之,万物将自化。《易》谓之太极,《春秋》谓之元,老子谓之道。

陆机《云赋》曰:览太极之初化,判玄黄於乾坤,考天壤之灵变,莫稽美乎庆云。

傅玄《风赋》曰:嘉太极之开元,美天地之定位。乐雷风之相薄,悦山泽之通气。

张华《诗》曰:混沌无形气,奚从生两仪?元一是能分,太极焉得离?玄为谁翁子,道是谁家儿?天行自西回,日月曷东驰?

陆士龙《答士衡诗》曰:伊我世族,太极降精,昔在上代,轩虞笃生。

○天部上

《释名》曰:天,显也,在上高显也。天,坦也,坦然高而远也。

《易》曰:天垂象,见吉凶,圣人则之。

又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又曰:立天之道,曰阴与阳。

又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又曰: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

又曰:天地之道,贞观者也。

又曰:天道亏盈而益谦。

又曰:天地设位,而易行乎其中。

又曰:乾为天。

又曰:时乘六龙以御天。

又曰:天尊地卑,乾坤定矣。

又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

又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

《书》曰:高明柔克,沉潜刚克。

又曰:乃命羲和,钦若昊天。

又曰:皇天无亲,惟德是辅。

又曰:皇天震怒,命我文考,肃将天威。

《诗》曰:敬天之威,不敢驰驱。

又曰:天步艰难,之子不犹。

又曰: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又曰:谓天盖高,不敢不跼;谓地盖厚,不敢不蹐。(跼,曲也。蹐,累足也。《笺》云:跼蹐者,天高而有雷电,地厚而有沦陷,此民疾苦,王政上下皆可畏怖之言。)

《礼》曰:天地之道,博也,厚也,高也,明也,悠也,久也,今夫天,斯昭昭之多,及其无穷也,日月星辰系焉,万物覆焉。

又曰:天则不言而信,天无私覆,是天道也。无为而物成。

又曰:天秉阳,垂日星。

又曰:天不爱其道,故天降甘露。

又曰:天有四时,春夏秋冬,风雨霜露,无非教也。

又曰:著不息者,天也。圣人作乐以应天。

又曰:燔柴於泰坛,以祭天也。

又曰:孟冬之月,天气上腾,地气下降。

又曰:祭天於南郊,就阳之义也。祭天扫地,而祭於其质而已矣。

又曰:清明象天。

《传》曰:天有六气,降生五味。(六气者,阴阳风雨晦明。)

又曰:叔孙穆子梦天压己,弗胜。

又曰:公孙归父会楚子於宋,宋人告急於晋,晋侯欲杀之。伯宗曰:"不可。天方授楚,未可与争,虽晋之强,能违天乎?"

又曰:晋侯赐毕万魏。卜偃曰:"毕万之后必大。万,盈数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赏,天启之矣。"

《尔雅》曰:穹苍,苍天也。(天形穹隆,其色苍苍,因以名云。)春为苍天,夏为昊天,秋为旻天,(旻犹愍也。愍,万物凋落也。)冬为上天。(言时无事,在上临下而已。)

《语》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

又曰:惟天为大,惟尧则之。

又曰: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

《易乾凿度》曰:天动而施曰仁,地静而理曰义。

又曰:轻清者上为天,重浊者下为地。

又曰:天有阴阳,地有柔刚,人有仁义,是谓三才。

京房《易传》曰:地动阴有馀,天裂阳不足。此臣下盛强,害君上之变也。景帝三年,天东北有赤气,广长十馀丈,或曰天裂,其后七国兵起。

《春秋说题辞》曰:天之为言颠也,居高理下,为人经也。群阳,精也。合为太一,分为殊名,故立字"一大"为天。

《礼统》曰:天地者,元气之所生,万物之祖也。天之为言镇也,神也,珍也。施生为本,运转精神,功效列陈,其道可珍重也。

《尚书考灵耀》曰:中央钧天,其星角亢;东方皋天,(《吕氏春秋》曰苍天,《广雅》曰上天。)其星房心;东北变天,其星斗箕;北方玄天,其星须女;西北幽天,其星奎娄;西方成天,(《吕氏春秋》曰皓天。)其星胃昴;西南朱天,其星参狼;南方赤天,(《吕氏春秋》《广雅》皆曰炎天。)其星舆鬼柳;东南阳天,其星张翼轸。(《吕氏春秋》曰:天有九野,东方曰苍天,西方曰皓天,南方曰炎天,其余皆同。)

《周书》曰:神农之时,天雨粟,神农耕而种之。

《尚书中候》曰:天地开辟,甲子冬至。日月若悬璧,五星若编珠。

《诗纪历枢》曰:箕为天口,主出气。

《大戴礼》曰:放勋,其仁如天,其智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

《春秋感精符》曰:人主与日月同明,四时合信,故父天母地,兄日姊月。(父天於圜丘之礼也。母地於方泽之祭也。兄日於东郊,姊月於西郊也。)

《春秋繁露》曰:天有十端:天为一端,地为一端,阳为一端,阴为一端,水为一端,土为一端,人为一端,金为一端,木为一端,火为一端,凡十端。天亦有喜怒之气、哀乐之心,与人相副,以类合之,天人一也。春喜气故生,秋怒气故杀,夏乐气故养,冬哀气故藏,四者天人同有之。

《春秋内事》曰:天有十二分次,日月之所躔也。

《春秋元命包》曰:天不足西北,阳极於九,故周天九九八十一万里。

《孝经援神契》曰:周天七衡六间者,相去万九千八百三十三里三分里之一,合十一万九千里。从内衡以至中衡,从中衡以至外衡,各五万九千五百里。

《史记》曰:叔虞母梦天谓武王曰:"余今命汝生子,名虞,余与之唐。"及生子,有文在手,曰虞,遂因命之。

《汉书·东方朔答难》曰:以管窥天,以蠡测海,岂能考其文理哉?

又曰:汉惠帝二年,天眼开北,广十馀丈。

《后汉书》曰:和熹邓皇后尝梦扪天,天体荡荡正青,滑如磄〈石弟〉,有若锺乳状,乃仰嗽饮之。以讯占梦,言尧梦攀天而上,汤梦及天而舐之。此皆圣王之前占,吉不可言。

《蜀志》曰:吴使张温来聘,秦密在诸葛亮座。温曰:"何人?"亮曰:"学者。"温问曰:"天有头乎?"密曰:"有。《诗》曰:'乃眷西顾'。天若无头,何以顾之?"又曰:"有耳乎?"曰:"有。《诗》云:'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无耳,何以闻之天?""有足乎?"曰:"有。《诗》云:'天步艰难'。若无足,何以步?""天有姓乎?"曰:"有。"曰:"何姓?"曰:"姓刘。""何以知之?"曰:"其子姓刘,故以知之。"温大敬之。

《晋书》曰:世祖登祚,探策得一,群臣失色。吏部郎中裴楷进曰:"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王侯得一为天下贞。"上大悦。

又曰:惠帝末,天裂为二,无云,有声如雷。

《晋中兴书·征祥说》曰:大兴二年,天鸣东南,有声,如水相薄。三年,又鸣。后哀帝废。

《后魏书》曰:圣武田於野,见辎軿自天而下,至则见美女,曰:"天使我偶君。"遂寝宿,旦乃还。期周年复会於此。既而以所生男授帝,曰:"善养之,世为帝王。"子即始祖也。

《齐书》曰:王摛史学博闻,永明中,天忽黄色照地,众莫能解。摛云:"是荣光。"世祖大悦,用为永阳郡守。

《陈书》曰:高祖梦天开数丈,有一人朱衣捧日,令帝张口纳之。及觉,犹热,后二百日为帝。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皇家国际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皇家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