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听雪落的响声,雪中穿行

作者:文学

雪落的时候,我很忙碌,来不及仔细打量深冬的那些草木,在满目萧瑟中,埋头处理年底的各项事务。所有的账务,所有的往来,都要做一个了结。

辞别深秋,冬日来临。季节的催促致使落叶萧萧,繁花隐去。阴沉的天空因布满灰色的云彩。黯淡的时光,萧瑟的冬日。只盼一场纷飞的大雪,来除却冬日的冷漠。

雪,静静地下。在我不经意之间,已经覆盖了大地。当我终于起身,送走最后一位客人,一眼望去,世界已经是白雪皑皑,万里疆域只留下三两处黑色*屋尖,和一些伸出雪面的枯枝。

工作的闲暇,常以读书消磨光阴。正捧着莫言的《蛙》看得入神,一抬头,天空竟然飘起了纷扬的雪花。急忙放下书,奔到窗前,要仔细欣赏一下今冬的第一场雪。雪花被西北风吹着,斜斜的飘洒,轻缥,柔软,如白色的精灵。

雪在下,偶尔稠密,可谓之暴雪,偶尔稀疏,像累了在停歇。这个时候,一年的所有事情,都在喧闹过后逐渐归于沉寂,忙完了的人们都奔向各自的归宿。

雪落的时候 ,我很繁忙,

下雪是天地间盛开的一场花事,雪花无根无枝,只在空中开放,落地的一瞬便已凋零,时间短暂的让人怜惜。有了雪,冬天就活了起来。孤寂的冷漠,残败的萧条,全然被这场盛大的花事湮没了。推开窗,伸出手,想捡拾几片雪花,可雪花握在掌心,还没来及细看,已化成了几滴雨水。那冰洁的心,从不惧怕寒冷,却抵不住人间温情的呵护。为了融进雪里,尽情观赏这场圣洁的花事,披衣,出门,走进风雪中。

静听雪落的响声,雪中穿行。雪落,本无声。落在竹林里,“沙沙”地响,落在冬天的水田里,就无声息了。一些隆起的土包越来越厚,变得臃肿。在雪中行走的一个人,斗笠,斜戴,遮住了面,看不清是谁,看不清他的表情,也看不清他要走向哪里,他的脚步在雪地里“吱吱”地响,他的身影转眼消失。

来不及细心端详深冬的那些草木,

好凉!刚一出门,雪花便打在脸上。踱步走向屋后的山梁,虽然脚下湿滑,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已顾不得这么多,因为赏雪是要站在高处的,不然怎么会有“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恢弘气势。

偶尔的三两声犬吠,雪的世界更显得静寂。

在满目萧瑟中,埋头处置各项事务。

赏雪无需带伞,下雪不像下雨,一会功夫就会全身湿透。积在身上的雪,只需抖抖衣襟,跺跺脚,雪花自然滑落,既使有些湿,也不会浸透衣服。选好一处绝佳位置,回头,雪色已经弥漫天地,来时的脚印被雪花掩盖得了无痕迹。偶有经过的路人,步履匆匆,不解的回头向我张望。想起了明朝张岱的《湖心亭看雪》里的一句话:“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如今,恐怕再难寻找如我一样痴傻之人!

我亦起身披衣,踏上我的归途,作别我身边的人。送我的人不多,当那柴门在身后“吱呀”声响,寒风在耳畔呼啸,路上,剩我一人,天地,也只剩我一人。

雪,静静地下。

透过雪花编织的网,群山绵延依稀可见,那滔滔巨浪汹涌而去,奔向遥远的岸边,只见巨浪,不闻涛声,无声的气势却震撼心灵。喧嚣的城市被大雪吞没,川流的车辆,熙攘的人群,不知何时已不见踪迹。城市因为一场雪而变得安静,柔和。

雪,时密时疏,时急时歇。我的归途,其实,行程匆匆。白色*苇草在山坡上,干枯的叶子被大雪压在地上,旗帜一般的白色*苇草,曾经繁花茂密,曾在秋风中摇曳成意,惆怅了多少苍茫的守望,如今,在雪中,已无语,或直,或斜,任大雪覆盖,倾覆成片。

安徽财经大学•倪玮 唐林君 摄

身边的梨园重又焕发了生机,回到了“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春天,风梳理虬枝,眼前一片落英缤纷,虽冷,却暖。

细听雪落,过梅岭,梅花正开,腊梅香气袭来,我一袭衣袖,也带暗香。仰望梅花,在雪中只现出一点淡黄,得以区别开覆盖在劲枝上的雪,成为梅花,一眼望去,需要寻觅,需要细看,雪花才在雪中现出来,踏雪寻梅意思,大概应是这样。

安徽大学•田子啸 王昊伟 王璐璐 摄

伸开双臂,静静地站着,我变成了一棵树,任雪花着附。眼眉上都沾满了雪,呼出的气流形成白色的雾气,我和天地融在了一起,和雪花亲密地结合。我是一个雪人,欣赏着六角花瓣在眼前飘落,白雪成了素衣。为了看雪,我忘了自己。

雪中行走,松柏挺立。下雪不冷,飞舞的雪花象是一种想念,在这个日子如期而至。大雪其实不大,落在手掌上顷刻化为水,但满天地的雪下个不停,倾诉的雪语,终于覆盖了所有的事物,所有的色*泽,只留下白与黑,分明地显现在眼界、在心中,纯净了芜杂的尘世。这个时候,漂在外的人们知道,要归去了,要回去了。

在我不经意之间,

人们只顾欣赏雪的美,却忽视了雪落的声音。只要细听,雪落的声音是天地的和弦,风吹动树枝是低沉的埙,雪打枝叶是忧伤的古琴,偶尔几声鸟雀的啁啾是明亮的笛音;如此美妙的音乐,需要闭目,静心,处无物之境才能够听到。

细听雪落,心静无语。这么些年,回首来处,偶尔的沧桑变化,令人回想唏嘘,心中萧瑟。但偶尔的苍山红叶,把秋风的肃杀消解,偶尔的雪中炭火,让人心生温暖。

已经覆盖了大地。

雪落的音乐急缓轻重恰到好处。自然的声音是人间最美妙的音乐。天地之间是演奏厅,听的人却寥寥无几,不免觉得有些奢侈。没有掌声,没有喝彩,没有人为的做作,真正的音乐是空灵的,是不加修饰的。

雪落,人归,苍山雪裹,谁,已点燃灯火?

一眼望去,

风雪逐渐减弱,山峦,城市,已是银装素裹。抖落一身的积雪,踩在厚厚的积雪上,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身后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

世界已经是白雪皑皑,

用我踏雪的声音,来记忆今冬的初雪。

万里疆域只留下三两处玄色屋尖,

鲁迅先生在他的散文《雪》里写道:雪是死去的雨,是雨的精魂;而我却说:雪是人间最美丽的舞者。

和一些伸出雪面的枯枝。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安徽广播影视职业技术学院•张悦 摄

安徽交通职业技术学院•项磊 摄

安徽水利水电职业技术学院•但德仓摄

白色苇草在山坡上,

干涸的叶子被大雪压在地上,

旗号一般的白色苇草,

曾经繁花茂密,

曾在秋风中摇曳成意,

惆怅了多少苍莽的守看,

如今, 在雪中,已无语,

或直,或斜,

任大雪笼罩,倾覆成片。

安徽新华学院•曹齐松摄

安徽中医药大学•李应乐摄

雪在下,偶然浓密,

可谓之暴雪,偶尔稀少,

像累了在停歇。

雪落,本无声。

落在竹林里,“沙沙”地响,

落在冬天的水田里,就无声息了。

一些隆起的土包越来越厚,变得臃肿。

滁州学院•大学生通讯社摄

合肥职业技术学院•陈学玲摄

雪中行走,松柏矗立。

下雪不冷, 飞舞的雪花象是一种惦念,

在这个日子如期而至。

解放军电子工程学院•崔健摄

安徽三联学院•李翱翔摄

大雪实在不大,

落在手掌上刹那化为水,

但满天地的雪下个不停,

倾诉的雪语,

终于笼罩了全部的事物,

全部的色泽,

只留下白与黑,

分明地浮现在眼界、在心中,

纯净了芜杂的尘世。

万博科技职业学院•叶顺摄

宿州学院•李凡摄

在雪中行走的一个人,

遮住了面,看不清是谁,

看不清他的表情,

也看不清他要走向哪里,

皇家国际官网,他的脚步在雪地里“吱吱”地响,

他的身影转眼消散。

安徽建筑大学•杨文凯摄

阜阳师范学院•袁梦婷摄

细听雪落,心静无语。

偶然的沧桑变更,

令人回忆唏嘘,心中萧瑟。

但偶尔的苍山红叶,把秋风的肃杀消解,

偶尔的雪中炭火,让人心生暖和。

雪落,人归,苍山雪裹,谁,点燃灯火?

雪落有声?雪落无声?

安徽高校校媒联盟出品

编辑 / 江琦

统筹 / 王怡

文字/ 谢开成

责任编辑 / 王怡

本文由皇家国际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皇家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