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云飞负伤了,俘获了四个敌人

作者:文学

战争是靠枪打胜的,一枝笔就能把战争打胜吗?柳秋莎不相信,邱云飞会有啥作为,端着个相机,拿着笔,能把新中国的江山打下来吗?在柳秋莎的心里,结论是否定的。部队开到了天津郊区,也就是说,部队已经把天津城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了,部队并不是急于攻打天津卫。在这几天里,部队显得很散淡,是外松内紧的那一种。每次打仗前,部队都显得很人性,有夫有妻的,总会创造条件见个面。在苦战天津前,胡一百骑着马和章梅约会来了,邱云飞也见到了柳秋莎。不知为什么,现在的柳秋莎一点也不急于见邱云飞,一看见他身上光溜溜的样子,她就脸红。别人都在为打仗抛头颅洒热血的,自己没什么事干,躲在房子里,干那些男女之间的事。她没心思,也没情绪,像犯罪了似的。那天晚上,两人躺在了炕上,邱云飞在黑暗中急三火四地把手伸过来,她太知道他的把戏了,她甩开他的手,没好气地说:干啥,你干啥?他在黑暗里笑一笑,停了一下,又把手伸过来。她说,你还想让我生个女儿呀,我不干,就不想吃闲饭,那样活着还有啥意思。他低三下四地说:只要小心咱们就怀不上孩子。她说:我不是个男人,我要是个男人不打一场胜仗,哪有心思见老婆。他不说话了,她的话深深地伤害了他的自尊心。躺了一会儿,又躺了一会儿,邱云飞爬起来,开始穿衣服,她问:你干啥去?他说:回部队睡去,这样睡难受。她没说什么,他就在黑暗中推开门,走了出去。她坐起来,冲着窗外看了看,便一头躺下了。她心里有些不安,但很快就平静了。她真的不希望在这个时候怀孕,那样的话,还不如让她去死。别人都热火朝天地为新中国流血流汗的,让她挺个肚子看着在一旁吃闲饭,她做不出来。没两天,解放天津的战役打响了,战斗一打响,便有伤员源源不断地运下来。就在运伤员的过程中,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她在一个担架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在她眼前一晃,刚开始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呢,待仔细去看时,她先看到了那只别在一个人胸前衣兜里的笔帽,她顺着那枝笔看过去,便看见了邱云飞,他现在的样子,她几乎认不出了。他的头上差不多被纱布都缠满了,只露出鼻子和眼睛,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她大叫了一声,邱云飞只是动了动,担架不停歇地下去了。从那一刻开始,她心里的什么地方便疼了。她也说不清哪疼,总之跟以前不一样了,她没有婆婆妈妈,也没有儿女情怀,她仍然带领着抢救队穿梭于这个阵地到那个阵地之间。直到三天后,天津城解放了,她才回到医院,见到了邱云飞,邱云飞已经转危为安了。他能睁着眼睛说话了,但头上仍缠满了绷带。他现在已经能清醒地认出柳秋莎了。邱云飞见到柳秋莎的第一句话就是:秋莎,我又在医院吃闲饭了。他的话刚说完,她一把便把他抱在了怀里,她哽着声音说:云飞,你没有吃闲饭。他悲壮的样子打动了她。在她的观念里,只有流血流汗的男人才是好男人,现在邱云飞流血了。那么她就认为他是好男人,是值得她爱的。

战争是靠枪打胜的,一枝笔就能把战争打胜吗?柳秋莎不相信,邱云飞会有啥作为,端着个相机,拿着笔,能把新中国的江山打下来吗?在柳秋莎的心里,结论是否定的。

第二天早晨,邱云飞告别的时候,柳秋莎才觉得有些对不住邱云飞。邱云飞白着脸说:那我就走了。他的胸前又挂上了相机和那支笔,他的样子,像一个准备冲锋的士兵。柳秋莎看着邱云飞,伸手在他脸上摸了一下,最后手就落在衣扣上,最后一个衣扣没有系,她帮他系上,然后说:那你就走吧,等着你的好消息。

  部队开到了天津郊区,也就是说,部队已经把天津城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了,部队并不是急于攻打天津卫。在这几天里,部队显得很散淡,是外松内紧的那一种。

  邱云飞挥挥手就向柳秋莎告别了。

  每次打仗前,部队都显得很人性,有夫有妻的,总会创造条件见个面。在苦战天津前,胡一百骑着马和章梅约会来了,邱云飞也见到了柳秋莎。

  直到邱云飞的身影消失了,柳秋莎才意识到,邱云飞毕竟不是一个冲锋陷阵的士兵。她似自言自语地说:云飞,你是吃闲饭的。接下来,她就开始发呆。

  不知为什么,现在的柳秋莎一点也不急于见邱云飞,一看见他身上光溜溜的样子,她就脸红。别人都在为打仗抛头颅洒热血的,自己没什么事干,躲在房子里,干那些男女之间的事。她没心思,也没情绪,像犯罪了似的。那天晚上,两人躺在了炕上,邱云飞在黑暗中急三火四地把手伸过来,她太知道他的把戏了,她甩开他的手,没好气地说:干啥,你干啥?他在黑暗里笑一笑,停了一下,又把手伸过来。

  是马蹄声让她清醒了过来,胡师长还在和章梅挥手告别。她望着胡师长的身影心里什么地方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此时,胡师长的身影在她的心里,才是一个标准的士兵。胡师长的身影却消失了,章梅仍定在那里双眼朦胧地望着远方,在那一瞬,柳秋莎想:章梅是个幸福的女人,她有些嫉妒章梅了。

  她说,你还想让我生个女儿呀,我不干,就不想吃闲饭,那样活着还有啥意思。

  战斗打响的时候,柳秋莎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立功。

  他低三下四地说:只要小心咱们就怀不上孩子。

  战斗一打响,便有伤员不停地被抬下来。柳秋莎是救护队的队长,救护队是一些士兵、护士和民工组成的。民工负责抬担架,护士负责包扎伤员,士兵负责掩护伤员。如果说,救护队没有风险那是不现实的,冷弹、冷炮就不用说了,有时部队打袭击,我方的阵地和敌人的阵地呈犬牙交错状,一不小心就会进入敌人的阵地。

  她说:我不是个男人,我要是个男人不打一场胜仗,哪有心思见老婆。

邱云飞负伤了,俘获了四个敌人。  所以说危险是有的。

  他不说话了,她的话深深地伤害了他的自尊心。躺了一会儿,又躺了一会儿,邱云飞爬起来,开始穿衣服,她问:你干啥去?

  抢救伤员时,柳秋莎是全副武装的,就像冲锋的战士一样,子弹袋和手榴弹都挂在身上。她手里提着枪,怀里又揣了一把短枪,带领着战士护送伤员一次次往返在阵地和医院之间。正当她护送一个担架往下撤时,她发现路旁的草丝在动,她隐约地还能看见有几个人埋伏在那里。她不露声色,让担架顺利地过去,然后自己绕到后面去,突然大喝一声:不许动。

皇家国际官网,  他说:回部队睡去,这样睡难受。

  果然,那里藏着五个敌人,虽然这五个敌人是想开小差,如果不是柳秋莎出现,他们会趁机溜掉。柳秋莎出现了,他们别无选择地举着双手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当他们看清只有柳秋莎一个人,而且是个女人时,一个头目样的军官,突然向柳秋莎打了一枪,回头就跑。子弹贴着柳秋莎的耳朵飞了过去,柳秋莎举起枪,便把那个军官放倒了。那几个也想跑的敌人,只能举起双手,也就是说,这次偶然的遭遇让柳秋莎一下子俘获了四个敌人,这是柳秋莎自从抗联以后,第一次这么过瘾地和敌人正面接触。可她感到很不过瘾。战斗间隙的时候,邱云飞气喘吁吁地来到了医院。

  她没说什么,他就在黑暗中推开门,走了出去。她坐起来,冲着窗外看了看,便一头躺下了。她心里有些不安,但很快就平静了。她真的不希望在这个时候怀孕,那样的话,还不如让她去死。别人都热火朝天地为新中国流血流汗的,让她挺个肚子看着在一旁吃闲饭,她做不出来。

  柳秋莎不知邱云飞为何而来,她以为他是专程来看她的,便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地说:你干啥?不在前方打仗,跑这干啥来了?

  没两天,解放天津的战役打响了,战斗一打响,便有伤员源源不断地运下来。

  邱云飞就一脸不解地说:我来采访你。

  就在运伤员的过程中,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她在一个担架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在她眼前一晃,刚开始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呢,待仔细去看时,她先看到了那只别在一个人胸前衣兜里的笔帽,她顺着那枝笔看过去,便看见了邱云飞,他现在的样子,她几乎认不出了。他的头上差不多被纱布都缠满了,只露出鼻子和眼睛,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柳秋莎说:我有啥可采访的,有工夫你拿着枪,去杀几个敌人,那才是男人该做的。

  她大叫了一声,邱云飞只是动了动,担架不停歇地下去了。从那一刻开始,她心里的什么地方便疼了。她也说不清哪疼,总之跟以前不一样了,她没有婆婆妈妈,也没有儿女情怀,她仍然带领着抢救队穿梭于这个阵地到那个阵地之间。直到三天后,天津城解放了,她才回到医院,见到了邱云飞,邱云飞已经转危为安了。他能睁着眼睛说话了,但头上仍缠满了绷带。他现在已经能清醒地认出柳秋莎了。

  邱云飞的脸就红了,匆匆地给柳秋莎照了两张照片,柳秋莎的表情自然是横眉冷对的样子。邱云飞又在小本上记了些什么,便又匆匆地走了。

  邱云飞见到柳秋莎的第一句话就是:秋莎,我又在医院吃闲饭了。

  没过两天,四野的战报下来了,自然也下到了医院,最先看到报纸的是章梅,章梅就大呼小叫地喊:秋莎上报纸了,快来看呀。

  他的话刚说完,她一把便把他抱在了怀里,她哽着声音说:云飞,你没有吃闲饭。

  他悲壮的样子打动了她。在她的观念里,只有流血流汗的男人才是好男人,现在邱云飞流血了。那么她就认为他是好男人,是值得她爱的。

本文由皇家国际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皇家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