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不感觉然侵袭大战,人性的表达精粹读后感

作者:文学

  夏日的繁华逝去,天高云淡,又是一个秋天。这几日根据日本新社会派推理小说代表作家森村诚一同名小说《人证》改编的电视剧又现首都荧屏,遥望东瀛浩茫天宇,前尘后事齐涌心头。由于我翻译了他的短篇小说《中途下车》,《人民日报》破例予以全文刊载,1982年我应聘为日本大学艺术学部客座教授赴日讲学时,曾在东京新 大谷饭店同他小叙。那天,是他专门接待外国来客的日子,可能是为了给我足够的时间畅谈,我被安排在最后一个。他温文尔雅,文质彬彬,嘴角始终荡漾着笑容,对中国表现出友好情谊。

皇家国际官网 1

日本文坛战争责任追究和讨论的不了了之、虎头蛇尾、半途而废,也反映在战后的文学创作中。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日本战后文学是以战争为主题、为背景的。这类作家作品在文学史上被称为“战后派文学”。这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世界各国文学的整体情况没有什么两样。但是,日本作为发动侵略战争的责任国,作为对亚洲人民造成极大祸害的军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国家,在战后理所当然对中国这样的被害国进行反省、忏悔和认罪,但是,在数不胜数、长长短短、各式各样的战后文学作品中,我们却很少看到这样的作品。
  日本战后派文学有两个基本的倾向。其一就是极力强调、表现和描写战争给日本人本身、特别是日本人的心灵所造成的伤害,具有强烈的自怜性。这里以战后派文学中的两个最大代表——野间宏和大冈升平——为例。野间宏在战争中先后在中国、菲律宾等地当过三年兵。他的有关作品中的主人公大都是参加过侵略战争的军人。但是,野间宏所着意表现的,不是日本军队在战场上的暴行及其对暴行的忏悔,而是这些军人战后的内心痛苦。而且这种痛苦又主要不是来自对战争中野蛮兽行的悔罪,而常常是因为战场上只顾自己,如何没有救助自己的战友。野间宏的名作、短篇小说《脸上的红月亮》就是这样的作品。主人公北山年夫在战场上丧失了同情和怜悯,对同伴见死不救,战后人性复苏,陷入了痛苦的自责和忏悔中。野间宏的另一篇代表作、中篇小说《崩溃的感觉》、长篇小说《真空地带》,或表现战争给日本士兵造成的心灵创伤,或描写日本军队内部的黑暗内幕,而对战争给被侵略国家的人民造成的苦难,都甚少表现。战后派文学的另一个代表人物大冈升平也曾参加过日本军队,他的代表作《野火》则写战争后期处于困境中的日本军队的士兵们,如何丧失人性,为了活命而杀死同伴吃掉人肉。单从这些作品看上去,似乎战争的最大受害者首先不是被侵略者,而是作为侵略者的日本士兵。当然,日本士兵也是战争的受害者。但是,另一方面,他们更是侵略者、烧杀奸掠者,日本军国主义的暴行,是通过他们的手去具体实施的。因此,把日本士兵作为战争受害者,而不是加害者来写,是日本战后文学中的一个值得注意的倾向。
  把日本作为战争的受害者刻意地加以表现,还集中地体现在战后文学中出现的所谓的“原爆文学”上。1945年8月,美军为加速日本的投降,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投下了两颗原子弹。原子弹的爆炸夺去了日本近30万人的生命,给日本留下了血的教训。“原爆文学”的代表作品有原民喜的《夏天的花》《毁灭的序曲》,阿川弘之的《恶魔的遗产》,大田洋子的《尸体狼藉的市街》,井上光晴的《土地群》,井伏鳟二的《黑雨》,佐多稻子的《树影》等。对原子弹的灾难加以表现,是完全正常的和必要的。但是,这些“原爆文学”虽然不同程度地表现了反战的倾向,但也往往孤立地描写日本人如何受到原子弹及其后遗症“原爆病”的危害与折磨,而没能从根本上指出日本为什么挨原子弹的轰炸,被害者的意识非常强烈,显得诉苦有余,而反省不足。
  日本战后派文学的另一个倾向就是“反抗战后”。即反抗战后的联合国军对日本的占领及实行的民主改革,不满日本战败投降的既定事实,讨厌战后的和平秩序,借此发泄对日本投降的悲哀和愤懑。通俗地说,就是对日本的战败投降不服气。这种情绪在战后日本文学中相当普遍,竟至形成了一种“反抗战后”的文学潮流。其中,战后文学中具有世界影响的大作家三岛由纪夫和战后不久出现的所谓“无赖派”、“太阳族”作家,都鲜明地表现了“反抗战后”的倾向。三岛由纪夫是战后派作家中的右翼分子的代表,他对以武士道为精神依托的日本军国主义的毁灭怀有无限的追怀,对日本的战败抱着一种深深的幻灭和绝望感。在《金阁寺》中,他写道:“听了天皇的停战诏书,很多人都泣不成声”,“日本战败对我意味着什么?……那不是一种解放,绝不是。”于是他仇视战后日本的和平与民主,鼓吹修改和平宪法,复活军国主义。他的作品大多以倒错、嗜血、复仇、趋亡等变态心理的描写为内容,形象地隐喻了对战后现实的复仇情绪。1970年,这位作家终因煽动自卫队暴乱未遂而当场剖腹自杀。此后三岛由纪夫又成为军国主义分子们从事招摇宣传的一面黑旗。“无赖派”和“太阳族”都是“反抗战后”的文学流派,它们都产生于战败的悲哀,产生于对战后社会的不满和反抗情绪。无赖派的核心人物太宰治在战争中应军国主义政权之约,写了宣扬大东亚主义、歪曲鲁迅形象的《惜别》,战后又在《维荣的妻子》《斜阳》等作品中,表现了战败后没落的情绪和对社会无赖式的反抗与绝望。他本人也在这种绝望中自杀。“太阳族”的代表石原慎太郎是一个极端右翼分子。他在《太阳的季节》中,以赞美和欣赏的态度描写了一帮流氓痞子打架斗殴玩女人的流氓活动。这些痞子流氓的所作所为不是一般的犯罪活动,而是象征着对战后社会秩序的不满和反抗。作者所欣赏的,也不是一般的“垮掉派”式的嬉皮士,而是对战后日本社会的反抗行为。在长篇小说《行刑室》中,石原慎太郎通过主人公的口说:“这个社会仿佛是一间小屋,叫人透不过气来……我想使出浑身的力气去撞倒它,可是不知道该撞倒什么。”于是就让他笔下的人物乱撞一气。就在那乱撞一气的流氓行为中,宣泄了他破坏战后社会秩序、重建失去的军国主义制度的内在欲望。无怪乎这位作家自60年代后便由流氓痞子的旗手,变成了一个右翼政治家,当上了国会议员、大臣和“知事”,组织了军国主义组织“青岚会”,大肆鼓吹复活军国主义。近年来又大力宣扬日本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接二连三地出书,对美国说“不”;还多次大放厥词,散布反华谬论,胡说南京大屠杀是“虚构”的。
  在上述的“自怜”与“反抗战后”大语境之中,那些原侵华文学作家,又是如何表现的呢?原侵华文学的炮制者,在战后初期寂寞了一段时间以后,重又活跃在战后文学的舞台上。他们中有的人在抽象的层面上,曾表达过反对战争之类的意思,但是对自己的战争责任,特别是自己在侵华战争中的责任和罪过,大都故意沉默,或者拒不认错。如石川达三、火野苇平、佐藤春夫、尾崎士朗、岸田国士、上田广、保田与重郎、林房雄、林芙美子、日比野士郎、栋田博、武者小路实笃等等,都是如此。这些作家,有的是侵华战争中来到中国战场“从军”的所谓“笔部队”作家,有的是日本侵华军队中的所谓“军队作家”。他们对日本军队在中国的暴行,即使没有亲身为之,至少也是耳闻目睹的见证人。有人说,他们在战争期间是受军国主义的政权“驱使”,不得已才协力了战争的。既然这样,那么照理说,战后他们有着充分的自由和机会,凭着他们的良知把他们在战争中不敢说的话,不敢写的东西说出来、写出来,写出“反侵华文学”、“反侵略文学”,以正视听,以挽回他们炮制的侵华文学所造成的恶劣影响。但是,战后他们在对中国人民的战争责任问题上,却三缄其口,讳莫如深。战后出现的为数寥寥的反省侵华战争罪行的作品,并不是这些责任最大的侵华文学炮制者写的。这种顽固的立场,甚至战后中国人民以既往不咎、宽容友好相感化,也无济于事。例如,在战争中因制作《麦与士兵》等侵华小说而被日本军国主义政权誉为“国民英雄”的火野苇平,1955年曾来中国访问旅行,并受到友好接待。他以这次旅行访问为题材,写了《去红色国家旅行的人》。在这部随笔中,看不到火野苇平的忏悔,相反,却表现了他对50年代中期欣欣向荣的新中国所投下的冷冷的目光。在这部书的最后,火野苇平写道:“无论新中国如何如何迅速建设起来,作为一个国家如何发展,我无论如何都不想在这个国家待着。”想当初,火野苇平在日本占领下的中国杭州一带,“待”得是那样有滋有味(见他的长篇小说《花与士兵》),把沦陷区描写成了“王道乐士”,而对独立解放了的新中国,他却如此隔膜冷漠。其中暗含的阴暗微妙的心理,是不言自明的。还有的原侵华文学作者,据说在战后的有关作品中表现了“反战思想”,但是,仔细读读就不难看出,与其说他们的作品是反战的,不如说是“反对战败”。如林芙美子,在晚年的长篇小说《浮云》中,着意描写了日本战败的惨相,让小说中的人物说出:“这个战争把我们身心都给搞得乱七八糟,我可吃尽了苦头呀”;“提起我们这些人,都是战争给搞得呀”,或者说“战争这东西让我们看到的是极其残酷的梦”,等等。然而,这里所谓的“战争”,实际上指的是“打败了的战争”。这里抱怨的不是战争本身,而是“战败”。想当初,林芙美子作为少有的“笔部队”的女作家,在武汉前线出尽风头,是侵华战争的积极协力者。对她来说,战争带来的是“名声”、“荣誉”和虚荣心的满足。而战败,却使得这些曾令自己陶醉的一切,顷刻间变得一文不值,甚至臭如粪土。不仅是林芙美子,恐怕对战后所有不愿忏悔、不承认罪责的原侵华文学作家来说,都是如此。
  不仅真正反省、真心忏悔的原侵华文学作者寥寥无几。有的原侵华文学作家,在战后仍然坚持反华立场,其中最恶劣的就是林房雄。林房雄本来是“无产阶级作家”,30年代被当局逮捕在狱中变节,变成了一个死心塌地的军国主义分子。侵华战争期间,他曾作为“笔部队”成员到中国前线从军,写了《上海战线》《战争的侧面》等以侵华为内容的报告文学。还写了《勤皇之心》《青年之国》等宣扬军国主义、“大东亚主义”的书。后来在中国积极从事文化特务工作,在中国南北沧陷区来回穿梭,为配合侵华战争而向沦陷区文坛推销所谓“大东亚文学”,对中国文学指手画脚,大肆干预渗透。沧陷区文坛上的一些人将他视若钦差大臣,极力讨好奉迎。战后,他作为战争责任者受到了处分,但却不思改悔。60年代中期,林房雄炮制了《大东亚战争肯定论》一书,全面地为日本的“大东亚战争”辩护。他表示反对美国的“太平洋战争史观”、苏联的“帝国主义战争史观”和中共的“抗日战争史观”,而要建立他自己的史观。他认为日本的“大东亚战争”早在日俄战争后就开始了,是“百年战争”,是近代日本面对西方列强的威胁而抗争的“攘夷”行动,是解放亚洲的战争;“满州事变”、“日支事变”等“不是大东亚战争的原因”,大东亚战争的原因是日本为了生存,在同俄国开战后又同美国开战。还认为日本根本没有法西斯主义……这些荒谬绝伦的观点,说出了许多日本人想说的心里话,在日本却长期成为畅销书,一版一版地印刷发行,造成了恶劣的影响。1994年,日本自民党成立的旨在为“大东亚战争”招魂的“历史研究委员会”的谬论集一书《大东亚战争的总结》,与林房雄的《大东亚战争肯定论》是一脉相承的。

  日本的推理小说有四个流派:本格派,注重逻辑推理;变格派,迷恋于血腥、惊悚的情节展开,满足某种低级的感官刺激;社会派,挖掘受害者的心理或罪犯得逞的社会因素,并把出发点和归宿落在对金钱腐蚀的社会和人性的抨击和反恩上;新社会派,以日本经济高速发展为背景,深刻揭示社会病灶和隐患,进入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日本的推理小说进入又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以森村诚一为代表的新社会派异军突起。他们保持以松本清张为代表的社会派风格的薪火相传,推陈出新,开拓了悬疑小说的社会深度,使推理小说有了转机和突破。一个显著不同的特点是,对现实生活进行深入的观察和严肃的思考,勇于触及日本经济高速度发展后的错综复杂的社会矛盾,并向深层开掘,刻画了一个富裕但又冷漠的现代文明下的心理失调和潜伏着其他危机的社会。

《人性的证明》是一本由森村诚一著作,群众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34.00元,页数:231,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森村诚一轰动一时成为首位畅销书的“证明”系列—《人性的证明》(1976,我国华语对白片译为《人证》)、《青春的证明》(1977)和《野性的证明》(1977),都是以跌宕起伏的情节和善与恶的激烈交锋来弘扬道义,借用悲剧的形式唤起人们对理想人格的追求。其中,尤以《人性的证明》最为脍炙人口。如果说,畅销是对这部小说商业价值上的肯定,那么,《人性的证明》曾掀起一股“森村诚一热”,可算代表了对这部小说思想艺术价值上的肯定。

《人性的证明》读后感:被剧透了有点遗憾

  《人性的证明》以现实主义、政治意味为主要题材,讲述了一个高智商女性犯罪的故事,从文化、事业、生活和情感的视点,探讨了战后处于美国占领下的“国际结婚”的复杂内容,从而在较高层次上作了艺术的把握,对人性、人情、人伦进行深入探究。

因为《人证》这部电影实在太有名了,小时候就已经听老妈说了好几次,草帽歌也一直很喜欢唱,再加上本书开头直接自暴自弃般的来了个彻头彻尾的“内容简介”,导致总觉得看书时情节带来的吸引力不够强。毕竟这还是本重剧情的推理小说,被剧透之后感受真是大打折扣。

  人物性格的主体性格是由互相对立的诸多性格元素构成,在正常情况下呈现相对稳定状态;到了特异环境下人物的特定身份则产生裂变,使平时潜伏在人物灵魂深处的性格元素由隐变显,从而显示人物性格的潜在深层结构。女主人公八杉恭子战后曾与美国黑人士兵姘居生有一子,不久,黑人士兵携子回国。恭子在她贫困交加萌生死念时结识黑市小贩郡阳平,两人结合白手起家,男方最后当选国会议员,女方成为蜚声国内外的服装设计师。黑人儿子不远千里来见生母,恭子为了维护既得的名誉地位,唯恐旧事公之于世,不惜亲手杀死日夜思念生母的黑皮肤儿子,反映了战后初期美国占领日本所留下的伤痕,时隔若干年后仍带给人们纷繁的迷惘和痛苦。

《人性的证明》读后感:这本书值得一看

  森村诚一的许多小说(尤其是短篇小说),尽管不是推理小说,也同样闪现着时代光芒和生活气息,从他熟悉的大都市生活中撷取大量素材,表现了各式人物在历史面前的真实面目,描写工薪阶层在激烈竞争的氛围中的心态。《虫豸的土葬》(1975)男主人公循规蹈矩工作了23年的小职员被解雇后,心灵的苦难和生活的灾难双重挤压,跳进陷阱,把那儿当做漫长人生道路的唯一归宿,淋漓尽致地表达出中年人风雨人生道路。他的《中途下车》(1970),在不过五千字的小品,以沉郁的笔触和深切的同情,描写了一群知识圈中的众小人物出席一场校友会,各色人等都前途未卜,不知所终。其中,一生历经磨难的公司职员和破产小店主,没有一出爱情有结局,也没有一对家庭身心圆满。他们的事业、生活在经济高速度发展下就此转折,且开始陷入人生危机。

虽然作为推理小说,这本书的推理实在乏善可陈,但是他对人人性的描摹以及冲突的渲染是让人不忍释手的。我很小的时候第一次看了这本书,当时不太懂,只觉得冲击,里面的场景人物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现在回头重读,觉得字里行间那种挣扎,罪恶,丑陋,正直,善良,又让我心里起了波澜。

  控诉和揭发日本侵略战争是一个未尽的话题,更多优秀作品的出现需要时间和条件,更需要作者对那一段历史的反思超越狭隘的民族主义立场。日本很在意本民族遭遇的灾难,而对给其他囯家造成的伤害非常漠然。评论家小田实在《和平的伦理和论理》(1966)中指出:“在战后二十一年间,虽然反映亲历战争的文字层出不穷,但几乎都是从被害的视角记述的。”诗人小海永二也认为“战后日本,有关战争体验的文字,只从被害者的观点和立场,而没有从加害者的观点描述”。“据说荒原派代表诗人鲇川信夫在日本战败前,在福井县伤兵疗养院,根据当时的思想认识写了《战时手记》,描述了日军烧杀淫掠,从而探讨战争的内在根源,并试图揭示日本军事体制的本质”,认为日本文学与此背道而驰。在军国主义发动的对外侵略战争中,广大日本人民也曾饱受战争摧残,也是战争的受害者。日本知识界关于战争责任的反省,坚持对“皇国史观”进行批判,触及到对日本加害者的认识却是寥寥无几,较多的人还是出于厌恶战争的考虑,对战时的曲折辛酸诉苦叫难。其历史深度与反思深度都没有超过“受害者”的现实制约。

《人性的证明》读后感:极好的社会派推理

  所谓“史德”表现在秉笔直书,对于此前不甚清楚或统治阶层别有用心的篡改,经过辛勤搜罗,不是单纯地铺陈史料,而是严肃而负面的历史梳理。森村诚一的长篇报告文学《恶魔的饱食》(1981),以鲜为人知的史实为核心,揭露二战中,日本帝国主义在我国东北、朝鲜和俄罗斯南部,用活人做生体实验的罪行。作者潜心于事件发生地和那个年代的调查研究,力求广泛而全面地占有原典性材料,尽可能史料放在它形成和演变的整个历史进程中动态地考察,缜密和严谨的论证,特别是图文并茂大量鲜为人知的第一手原始资料,除却珍贵的文献价值之外,更具有更高层次的人文价值与生命内涵,有力地否定和反驳了半个世纪来日本某些右翼政客,特别是加害者至今也没有真正忏悔,不承认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罪行的错误历史观。

与松本清张那种悲天悯人的社会派推理不同,森村诚一完全是以一种冰冷的眼光和笔调来写作,他就像一个拿着手术刀的外科医生一样,一刀一刀精准而冷酷地将这个社会剖开,把那些已经坏掉的五脏六腑展示在所有读者的面前。松本清张是菩萨,在他的作品里,有病的是人,虽然人性恶,但总算还有回天的希望,森村诚一是金刚,在他的作品里,没有谁做的事不凶恶或虚伪,每一个人都有罪,有病的是社会。

《人性的证明》读后感:简介就泄了本书所有的底啊!!

网上的简介就泄了本书所有的底啊!!有木有!!

虽然本作有三条线索分开铺陈,但是最主要的内容就直接被泄了!完全就是揣着谜底看谜面嘛!

而且本作中森村似乎对坏女人的描写不是很逼真深刻啊!八杉恭子在对小孩约翰尼时很有母性,一家三口的雾积之旅充满温馨,为什么对后来的两个小孩就可以不管不顾,变成了利用小孩作为工具的母亲了呢?书中没有多做交代,多少有些突兀的感觉。

总之撇开历史意义、社会意义什么的不谈,这本公认的森村代表作我觉得还不如《高层的死角》、《致死坐席》等作。

《人性的证明》读后感:标题有误

对于这种所谓社会性推理小说,读完常常有鸡肋之感,以侦探小说要求之,则推理性不强,以社会性看它,巧合又过多,结局各种叙事条线终于汇总,虽说合的是作者因果循环、环环相扣的主旨,却总感觉说服性不强。有了一顶证明人性的大帽子,读之前期望的是故事中层层深入的复杂人物性格,精巧而又宏大的叙事风格,结果所谓的证明只在结局时出现,所有的真相揭示最终还是嫌疑人良心发现自我供述,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就算是7分的故事感官上也只能得到5分。读书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彼时的我,对于此种证明法只能说是有缘无分了。

《人性的证明》读后感:给推理小说读者的标签

社会派我看得少,就我看过的寥寥几本而言,基本不脱出哎呀社会好黑暗哎呀人性好堕落哎呀偶尔还是有那么点希望的。这些话说了就说了,我每次都忍不住想问,那又如何呢?是不是我在任何一个故事里加入一些矛盾冲突,再来点心理斗争,再标签般地加入这些评论,我就有了社会性,有了思想高度呢?

如果我们的目的是想要深入地探讨这个社会的话,我们是完全没有理由去读社会派推理小说的,这些小说的目的不是探究社会,而是披着各种各样的皮,让推理小说读者买账。我不知道大多数读者读推理小说的最初目的是什么,至少我即便有时会被一些人物、情感等等打动到,却从不指望能通过读推理小说来获得对于社会现状或是其深层架构的真正知识。

当然不排除有些作者可能本来就不是在写推理小说最多不过是设置了一些悬念罢了,但是被别人给贴上推理的标签。

就这本书而言,关于社会的各种评论,没有脱出上述套路,基本就是走到哪儿都重复一遍道德沦丧人性扭曲什么的,最后再来个绝望中的希望升华。所以看这本书的时候,我是经常需要忍耐的,如果没有推理的标签,什么社会世情小说,我才不想去看呢。

不小心看到有短评说这书推理神作,严谨性不输悲剧系列,我想我终于理解了碰瓷是什么。

本书的整个侦破过程是讲道理的没错,但是整本书中没有值得一提的谜题,它就像是一本日常刑警破案实录,在这个过程中,我看不到推理所能够体现出的,令人瞠目结舌的抽丝剥茧的魅力,而就这样还要叫板悲剧系列,我猜该短评是个奎因黑写的。

来具体讨论一下破案过程。找到作案现场是出租车司机提供的信息,把遗言与草帽联系起来是因为在作案现场捡到了不同寻常的草帽,找到诗集又是出租车司机提供了信息,找到雾积是通过草帽诗以及美国传回调查。死者来日本的动机以及来日本的费用由于美方的怠工拖了这么久,然而像这些背景信息,本来就应该彻底调查,更何况其中还有不寻常的情况呢。把这些情况和凶手联系起来,仅仅是因为有个家乡的小女孩来投奔了凶手又正好被警察遇到,于是就此作出联想,这是何等的鬼斧神工呀。最后实在找不出证据了,开始赌人性,这是稳妥的做法?我就想知道,这整个过程,除了日常推测外,推理起到了什么样的,足以媲美悲剧系列的,决定性的作用?

再来说说那个关于车祸的推测,老婆毫无征兆地失踪了,又确定不在她正两情相悦的情夫那里,很多很多天杳无音讯,就算没有现场一只奇奇怪怪的布偶,正常人的反应难道不也应该是她可能出了什么意外嘛?我并不想否认这段推理的合理性,我只是想说这段推理也不足为奇。

皇家国际官网,其它方面就基本无关推理了,所以通过回顾,我找不到在推理方面说它是神作的理由。

所以综合起来,关于社会的感叹没意思不过是个噱头,推理方面仅仅只是及格,从故事本身的发展来说也没什么复杂度。假如它单纯是一本探讨社会的书,那么它是不够严肃深入的;假如它是一本仅仅展现推理的书,那么它是乏善可陈的。是前者的话想研究社会的人不会看,是后者的话推理读者不会满意,而综合起来,至少保证了推理读者会去看,看的时候还顺便做到了针砭时弊,简直何乐不为。

我的怨念还是挺深重的,不碰瓷奎因的话,我才不想写读后感呢。

《人性的证明》读后感:“我不相信人类,却仍期待人性”

文/明至

好久不看小说,森村诚一果然没令人失望。

《人性的证明》,是社会派推理小说的代表作,森村诚一用优美而犀利的文字,诠释人性的深刻含义,充分展示人性的挣扎,迷失的青春,心灵的冲撞,善恶的较量。据此拍成的电影《人证》,曾迅速风靡全世界,主题曲《草帽歌》也传诵至今。

相比电影,小说的刻画,更为深刻精巧。森村诚一的文字驾驭能力,实属上乘,虽然以一个美日混血黑人,在日本的受袭死亡为开头,从而展开调查,中间又穿插许多小事件,小案情,千头万绪,但最终却千河万流终入海,巧妙地互相勾连,彼此呼应,还原整个真相。

在小说中,每个人物都如此饱满,有着自己执念,挣扎和隐痛。有红极一时,却虚伪自私,以儿子为道具的“家庭问题专家”八杉恭子。有窝囊软弱,却要向出轨妻子宣示主权的小山田。有扮演“模范儿子”,实则吸毒堕落的儿子恭平。有精明能干,身居要位,却愿意为寻找所爱的酒吧女,远赴美国的新见。人物众多,但印象最深的,还是日本刑警栋居。

栋居之所以当刑警,并不是维护正义,而是源于对全人类的怨恨。在幼年,栋居和父亲,就被母亲抛弃,从此在他心里,种下不信任的种子。但是,身为教师的父亲,还是给予他温暖的陪伴,和他度过穷困艰辛的日子。

后来,父亲在战后,解救一名被美国兵当众猥亵的女子,而受到美国兵群殴。周围的日本人,只抱着残忍的好奇心,在围观,却无人阻拦。就连被救的女子,也悄悄溜走。最后,当地警察只是走形式地记录,医生也粗枝大叶,没发现父亲颅内出血。三天后,父亲病逝。

于是,他对人类的不信任和憎恶,像肿瘤一样顽固扩散。只要对手是人,不管是谁,他都要进行报复。而刑警,则是在法律的正当名义之下,能够置人于死地的职业。他不为伸张正义,只想找出当天所有冷漠残酷的围观者,穷追不舍,将之推下无法逃脱的绝望深渊。

于是,他在侦破混血黑人约翰尼案件时,不予余力。以一顶破旧的草帽,和一本《西条八十诗集》为线索,查出约翰尼被害案的真相,并将矛头,对准“家庭问题专家”八杉恭子,企图揭开她的神秘面纱。

八杉恭子,是备受瞩目的“家庭问题专家”,却为掩盖自己早年和一个美国黑人同居的经历,保住自己和政界名人丈夫的地位及名誉,竟然向千里迢迢,从美国来寻母的混血儿子约翰尼,痛下杀手。对母亲的眷恋,与失去母爱的悲哀,让约翰尼将母亲刺向自己的尖刀,深深插进胸膛,并企图掩护母亲逃走:“妈妈,我是你的累赘吧......在你逃到安全地方前,我是绝对不会死去的......”

然而,警方却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八杉恭子有罪。于是,栋居决定直面八杉恭子,赌一把,与之进行一场“人性的较量”。最终,一首《草帽诗》勾起八杉恭子对往事的回忆,终于让她卸下所有自保与防御,坦白全部罪行。

正如栋居所言:“我是抱着跟抛弃我的母亲,决斗的心情,去同八杉恭子决斗的。”被母亲抛弃的栋居,虽然仇恨母亲,但在仇恨的底层,还有一颗想要相信母亲的心。他想要赌的,就是这一点,只要她是孩子的母亲,肯定也会有母亲的心,一定会自己招供。

丧失丈夫、儿子以及身份、地位的八杉恭子,保留下一件珍贵的东西,就是人性。她为证明,自己还有人性,才丧失这一切。至于栋居,从来不相信人,而且根深蒂固,却在证据缺乏的情况下,与八杉恭子进行较量,赌的却正是她的人性。这种做法说明,在他心底里,依然是相信人的。

毕竟,人心太容易脆弱,所以才有那么多的自私,贪婪,狡猾,猜忌,冷酷,自保。但是,即便是再铁石心肠,精致利己的人,在内心岩层的最深处,依然会有扑不灭,抹不去的人性之光。人性的潘多拉魔盒,飞出各种妖魔鬼怪,但仍有最宝贵的希望,被留在盒中。

或许,人性是本善的。只不过,在社会化中,名与利的诱导,风与浪的侵袭,触发内心的脆弱和自私,让阴暗的魔障,侵蚀对“真善美”的信仰。但是,人性的动人之处,也正在于此:即便被世俗侵染,被精妙算计,虽火光微弱,也仍固执发光。

我们都是脆弱的人类,贪嗔痴傻和愚昧。在人生的修行中,难免会有许多弯路,或者歧途。自私,贪婪,与猜忌,似乎是人类的原罪。但是,即便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冷酷无情,罪大恶极之人,在内心深处,也一定渴望着光明与温暖。

再回首,看山还是山。


更多文章在微信公众号:bymingzhi,转载请先去我的公众号索要授权。

工作邮箱:[email protected],工作事宜请备注来意加QQ:202027518。

本文由皇家国际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皇家国际官网