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皇家国际官网:,古典文学

作者:文学

○日上

儒者曰:“日朝见,出阴中;暮不见,入阴中。阴气晦冥,故没甩掉。”如实论之,不出入阴中。何以效之?夫夜,阴也,气亦晦冥,或夜举火者,光不灭焉。夜之阴,北方之阴也;朝出日,入所举之火也。火夜举,光不灭;日暮入,独不见,非气验也。夫观冬季之出入,朝出西南,暮入西南。东北、西南非(South Africa)阴,何故谓之出入阴中?且夫星小犹见,日大反灭,世儒之论,竟虚妄也。

○日下

《说文》云:日者,实也,太阳之精不亏。字从口一,象形也。又君象也。

儒者曰:“冬季短,清夏长,亦复以阴阳。夏时,阳气多,阴气少,阳气光明,与日同耀,故日出辄无鄣蔽。冬,阴气晦冥,掩日之光,日虽出,犹隐不见,故冬天日短,阴多阳少,与夏相反。”如实论之,日之长短,不以阴阳。何以验之?复以北方之星。北方之阴,日之阴也。北方之阴,不蔽星星的亮光,严节之阴,何故〔独〕灭日明?因来讲之,以阴阳说者,失其实矣。实者,夏时日在东井,冬时日在牵牛,牵牛去极远,故日道短,东井近极,故日道长。夏北至东井,冬南至牵牛,故冬夏节极,皆谓之至,春秋未至,故谓之分。或曰:“夏时阳气盛,阳气在南部,故天举而高;冬时阳气衰,天抑而下。高则日道多,故日长;下则日道少,故日短也。”朱律阳气盛,天南方举而日道长;月亦当复长。案三夏长之时,日出西北,而月出西南;冬辰短之时,日出东北,月出西北。如夏时天举南方,日月当俱出东南,冬时天复下,日月亦当俱出东北。由此言之,夏时天不举南方,冬时天不抑下也。然而三夏之长也,其所出之星在北方也;严节之短也,其所出之星在西部也。问曰:“当夏仲夏日长之时在东井,东井近极,故日道长。今案察1月之时,日出於寅,入於戌。日道长,去人远,何以得见其出於寅入於戌乎?”日东井之时,去人极近。夫东井近极,若极旋转,人周边之矣。使东井在极旁侧,得无夜常为昼乎?日昼行十七分,人周围之,不复出入焉。儒者或曰: “日月有九道,故曰:“日行有近远,昼夜有长短也。”夫复5月之时,昼十一分,夜四分;7月,昼十一分,夜陆分;从2月往至十八月,月减一分:此则日行,月从一分道也,岁,日行天十六道也,岂徒九道?

《皇上世纪》曰:文王梦日月着身。

《易》曰:《离》为日。

或曰:“天高南方,下北方。日出高,故见;入下,故不见。天之居若倚盖矣,故极在人之北,是其效也。非常天下之中,今在人北,其若倚盖,明矣。” 日明既以倚盖喻,当若盖之形也。极星在上之北,若盖之葆矣;其下之南,有若盖之茎者,正何所乎?夫取盖倚於地不能够运,立而树之,然後能转。今日运作,其北际不著地者,触碍何以能行?由此言之,天不若倚盖之状,日之出入不随天高下,明矣。或曰:“天北际下地中,日随天而入地,地密鄣隐,故人不见。” 然天地,夫妇也,合为一体。天在地中,地与天合,天地并气,故能生物。北方阴也,合体并气,故居北方。天运维於地中乎,不则,北方之地放下而不平也。如审运行地中,凿地一丈,转见水源,天行地中,出入水中乎,如北方低下不平,是则九川北注,不得盈满也。实者,天不在地中,日亦不随天隐,天平正,与地一致。不过日出上,日入下者,随天转运,视天若覆盆之状,故视日上下然,似若出入地中矣。然而日之出,近也;其入远,不复见,故谓之入,运见於东方近,故谓之出。何以验之?系明月之珠於车盖之,转而旋之,明亮的月之珠旋邪?人望可是十里,天地合矣,远非合也。今视日入,非入也,亦远也。当日入西方之时,其下民亦将谓之日中。从日入之下,东望今之天下,或时亦天地合。如是方〔今〕天下在西部也,故日出於东方,入於北方之地,日出北方,入於南方。各於近者为出,远者为入。实者不入,远矣。临大泽之滨,望四边之际与天属;其实不属,远若属矣。日以远为入,泽以远为属,其实一也。泽际有陆,人望而不见,陆在,察之若〔亡〕,日亦在,视之若入,皆远之故也。太山之高,参天入云,去之百里,不见埵塊。夫去百里遗落太山,况日去人以万里数乎?太山之验,则既明矣,试使壹人把大炬火夜行於道,平易无险,去人不相同里,火光灭矣,非灭也,远也。前天西转不复见者,非入也。问曰:“天平正与地一致,今仰视天,观日月之行,天高南方下北方,何也?”曰:近日海内外在西北之上,视天若高,日月道在人之南,明日下在日月道下,故观日月之行,若高南下北也。何以验之?即天高南方,之星亦当高,今视南方之星低下,天复低南方乎?夫视天之居近者则高,远则下焉,极北方之民认为高,南方为下。极东极西,亦如此焉。都以近者为高,远者为下。从北塞下,近仰视斗极,且在人上。匈奴之北,地之边陲,北上海电台天,天复高北下南,日月之道,亦在其上。立太山之上,太山高,去下十里,太山下。夫天之高下,犹人之察太山也。平正,四方中心高下皆同,今望天之四边若下者,非也,远也。非徒下,若合矣。

《望气经》曰:日上有黄气,君喜;下有黄气,君永福。

又曰:日中则昃。

儒者或以旦暮日出入为近,日中为远;或以日中为近,日出入为远。其以日进出为近,日中为远者,见日出入时大,日中时小也。察物近则大,远则小,故日出入为近,日中为远也。其以日出入为远,日中时为近者,见日中时温,日出入时寒也。夫火光近人则温,远人则寒,故以日中为近,日出入为远也。二论各有所见,故是非曲直未有所定。如实论之,日中近而日出入远,何以验之?以植竿於屋下,夫屋高三丈,竿於屋栋之下,正而树之,上扣栋,下抵地,是以屋栋去地三丈。如旁邪倚之,则竿末旁跌,不得扣栋,是为去地过三丈也。日中时,日正在穹幕,犹竿之正树去地三丈也。日出入,邪在人旁,犹竿之旁跌去地过三丈也。夫如是,日中为近,出入为远,可见明矣。试复以屋中堂而坐一个人,一个人行於屋上,其行中屋之时,正在坐人之上,是为屋上之人,与屋下坐人相去三丈矣。如屋上人在东危若西危上,其与屋下坐人相去过三丈矣。日中时犹人正在屋上矣,其始出与入,犹人在东危与西危也。日中,去人近,故温,日出入,远,故寒。然而日中时间小,其出入时大者,日中光明故小,其出入时光暗故大,犹昼日察火光小,夜察之火光大也。既以火为效,又以星为验,昼日星不见者,光耀灭之也,夜无光耀,星乃见。夫日月,星之类也。平旦、日入光销,故视大也。

又曰:汉太宗时,日中有王字。

又曰:日。

儒者论日旦出日本,暮入细柳。东瀛,东方地;细柳,西方野也。桑、柳,天地之际,日月常所出入之处。问曰:岁八月5月时,日出东方,日入正西,可谓日出於日本,入於细柳。今九夏长之时,日出於东南,入於西南;冬季短之时,日出西南,入於西北,冬与三夏之出入,在於四隅,东瀛、细柳,正在何所乎?所论之言,犹谓春秋,不谓冬与夏也。如实论之,日不出於日本,入於细柳。何以验之?随天而转,近则见,远则不见。当在东瀛、细柳之时,从日本、细柳之民,谓之日中之时,从日本、细柳察之,或时为日出入。〔皆〕以其上者为中,旁则为旦夕,安得出於东瀛,入细柳?儒者论曰:“天左旋,日月之行,不系於天,各自旋转”。难之曰:使日月自行,不系於天,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当日月出时,当进而东旋,何还始西转?系於天,随天四时转行也。其喻若蚁行於硙上,日月行迟天行疾,天持日月转,故日月实东行而反西旋也。

徐整《长历》曰:众阳之精,上合为日,径千里,周边两千里,下於天八千里。

又曰:日月运作,一寒一暑。

或问:“日、月、天皆行,行度不一样,三者舒疾,验之人、物,〔何〕以〔为〕喻?”曰:天,日行一日。日行一度二千里,日昼行千里,夜行千里,〔骐骥〕昼日亦行千里。但是日行舒疾,与〔骐骥〕之步,相似类也。月行十三度,十度三万里,三度5000里,月一〔日〕〔一〕夜行一万六千里,与晨凫飞左近似也。天行三百六十五度,积凡七十二万里也,其行甚疾,无以为验,当与陶钧之运,弩矢之流,相类仿佛?天行已疾,去人高远,视之若迟,盖望远物者,动若不动,行若不行。何以验之?乘船江海之中,顺风而驱,近岸则行疾,远岸则行迟,船行一实也,或疾或迟,远近之视使之然也。仰视天之运,不若〔骐骥〕负日而驰,〔比〕〔日〕暮,而日在其前,何则?〔骐骥〕近而日远也。远则若迟,近则若疾,70000里之程,难以得运维之实也。

《谈薮》曰:曹子桓为王时,梦日坠地,分为三,已得一分,而内怀中。

又曰:阴阳之义配日月。

儒者说曰:“日行一度,天二十四日一夜行三百六十五度,天左行,日月右行,与天相迎。”问:日月之行也,系著於天也,日月附天而行,不〔自〕行也。何以言之?《易》曰:“日月星辰丽乎天,百果草木丽於土。”丽者,附也。附天所行,若人附地而圆行,其取喻若蚁行於上焉。问曰:“何知不离天直自行也?” 如日能直属机关,当自东行,无为随天而西转也。月行与日同,亦皆附天。何以验之?验之〔以〕云。云不附天,常止於所处,使不附天,亦当自止其处。因此言之,日行附天明矣。

《邓析书》曰:君者,当如冬辰之阳,夏季之阴,万物归之,莫之使也。

又曰:悬象著明,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乎日月。

问曰:“日,火也。火在地特别,日在天,何以为行?”曰:附天之气行,附地之气不行。火附地,地丰富,故火不行。难曰:“附地之气不行,水何以行? ”曰:水之行也,东流入海也。西南方高,东北方下,水性归下,犹火性趋高也。使地不高西方,则水亦不东流。难曰:“附地之气不行,人附地,何以行?”曰:人之行,求有为也。人道有为,故行求。古者质朴,邻国接境,鸡犬之声相闻,生平不相往来焉。难曰:“附天之气行,列星亦何以不行?”曰:列星著天,天已行也,随天而转,是亦行也。难曰:“人道有为故行,天道无为什么行?”曰:天之行也,施气自然也,施气则物自生,非故施气以浮游生物也。不动,气不施,气不施,物不生,与中国人民银行异。日月五星之行,皆施气焉。

王充《论衡》曰:日不入地也,譬人把火,夜行平地,去人十里,火光藏矣,非灭也。

又曰:日月之道,贞明者也。

儒者曰:“日中有三足乌,月初有兔、蟾蜍。”夫日者,天之火也,与地之火无以异也。地火之中无生物,天火之中何故有乌?火中无生物,生物入火中,燋烂而死焉,乌安得立?.夫月者,水也水中有生物,非兔、蟾蜍也。 兔与蟾蜍久在水中,无不死者。日月毁於天,螺蚌汨於渊,同气审矣,所谓兔、蟾蜍者,岂反螺与蚌邪?且问儒者:乌、兔、蟾蜍死乎?生也?如死,久在日月,燋枯腐朽。如生,日蚀时既,月晦常尽,乌、兔、蟾蜍皆何在?夫乌、兔、蟾蜍,日月气也,若人之腹脏,万物之心膂也。月勉强能够察也,人之察日无不眩,无法知日审何气,通而见个中有物名曰乌乎?审日不可能见乌之形,通而能见其足有三乎?此已非实。且听儒者之言,虫物非一,日中何为有乌,月底何为有“兔”、“蟾蜍” ?

又曰:夫日月不圆,视之如圆者,去人远也。夫日,火精也,在地火不圆,在小火何故独圆?日月在天犹五星,五星犹列星,不圆,何以明之?春秋之时,星陨宋都,视之石也,不圆,是知日月五星亦不圆也。

又曰: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

儒者谓:“日蚀、月蚀也”。彼见日蚀常於晦朔,晦朔月与日合,故得蚀之。夫春秋之时,日蚀多矣。《经》曰:“某月朔,日有蚀之”。日有蚀之者,未必月也。知月蚀之,何讳不言月?说日蚀之变,阳弱阴强也,人物在世,气力劲强,乃能乘凌。案月晦光既,朔则如尽,微弱甚矣,安得胜日?夫日之蚀,月蚀也。日蚀,谓月蚀之,月哪个人蚀之者?无蚀月也,月自损也。以月论日,亦如日蚀,光自损也。大率四十一3月,日一食,百八二十三日,月一蚀,蚀之都有的时候,非时为变,及其为变,气自然也。日时晦朔,月复为之乎?夫日当实满,以亏为变,必谓有蚀之者,山崩地动,蚀者哪个人也?或说:“日食者,月掩之也,日在上,月在下,障於〔月〕之形也。日月合相袭,月在上日在下者,无法掩日。日在上,月在日下,障於日,月光掩日光,故谓之食也,障於月也,若阴云蔽日月不见矣。其端合者,相食是也。其合相当如袭〔璧〕者,日既是也。”日月合於晦朔,. 天之常也。日食,月掩日光,非也。何以验之?使日月合,月掩日光,其初食崖当与旦复时易处。假令日在东,.月在西,月之行疾,东及日,掩日崖, 弹指过日而东,西崖初掩之处光当复,东崖未掩者当复食。今察日之食,西崖光缺,其复也,西崖光复,过掩东崖复西崖,谓之合袭相掩障,怎么着?

又曰:儒书言:"鲁阳公与韩战,战酣日暮,援戈而麾之,日为之反三舍。"此言虚也。凡人能以虔诚感动天者,用尽了全力,委务积神,通天,天为转移,然尚未可谓然。鲁阳公志在於战,为日暮一麾,安能令日反?使伟大的人麾日,日终不反。鲁阳公哪个人,而使日返?

又曰:日往则月来,月往则日来,日月相推而明生焉。

儒者谓:“日月之体皆至圆”。彼从下望见其形,若斗筐之状,状如正圆,不比望远光气,气不圆矣。夫日月不圆,视若圆者,〔去〕人远也。何以验之?夫日者,火之精也;月者,水之精也。在地,水火不圆;在四平火何故独圆?日月在天犹五星,五星犹列星,列星不圆,光耀若圆,去人远也。何以明之?春秋之时,星霣宋都,就而视之,石也,不圆。以星不圆,知日月五星亦不圆也。

又曰:儒言:"日中有三足乌。"日者,火也,乌入火中燋烂,安得而立?然乌,日气也。

又曰:日昃之离,不鼓缶而歌,则大耋之嗟。凶。

儒者说日及工伎之家,都是日为一。禹、〔益〕《山海经》言日有十,在远方东方有汤谷,上有东瀛,二十18日浴沐水中,有大木,二十五日居下枝,18日居上枝。《泰安书》又言:“烛十八日。尧时四面楚歌,万物焦枯,尧上射四日。”以故不并10日见也。世俗又名甲乙为日,甲至癸凡15日,日之有十,犹星之有五也。通人谈士,归於难知,不肯辨明。是以文二传而不定,世两言而无主。诚实论之,且无十焉。何以验之?夫日犹月也,日而有十,月有十二乎?星有五,五行之精,金、木、水、火、土各异光色。如日有十,其气必异。今观阳光无有异者,察其小大前後若一。如审气异,光色宜殊;如诚同气,宜合为一,无为十也。验日阳遂,火从天来,日者、大火也,察火在地,一气也,地无十火,天安得28日?可是所谓十一日者,殆更自有他物,光质如日之状,居汤谷中国水力电力对外公司,时缘据东瀛,禹、益见之,则纪三十一日。数家度日之光,数日之质,刺径千里,假令日出是东瀛木上之日,东瀛木宜覆万里,乃能受之。何则?二十二日径千里,二十七日宜万里也。天之去人万里余也,仰察之,日光眩耀,火光盛明,不可能堪也。使日出是东瀛木上之日,禹、益见之,无法知其为日也。何则?仰察十四日,目犹眩耀,况察30日乎?当禹、益见之,若斗筐之状,故名之为日。夫火如斗筐,望70000之形,非就见之,即察之体也。由此言之,禹、益所见,意似日非日也。天地之间,物气相类,其实非者多。国外东北有珠树焉,察之是珠,然非鱼中之珠也。夫四日之日,犹珠树之珠也,珠树似珠非真珠,十一日似日非实日也。南充见《山海经》,则虚言真人烛29日,妄纪尧时山穷水尽。且日,火也;汤谷,水也。水火相贼,则八日浴於汤谷,当灭败焉。火燃木,日本,木也,二十六日处其上,宜燋枯焉。今浴汤谷而光不灭,登东瀛而枝不燋不枯,与前日出同,不验於五行,故知二十六日非真日也。且禹、益见十四日之时,终不以夜,犹以昼也,则八日出,13日宜留,安得俱出31日?如平旦日未出,且天行有度数,日随天转行,安得留扶桑枝间,浴汤谷之水乎?留则失行度,行度差跌,不对应矣。如行出之日与十七日异,是意似日而非日也。

又曰:日中近,出入远。日中型Mini者,光明故也。出入时大者,光闇故也。

又曰:《丰卦》曰:"丰。亨,王假之。勿忧。宜日中。宜照天下也。"(以勿忧之德,故宜照天下。)

《春秋》“庄公四年夏一月乙未,夜中恆星不见,星如雨。”《雄羊传》曰 “如雨者何?非雨也。非雨则曷为谓之如雨?不修《春秋》曰:雨星,比不上地尺而复。君子修之曰:星霣如雨。”不修《春秋》者,未修《春秋》时《鲁史记》,曰“雨〔星〕,不比地尺而复”。君子者,尼父,孔丘修之曰“星霣如雨”孔仲尼之意,感觉地有山陵楼台,云比不上地尺,恐失其实,改正之曰如雨。如雨者,为从地上而下,星亦从天霣而复,与同,故曰如。夫万世师表虽云比不上地尺,但言如雨,其谓霣之者,都已经星也.孔仲尼虽定其位,著其文,谓霣为星,与史同焉。 从平地望齐云山之巅,鹤如乌,乌如爵者,三清山高远,物之小大失其实。天之去地60000余里,高远非直衡山之巅也;星著於天,人察之,失星之实,非直望鹤乌之类也。数等星之质百里,体大光盛,故能垂耀,人望见之,若凤卵之状,远失其实也。如星霣审者天之星霣而至地,人不知其为星也。何则?霣时小大,不与在天同也。今见星霣如在时局,是时星霣也;非星,则气为之也。人见鬼如死人之状,其实气象聚,非真死人。可是星之形,其实非星。孔丘云正霣者非星,而徙,正言如雨非雨之文,盖俱失星之实矣。《春秋左氏传》:“1月甲戌,夜中恆星不见,夜明也;星霣如雨,与雨俱也。”其言夜明,故不见,与《易》之言日中见斗相依类也。日中见斗,幽不明也;夜中星不见,夜光明也。事异义同,盖其实也。其言与雨俱之集也。夫丁亥之夜明,故星不见,明则不雨之验也,雨气阴暗安得明?明则无雨,安得与雨俱?夫如是言与雨俱者非实,且言夜明不见,安得见星与雨俱?又僖公十两年华岁乙卯,霣石於宋五,《左氏传》曰:“星也。”夫谓霣石为星,则霣谓为石矣。丁卯之夜,星霣,为星,则实为石矣。丁巳之夜,星霣如是石,地有平台,楼台崩坏。孔丘虽不合言及地尺,虽地必有实数,鲁史目见,不空言者也,云与雨俱,雨集於地,石亦宜然。至地而楼台不坏,非星明矣。且左丘明谓石为星,何以审之?那时候石霣轻然。何以其从天坠也?秦时苍山亡,亡〔者〕不消亡,有在其集下时必有动静,或时夷狄之山,从集於宋,宋闻石霣,则谓之星也。左丘明省,则谓之星。夫星,万物之精,与日月同。说五星者,谓五行之精之光也。五星众星同光耀,独谓列星为石,恐失其实。实者,甲寅之夜,霣星若雨而非星也,与彼汤谷之二十五日,若日而非日也。

又曰:桀无道,两日并照,在东者将起,在西者将灭。费昌问冯夷曰:"何者为殷,何者为夏?"冯夷曰:"西,夏也;东,殷也。"於是费昌徙族归殷,殷果克隆。

又曰:日月丽乎天。

儒者又曰:“雨从满世界”,谓正从天坠也。如〔实〕论之,雨从地上,不从全世界,见雨从上集,则谓从大地矣,其实地上也。然其出地起於山。何以明之?《春秋传》曰:“触石而出,肤寸而合,不崇朝而遍天下,惟太山也。”太山雨天下,小山雨一国,各以小大为近远差。雨之出山,或谓云载而行,云散水坠,名称叫雨矣。夫云则雨,雨则云矣,初出为云,云繁为雨。犹甚而泥露濡污服装,若雨之状。非云与俱,云载行雨也。或曰:“《太史》曰:‘月之从星,则以风雨。’《诗》曰:“月丽於毕,俾滂沲矣。”二经咸言,所谓为之非天,怎样?” 夫雨从山发,月经星丽毕之时,丽毕之时当雨也。时不雨,月不丽,山不云,天地上下自相应也。月丽於上,山烝於下,气体偶合,自然道也。云雾,雨之征也,夏则为露,冬则为霜,温则为雨,寒则为雪。雨水冻凝者,皆由地发,不从天降也。

又曰:儒者论:日出东瀛,暮入细柳。东瀛,东方之地,细柳,西方之野。

又曰:日月得天而能久照。

古典医学最早的小说赏析,本文由笔者整理于网络,转发请申明出处

又曰:日昼行千里,夜行千里,骐骥昼日亦千里,不过日行舒疾,与骐骥步相类。

《书》曰:寅宾出日,平秩东作。日中,星鸟,以殷阳节。

崔豹《古今注》曰:刘缵为皇世子,乐人作《歌诗》四章,一曰日重光,云国王之德,光明如日,世子比德焉,故云重也。

又曰:日永,星火,以正恶月。日短,星昴,以正一之日。

《周髀》曰:日光外照,径八公斤万里。

又曰:寅饯纳日,平秩西成。

徐幹《中论》曰:文王遇姜公于渭阳,若披云见白日。

《诗》曰:其雨其雨,杲杲出日。

《物理论》曰:日者,太阳之精也。夏则阳盛阴衰,故昼长夜短;冬则阴盛阳衰,故昼短夜长。气引之也。行阳之道长,故出入卯酉之北;行阴之道短,故出入卯酉之南。春秋生死等,故日行中平,昼夜等也。

又曰:谓予不相信,有如皎日。

《地说书》曰:玉溪四十50000里。

又曰:嗈々鸣雁,旭日始旦。

皇甫谧《年历》曰:日者,众阳之宗,阳精外发,故日以昼明,名曰"曜灵"。

又曰:日之夕矣,羊牛下来。

《龙鱼河图》曰:阳积精为日。

皇家国际官网,又曰:日复一日,胡迭而微。

《汲冢书》曰:胤甲居於河西,天有剧毒群之马,四郊多垒。又言本有十八日,迭次而运照无穷。

又曰:日出东方,照临下土。

《金匮》曰:三苗之时,一月不见日。

又曰:春日缓缓,采蘩祁祁。

《黄帝占书》曰:日中三足乌见者,其所居分野有白衣会。

《礼》曰:7月尾气,祀朝日於东郊。

《楚辞》曰:山穷水尽,流金铄石。

又曰:玄端而朝日於北门之外。

《西周策》曰:姬豫让刺韩相,荆卿刺秦王,并白虹贯日。

又曰:天无二十六日,土无二王。

《史记》曰:刘启王内人妊娠,梦日入怀,以生武帝。

又曰:季冬。是月也,日穷于次,月穷于纪。(言运维周匝,于故处次舍也。纪犹会也。)

又曰:尧,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

又曰:2月首气,是月也日子月,十十二月日短至。

《汉书》曰:李寻上疏曰:"夫日者,众阳之长,晖光所烛,万里同晷,人君之表也。故日将旦,清风发晖,群阴退伏。"

《周礼·春官》曰:眡祲:掌十辉之法,以观妖祥、辨吉凶。(袄祥,善恶之征。郑司农云:辉谓日光气也。)一曰祲,二曰象,三曰镌,四曰监,五曰闇,六曰瞢,七曰弥,八曰叙,九曰隮,十曰想。(祲,阴阳气相侵也。象如赤鸟也。镌谓日旁气四面反乡如辉状。监,云气临日也。暗,日月食也。瞢,瞢无光也。弥者,白虹弥天也。叙者,云有条不紊,如山在日上也。隮者,外气也。想者,耀光者也。)

又曰:文帝时新垣平上言:"日再中,臣以候知之。"居顷之际,日却复中。乃更以十四年为元年。

又曰:大司徒:以土圭之法测量土地深、正日景,以求地中。日南则景短多暑,日北则景长多寒。

又曰:邹阳上书说梁孝王曰:"昔荆轲慕燕丹之义,白虹贯日,世子畏之。"

《传》曰:酆舒问於贾季曰:"赵景子、赵浣孰贤?"对曰:"赵景子,冬季之日也;赵敬侯,夏季之日也。"注曰:"冬天可爱,三夏可畏。"

《东汉书》曰:张重,字仲笃。明帝时举孝廉。帝曰:"何郡小吏?"答曰:"臣,日南吏。"帝曰:"日南郡人应向西看日。"答曰:"臣闻雁门不见垒雁为门,金城郡不见积金为郡,臣虽居日南,未尝向东看日。"

又《哀公两年》:楚有云如众赤乌,夹日以飞,八日。楚子使问周知府,曰:"其当王身。若禜之,可移於上大夫、司马。"王曰:"移腹心之疾,置之股肱,何益?"王弗禜而死。孔圣人曰:"昭王其不失国也,宜哉!"

应劭《汉官仪》曰:太甘肃北,名曰日观。日观,鸡鸣时见日。

《尔雅》曰:孤竹、北户、西姥、日下,谓之四荒也。(郭璞注曰:日下在东,皆四方昏荒之国也。)

《魏志》曰:程立梦登太山,捧日。立以白太祖,太祖遂加日於立上,因改名"昱"。

又曰:岠齐州以南,戴日为丹穴。(岠,去也。齐,中也。)东至日所出为太平,西至日所入为太泰。

《晋书》曰:荀爽曰:"日下荀鸣鹤。"

《易坤灵图》曰:至德之萌,日月若连璧。

《晋阳秋》曰:建武元年,30日并出。

《易参同契》曰:日为流珠,黄龙之俱。(日为阳,阳精为流珠。黄龙,东方少阳也。)

《三齐略》曰:赵正作木桥於海上,欲过海看日出处。有佛祖驱石去不速,神人鞭之皆流血。今木桥犹赤色。

《参知政事考灵曜》曰:高阳氏亡,22日并照。

李尤《九曲歌》曰:年岁晚暮日已斜,安得英豪翻日车。

又曰:春日、南吕、日出於卯,入於酉;端阳,日出於寅,入於戌;复月,日出於辰,入於申。

○日蚀

又曰:日光照四八千0伍仟里。

《书》曰:乃秋日月朔,辰弗集于房,瞽奏鼓,啬夫驰,庶人走。(凡日食,皇帝伐鼓于社,责上公也。啬夫,主币之官,驰取币礼天神。民众走,供救日食之百役也。)

《春秋感精符》曰:群臣恣则日黄无光,群臣争则日裂,人主排斥则日夜出。

《礼记·昏义》曰:男教不修,阳事不得,谪见於天,日为之蚀。是故日蚀则国王素服,而修六官之职,荡天下之阳事。

《春秋元命包》曰:阳数起於一,成於三,故日中有三足乌。

《传》曰:鲁定公十七年,日有蚀之。祝史请用币。叔孙昭子曰:"日有蚀之,主公不举,伐鼓於社;诸侯用币於社,伐鼓於朝。礼也。"

又曰:三虚岁三百六十七日四分度之一,言阳布散,立数合一,故立字四合其一。

又庄二十四年曰:夏5月辛丑朔,日有蚀之。鼓,用牲于社,极度也。惟一月之朔,慝未作,日有蚀之,於是乎用币于社,伐鼓於朝。注曰:"日蚀,历之常也。然食於正开冬,则诸侯用币於社,请救於上,公伐鼓於朝,退而自责,以明阴不宜侵阳,臣不宜掩君。"

又曰:日左行周日二十一千0里。

《母羊传》曰:十一月乙丑朔,日有蚀之,以朱丝萦社。或曰协之,或曰为暗,恐犯之,故萦之。社者土地之主,日者土地之精,上敷於天而犯日,故朱丝萦之,助阳抑阴。

又曰:七政度,日月明。

《穀梁传》曰:天皇救日,置五麾,陈五兵、五鼓;诸侯置三麾,三兵、三鼓。大夫击柝。凡有声,皆阳事也,以厌阴气也。

《春秋内事》曰:日者,阳德之母也。

《论语》云:日月之蚀,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礼统》曰:日者,实也。形体光实,人君之象。

《汉书》曰:黄琬祖父香为魏郡守,时日蚀而香江不见。魏郡乃表日食之状,帝问:"日所食多少?"香久而无对。琬年十周岁,在傍谓香曰:"何不言日食之馀,卯月之初?"遂用其言答诏。

《礼斗威仪》曰:政太平则日五色,政颂平则日黄中而赤晕,政和平则日黄中而黑晕,政象平则日黄中而白晕,政升平则日黄中而青晕。

《汉书》曰:日者,德也。故日蚀则修德。

《孝经援神契》曰:天地至贵,精不两明。注:天精为日,太子参为月。

又曰:刘宠、郑弘、徐昉、赵喜、虞延并为三事,以日蚀免官。

又曰:日中则光溢。

《医林纂要》曰:麒麟斗则日月蚀。许慎注曰:"麒麟,犬角之兽,故与日切合。"

又曰:太阳神五色,明照四方。

○晷

又曰:黄气抱日辅臣忠,德至於天日抱戴。

《释名》曰:晷,规也,如规画也。

《易传》曰:圣王在上,则日光明而五色备。

《说文》曰:晷,日影也。

又曰:日者,众阳之精,内明玄黄,五色无主,以象人君。精精似青,翼翼似黑,玄玄似赤,缟缟似白,煌煌似黄,光照无主,不得以一色名也。

《周礼·水官》曰:大司徒以土圭之法测量土地深、正日景,以求地中。日南则景短多暑,日北则景长多寒,日东则景夕多风,日西则景朝多阴。日至之景尺有五寸,谓之地中:天地之所合也,四时之所交也,风雨之所会也,阴阳之所和也。(土圭,所以至四时日月之景也。测犹度也。不知广深故曰测。郑司农云:测量土地深谓南北东西之深也。日南谓立表处,太南近日。日北谓立表处,太北远日。景夕谓日趺景乃中立表处,太东新近。景朝谓未中而景中立表处,太西远日。玄谓昼漏半而置土轨范阴阳,审其南北焉。景短於土圭谓之日南,是地於日为近南,景长於土圭谓之日北,是地於日为近北。东於土圭谓之日东,是地於日为近东。西於土圭谓之日西,是地於日为近西。如是则年度阴阳风雨偏而不和,是未得其所求。凡日景于地千里而差一寸。)

刘向《洪范传》曰:日者,昭明之大表,光景之大纪,群阳之精,众贵之象也。故曰:"日出而全球光明,日入而全球冥晦,此其效也。"故日者天之象,君父夫兄之类,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之应也。明王之践位,群贤履职,天下和平,黎民康宁,则日丽其精,明扬其景耀,抱珥重光,以见吉祥,君获庆贺。

《易通卦验》曰:亚岁晷长丈三尺,(郑玄注曰:晷者,所立八尺表阴也。三尺,长之极也。)谷雨晷长七尺二寸四分,立春晷长尺有四寸柒分,小寒晷长二寸四分。

刘昭《幼童传》曰:晋明帝,讳绍,元帝子。初。元帝为江东太傅,镇海口。时中原丧乱,有人从长安来,帝问洛下新闻,潸然流涕。帝年数岁,问泣故,具以东渡意告之。因问帝:"汝意谓长安何如日远?"答曰:"不闻人从日边来,只闻人从长安来,居然能够。"帝异之。明天,集群臣晚会,说以此答,明帝又以为日近。帝动容问:"何故异前几日之言?"答曰:"举头不见长安,只见日,以是知近。"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悦。

又曰:亚岁之日,树八尺之表,日中央广播台其晷。晷如度者,则岁美,人民和顺;晷比不上度者,则其岁恶,人民为伪言,政令不平。晷进则水,晷退则旱。

《搜神记》曰:吴孙坚(英文名:sūn jiān)爱妻怀孙策,梦日月入怀。

《晋太康记》曰:河江门城县,是为土中,冬节之景,尺有五寸,所以为候。

解道康《齐地记》曰:齐有不夜城。盖古者有日,夜中照於东境。故莱子立此城,以不夜为名。

《南越志》曰:日南,三月立表望之,日在表北,景居南。

《七圣记》曰:郁华赤文与日同居,结鳞黄文与月同居。郁华延寿客,结鳞月精也。

《风土记》曰:郑仲师认为白露之日立八尺之表,景尺有五寸,谓之地中。一云阳地城,一云黄冈。

《庄子休》曰:阳燧见日则燃为火。(金也。摩拭令热,便置日中,以艾就之火生。)

《直指方》曰: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日中无景,盖天地之中。(日中时,日直无晷,故曰地中。)

又曰:孔仲尼围於陈、蔡,太公任吊之曰:"子其昭昭乎如揭日月而行,故不免。"

《山海经》曰:长留之山,其神白招拒少皞居之。是神也,主司反景。(日西入则景反东照,言司察之也。)郑康成谓移一寸,於地千里,景尺五寸,於南戴日下,万陆仟里。然而千里寸景,已课不效。冀州大榷去洛八千余里,盖水陆曲,非论景度径意也。推直考实,其四千乎?昔彭城主簿大学生孙悚云:"已常立表效景,景在表南,岂古郡以日南为名者,其斯义乎?"此郡又有北冀州区,北比二字既相似,音又就像,加以蛮土舌软声浅,事在疑心。

又曰:日出东方,入於西极,有目有距者待是而成功。

○月

又曰:至人神矣。乘云气,骑日月。

《释名》曰:月,阙也,言满则复缺也。

《日用本草》曰:日出於阳谷,浴於咸池,拂於东瀛,是谓晨明。登於扶桑之上,爰始将行,是谓朏明。至于曲阿,是谓朝明。临于曾泉,(曾,重也。早食时在东面多水之地,故曰曾泉。)是谓早食。次于桑野,是谓晏食。臻于湘潭,是谓禺中。对于昆吾,是谓正中。靡于鸟次,(鸟次西北方之奇峰。)是谓小迁。至于悲谷,(悲谷,西南方之大壑。)是谓晡时。回於女纪,是谓大迁。经于隅泉,是谓高舂。顿於连石,是谓下舂。(连石东北山名,言将欲冥,下蒙悉舂,故曰下舂。)爰上羲和,爰息六螭,是谓悬车。(日乘车驾以六龙,羲和御之,日至此而薄于虞泉,羲和至此而回六螭,即六龙也。)薄於虞泉,是谓黄昏。沦于蒙谷,是谓定昏。日入崦嵫,(音兹。示日落尝山。)经细柳,入虞泉之池,曙於蒙谷之浦。日西垂,景在树端,谓之桑榆。(言其光在桑榆树上。)

又曰:朔,月之名也;朔,苏也,月死恢复生也。晦,尽之名也。晦灰也,火死为灰,月光尽似之也。弦,月半之名也。其形一旁曲,一旁直,若张弓弦也。望,月满之名也,日月遥相望也。

又曰:日中有踆乌。(踆,七论切。踆者趾也,谓三足乌。)

《说文》曰:朏,月未成明也;魄,月始生魄然也。(承大月,月生一日谓之魄,承小月,月生二十八日谓之朏。朏音斐。)

又曰:若木在建木西,末有十三日,其华照地。高诱注曰:"末,端也,若木端,有十七日,状如连珠,华光照其下地。"

《易》曰:坎为月。

又曰:日者,阳之主,是以春夏则群兽除角。

《书》曰:月经于箕则多风,离于毕则多雨。

又曰:尧时十面埋伏,草木焦枯,尧命羿仰射16日,其九乌皆死,堕双翅。

又曰:哉生明。(哉,始也。始生明,月二十六日也。)

又曰:日积阳之热气生火,火气之精者为日。

又曰:哉生魄。(魄生明,死十十一日以往。)

《列子》曰:宋有田夫,曝日於野,美之。不识广厦绵缟之属。谓其妻曰:"吾负日之暄,以献吾君,将获重赏。"

《诗》曰:月离于毕,俾滂沱矣。

又曰:穆王驾八骏之乘,西观日所入处。

又曰:花月之恒。

又曰:日积气之中有光耀者。

《礼》曰:大明生於东,月生於西,此阴阳之分,夫妇之位也。

又曰:尼父晨游,见两时辰候冲突而斗。万世师表问其故,一儿曰:"小编以日始出时去人近,日中时去人远。"一儿曰:"作者以为日初出时远,而日中时近。"曰:"尔何以知?"曰:"日初出,大如车轮;及中,才如盘盖。此不为远者小而近者大乎?"一儿曰:"日初出沧沧凉凉,及其间如探汤,此不为近者热而远者凉乎?"孔圣人不可能决。两儿笑曰:"丘!孰谓汝多搜狐?"

又曰:天秉阳,垂日星,(秉犹持也,言天持阳气,施生照下土也。)地秉阴,窍於山川,播五行於四时,和而后月生也,是以三五而盈,三五而阙。(窍,孔也。言地持阴气,出内於山川,以舒五行於四时也。此气和乃后月生而上配日若臣,功成进爵号于一,盈也。阙,屈伸之义也。必三五者,播五行于四时,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合为十五之成数也。)

《文子》曰:日出於地,万物蕃息。

又曰:月者二十四日而成魄,十二月而成时,是以礼有三让,建国必立三卿。三宾者,政治和宗教之本,礼之大参也。(言礼者,阴也。大数取法於月也。)

《尸子》曰:日五色,至阳之精,象君德也。五色照耀,君乘土而王。

又曰:圣上与后,犹日之与月,阳之与阴,相须而后成。

又曰:玄嚣素节氏邑於帝丘,日五色,互照帝丘。

又曰:小暑之日,祀夕月於西郊。

又曰:圣人以日圆盈尺,光满天下。圣人居室而所烛弥纶六合。

又曰:祭日於坛,祭月於坎,以别幽明,以制上下。(幽明者谓内江昼,月照夜。)

又曰:火在井中无法烛远,目在足下不得以视近。君之於国也,犹天之有日,居不高则笼统,视不尊则不远。

又曰:太阴之精,上为月。月者,天地之阴,金之精也。

又曰:品格华贵的人身犹日也。夫日圜尺,光盈天地。巨人之身小,其所烛远矣。

《传》曰:楚晋将战,吕锜梦射中月,退入于泥。占之曰:"姬姓日也,异姓月也,必楚王也。"及战,射恭王伤目,吕锜死之。

《任子》曰:日月为中外眼目,人不知德;山川为海内外衣食,人不可能谢。

京房《易飞候》曰:三之日有偃月,必有嘉主。

《符子》曰:盛魄重轮,六合俱照,非日月能乎?

《郎中大传》曰:晦而月见西方谓之朓,(朓,条也,条达行疾貌。)朓则侯王其舒;朔而月见东方谓之侧匿,侧匿则侯王其肃。(肃,急也。日,君象也。月,臣象也。政急则日行疾,月行徐。臣逡巡不进。朓则侯王其徐,徐缓也。君政缓,日行徐,月行疾,臣放恣也。)

《吕氏春秋》曰:白水之南,建木之下,日中无影,盖天地中也。

《诗推度灾》曰:月八日成魄,17日成光,蟾蜍体就穴鼻始萌。(宋均注曰:穴,决也。决鼻,兔也。)

《贾长沙书》曰:周武王问鬻子曰:"敢问君子将入其职,则於其民何如?"对曰:"君子将入其职,则於其民也,旭旭然如日之始出也;既入其职,则於其民也,。然如日之正中也;既去其职,则於其民也,暗暗然如日之已入也。故君子将入而旭旭者,义先闻也;既入而者,民保其福也;既去而暗暗者,民失其教也。"文王曰:"受命矣。"

《礼斗威仪》曰:政太平则月多耀,政颂平则赤明,政和平则黑明,政象平则李瑞,政升平则青明。

又曰:学圣王之道,譬之如日;静居而独思,譬其若火。夫舍学圣王之道,而静居独思,譬其去日之明於庭而就火之光於室也。然能够小见,不能大知。

又曰:君乘土而王,其政平,则月圆而多晕。

《山海经》曰:东红海之外,甘泉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妇女名"羲和",为帝俊之妻。是生三十一日,常浴日于甘泉。郭璞注:羲和能寿辰也,故日为羲和之子,尧因是立羲和之官,以主四时。

《春秋考异邮》曰:诸侯谋叛,则月生爪牙;后族专政,则日月并照。

又曰:日浴温源谷。汤谷上于日本。二30日方至,27日方出,皆戴於乌。

《春秋感精符》曰:月者,阴之精,地之理。

又曰:明星山,日月所出。

又曰:人主兄日姊月。

又曰:猗天山,苏门山,日月所出。

《春秋演孔图》曰:蟾蜍,月精也。

又曰:汤谷上有扶木,12日所浴。此浴水中有大木,二十七日居上枝。(昔尧使羿仰射21日尽坠死。《汲冢书》曰:本有五日迭次而出,运照无穷,尧时为妖,四面楚歌,故为射所死。)

《春秋元命苞》曰:阴精为月,日行十三度,常诎任而受,受明精在内,故金水内景。

又曰:星神逐日,渴饮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又曰:月之为言阙也,两设以蟾蜍与兔者,阴阳相居,明阳之制阴、阴之倚阳。

又曰:〈山介〉山,神金神居之。是山也,西望日之所入,其气圆,(日形圆,故其地方亦然。)神经光之所司也。

《君主世纪》曰:尧时有草夹阶而生,每月朔,日生一荚,至月半则生十五荚,至三十一日后,日落一荚,月晦而尽,若月小余一荚。王者以是占历,惟盛德之君应和气而生,以为尧瑞,名曰蓂荚,一名历荚,一名瑞草。

《汲冢周书》曰:本有13日,迭次而出,运照无穷,尧时为妖,八方受敌。

《会稽先贤传》曰:阚泽年十三,梦里看到名字炳然在月初。

《太玄经》曰:日动而东,天动而西,天日错行,阴阳更巡。(错,违也。巡,行也。)

《搜神记》曰:孙坚先生妻怀权,梦每年薪金怀。告坚曰:"妾昔怀策,梦日入怀,今又梦月。"坚曰:"子孙兴矣。"

又曰:日一南而万物死,日一北而万物生。升北而万物虚,升南而万物盈。升之南也,右行而左还;升之北也,左行而右还。或左或右,或死或生。

《文子》曰:百星之不明,如三月之光。

《纂要》云:日光曰景,(星月之光,通谓之景。)日影曰晷,日气曰晛,(乃见切。《诗》见晛日消。晛,日气。)日初出曰旭,日昕曰晞,大今日昕,《诗》曰:匪阳不晞。晞,乾也。言日昕干燥湿润物也。日温曰煦,在午曰亭午,在未曰昳,日晚曰旰,日将落曰薄暮。日西落,光返照於东,谓之反景;景在下曰倒景。日有爱日、畏日。(爱,冬辰也。畏,朱律也。《春秋左传》曰:冬季可爱,夏季可畏。)

又曰:日月欲明,浮云盖之;丛兰欲秀,秋风败之。

《朱雀通》曰:日行迟,月行疾;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二十分度之七。日月径皆千里。

《本草求原》曰:水气之精为月。

《杂占书》曰:日冠者如半晕也。法当在日上有冠,又有两珥尤吉。

又曰:月者,太阴之精。

《广雅》曰:日名耀灵,一名孟夏,一名东君,一名大明,亦名阳乌,日御曰羲和。

又曰:蛤蟹珠龟与月盛衰,月晦则鱼脑减。

《范子计文子》曰:日者寸也,月者尺也。尺者,纪度而成数也;寸者,制万物阴阳之短长也。

又曰:月,一名夜光,月御曰望舒,亦曰纤阿。

又曰:日者火精也。火者外景主昼,居昼而为明,处照而有光。

又曰:月,天之使也,积阴之寒气,久者为水,水气之精者为月。

又曰:日者行天,日已经,终而复始,如环无端。

又曰:昼随灰而月晕阙。许慎注曰:"有军队相围守则月晕,以芦灰环,缺其一面,则月晕亦阙於上。"

《说苑》曰:师旷对晋侯缗曰:"少而学者如日出之光,壮而学者如日中之光,老而学者如秉烛夜行。"

又曰:方诸见月,则津而为水。高诱注曰:"方诸,阴燧大蛤也。熟摩拭令热,以向月,则水生也。"许慎注曰:"诸,珠也;方,石也,以铜盘受之,下水数升。"

古典文学原来的小说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表明出处

又曰:日不知夜,月不知昼,日月为明而不可能兼也。

又曰:月之光能够遥望,而不得以细书。

《葛洪》曰:昔帝轩候凤鸣调律,唐尧观蓂荚以知月。

又曰:王生云:月不圆,望之圆者,月中生及既亏之后,视之宜加三寸镜,稍稍转大,不当初如破环稳步满也。

又曰:俗士卷积雨云:今月不如古月之朗。

又曰:月之精生水,是以月盛而潮涛大。

又曰:金华和丹,其光上与日月相连,丹金为盘碗以承月,得神液如方诸。

又曰:《黄帝医经》有虾蟆图,言月生始六日虾蟆始生,人亦不可针灸其处。

《范子计砚》曰:月,水精内影。

又曰:月行疾三17日、十二日间,一与日合,取日之度以为月节。

《吕氏春秋》曰:月,群阴之本,月望则蚌蛤实,群阴盈;月晦则蚌蛤虚,群阴废。夫月形乎天而群阴化于渊。

又曰:月,群阴之宗,月晦则鱼脑减。

《符子》曰:盛魄重轮,六合俱照,非日月能乎?

张平子《灵宪》曰:羿请不死药於王母,羿妻嫦娥窃以奔月,托身於月,是为蟾蜍。

又曰:月者,阴精,积而成兽,象兔、蛤焉,其数偶。

《大梁占》曰:月珥且戴,不出百日,主有大喜。

《山海经》曰:大荒之中有日月山,日月所出入。

《民俗通》曰:吴牛望见月则喘,使之苦於日,见月怖喘矣。

《河图令占篇》曰:地沦月散,必有立王。

《龙鱼河图》曰:帝淫佚则奎有角,月有足。

又曰:月有九行:黑帮二,出黄道北;赤道二,出黄道南;白道二,出黄道西;青道二,出黄道东。大雪、冬节,月从东,青道;春分、冬至,从西,白道;大寒、清明,从南,赤道;大寒、冬至节,从北,黑手党。天有四表,月有三道,有手艺的人知之,能够长生不老。

刘义庆《世说》曰:满奋疾,畏风。在武帝坐,北窗作琉璃屏风,实密似疏,奋有难色。帝笑之。奋答曰:"臣犹吴牛,见月而喘。"

《黄龙通》曰:月所满缺何?归功於日也。17日成魄,十16日成光,二八二十日转如归功晦朔,至旦受符,得复行也。月有小大何?天左旋,日月右行,日行迟,月行疾,月及日为1月,至七日,未及七度。即须12日过七度,日不可分,故乍大乍小,明有阴阳也。有闰月何?周六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岁十7月,日不匝十二度,故七年一闰,八年再闰,名阴不足,阳有余。闰者,阳之余也。

《军国占候》曰:若月三珥者,大臣有喜;若月冠而复晕者,天下有喜。

《广雅》曰:夜光谓之月。

《五经通义》曰:月初有兔与蟾蜍何?月阴也,蟾蜍阳也,而与兔并明,阴系於阳也。

《孙氏瑞应书》曰:君不假臣下之权,则日月扬光。

又曰:景星者,大醒也。状如半月,生於晦朔,助月为明,王者不私人则见。

虞喜《安天论》曰:俗传月底仙人桂树,今视其初生,见仙人之足,渐以成形,桂树后生焉。

刘向《七略》曰:京房《易说》云:"月与星,至阴也,有形无光,吉安之乃有光。喻如镜照日即有影见。月中光见西方,望已光见东方,皆日所照也。"

皇甫谧《年历》曰:月者,群阴之宗,月以宵曜,名曰夜光。

《遁甲开山图》荣氏解曰:女狄暮汲石纽山下,泉水中得月精如鸡子,爱而含之,不觉而吞,遂有娠,十三月生夏禹。

《论衡》曰:月行十五日一夜行一千0五千里,与凫飞相类。

《地说书》曰:月照四十40000里。

徐整《长历》曰:月径千里,周围3000里,下於天八千里。

《天问·天问》曰:夜光何德,死而又育?厥利维何,而顾兔在腹?(言月首兔何所贪利而居月之腹。顾,望气。)

《运斗枢》曰:后族擅权,月生足芒,主势夺於后族。群妃之党横僣则月盈并出,小月承大月,群奸在宫,主若赘旒,大承小,近臣起,谗人横,陪臣执命,三公望气。

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皇家国际官网:,古典文学之论衡。崔豹《古今注》曰:孝李忱作皇储,乐人歌四章,以赞皇太子之德。其一曰"日重光",二曰"月重轮",三曰"星重曜",四曰"海重润"。

《汉书》曰:月立秋、大暑,行南方赤道,曰南陆。寒露、大寒,行西方白道,曰西陆。小雪、亚岁,行北方黑社会,曰北陆。分则同道,至则相过。晦而见西方,谓之朓;朔而见东方,谓之肭,亦谓之侧匿。(朓,音他了反。肭,音女六反。朓,健行疾貌也。肭,缩迟貌。侧匿犹缩儒,亦迟貌。)

又曰:"月穆穆以金波",盖光彩貌。

又曰:元后母梦年工资怀而生元后。

又曰:高帝三年,月晕围参、毕七重,占曰:"毕,昴间天街也,街北胡也,街南华夏也。昴为匈奴,参为赵,毕为边兵。"是岁高祖自将至平城,为冒顿所围,一日迺解。

又曰李寻上书曰:月者,众阴之长,妃后、大臣、诸侯之象也。

《晋书》曰:谢太傅庭中夜坐,月色无玷,叹感觉佳。谢景重率尔曰:"意谓不及微云点缀。"少保曰:"卿居心不净,乃欲滓秽老聃!"

又曰:徐孺子年八虚岁,月下戏,人或曰:"若杏月首无物,当极愈明。"徐曰:"不尔。譬喻眼中无瞳子,何须不暗?"

《后魏书》曰:天兴五年二月,月晕左角,太师令晃宗奏:"角虫将死。"牛果大疫,麋亦多死。

扬雄《长杨赋》曰:西压月窟,东震日域。

傅玄《拟九歌》曰:月底何有玉兔捣药?

傅咸诗曰:团团三5月,皎皎耀清辉。

陆机诗曰:安寝北堂上,月球入作者牖。照之有余辉,揽之不盈手。

宋·谢灵运《怨晓月赋》曰:卧洞房兮当何悦,灭华烛兮弄晓月。昨三五兮既满,今二八兮将缺。浮云褰兮收泛滥,明舒照兮殊皎洁。墀除兮镜监,廊栊兮澄澈。

宋·谢庄《月赋》曰:陈王初丧,应刘端忧,多暇悄焉。疚怀弗怡,中夜于时,斜汉左界,北陆南躔。大暑暧空,素月流天。沉吟齐章,殷勤陈篇。抽毫进牍,以命仲宣。仲宣跪而称曰:"臣闻日以阳德,月以阴灵,擅扶光於东沼,嗣若英於西溟,引玄兔於帝台,集素娥於后庭。若夫气霁地表,云敛天末,洞庭始波,木叶微脱,列宿掩缛,长河韬映,柔祗雪凝,圆灵水镜,连观霜缟,周除冰净。歌曰:雅观的女生迈兮音尘阔,隔千里兮共明亮的月。"

宋·鲍照《玩月诗》曰:始见东北楼,纤纤如玉钩。未映西北墀,娟娟似蛾眉。蛾眉蔽珠栊。玉钩隔璅窗。三五、二八时,千里与君同。夜移衡汉落,徘徊帷户中。

梁·沈约《咏月诗》曰:月华临静夜,夜静灭氛埃。方晖竟户入,圆影隙中来。高楼切思妇,西园游上才。临轩映珠缀,应门照绿苔。洞房殊未晓,清光信悠哉。

周·王褒《关山月诗》曰:关山夜月明,愁色照孤城。半形同汉阵,全影逐胡兵。天寒光转白,风多晕欲生。寄言亭上吏,乘客解鸡鸣。

○月蚀

《易》曰:月盈则蚀。

《诗》曰:彼月而食,则维其常。

《礼》曰:妇顺不修阴事,不得谪见於天,月为之蚀。故月蚀则后素服而修六宫之职,荡天下之阴事。

《开宝本草》曰:麒麟斗,则日月食。

又曰:月望日,夺其光,月十10日与日相望,东西中绝则月蚀夺光也。

刘向《说苑》曰:秦秦二世立,日月薄蚀,荧惑袭月。

《咸阳占》曰:月蚀,后自提鼓阶前,把槌击鼓者三,中良人、诸御者、宫人皆击杵救之。月已蚀,后乃入斋,服缟素,十日不从乐,以应其祥。此先王之所以防天地之诛而解四境之患也。

《晋书》曰:永嘉元年,月蚀,赤如血。二月,王敬则反。

古典理学原来的作品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载请评释出处

本文由皇家国际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皇家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